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玉泡泡


玉泡泡 P 1
心情,所以它是有生命的。撫摸着它,好比撫摸到了自己的心跳。 不信? 那好,聽我慢慢講來…… 終於、終於,這輛破車載着四千多公里的風塵緩緩、緩緩地慢下來。「撲哧」一聲,它長長地吐出最後一口濁氣,然後,渾身猛一激……

玉泡泡 P 2
店?」 我不搭理她們,她們諂媚的笑給我一種不正常的感覺。 順着西客站的指示,我來到公共汽車站。不幸的是,公共汽車站一個人也沒有,清冷得近乎淒涼。倒是有幾輛巨型的、近乎退役的公車在月光下冷冰冰地站着。 「有人嗎……

玉泡泡 P 3
給「刀疤臉」。 「你們的,你們的,快拿出來,少駱嗦!」「刀疤臉」又不客氣地推那女孩的哥哥。 「娘的,推什麼推!」女孩的哥哥梗着脖子罵,但瞧了瞧四周的架勢,最終也乖乖地把身份證交過去。刀疤臉看也沒看,把三張身份證放……

玉泡泡 P 4
冠不整、哆哆嗦嗦地「爬」上了車之後,售票員連嘴皮子都沒有動一下,從鼻子裡發出一個字:「票。」 「什,什麼?」我驚魂未定,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買票!」售票員似乎埋怨我讓她多說一個字,把票夾子摔得「砰砰」響。 ……

玉泡泡 P 5
也沒有貼上報紙什麼的,倒是大幅廣告、打印檔案、信手塗鴉把它裱了個 「密不透風」、「五花八門」、「一塌糊塗」。 我繞着「報刊亭」的三個角左轉右轉,實在不知道哪個角通向北大三角地。 「同學,請問北大三角地怎麼走?」我……

玉泡泡 P 6
「你怎麼不早說呀!我當然需要啦,這哪裡是幫你忙,分明就是對我雪中送炭嘛。我……」 男子不着痕跡地躲閃了一下,風度十足地笑,「唉,我們互相幫忙,彼此彼此!只不過,我本來還打算再跟你一段呢!」 「為什麼?」 「……

玉泡泡


玉泡泡 P 7
前這個高傲的男人。 「上學校解決唄。」 方卓說著,揚了揚手中的鑰匙,「小姐,你到底還要不要看?」 「要,要,要……」 我一迭聲道,但心中嘀咕:夜裡怎麼辦,夜裡也去學校嗎?但我實在沒有勇氣再問下去。 門開了。 ……

玉泡泡 P 8
耐心地說。 我深吸一口氣,接着,木木地說:「對不起,我住不起,太,太貴了。」 服務員依然禮貌地笑,然後,手一伸,對我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我被「請」了出去,被「請」出了這幢高貴、冷漠的賓館。 外面的風……

玉泡泡 P 9
住這兒?」我驚訝。 「我當然住這兒。可你呢?你是幹嗎的?」 我囁嚅地指指左邊的房間:「我是今天才住進來的。」 女孩半信半疑地看著我,「我記得那邊住的是一個男生,怎麼你——」 「是,異性合租。」 我低下頭……

玉泡泡 P 10
丁香一樣的芬芳, 丁香一樣的憂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徬徨; 眼前這位女子便是這樣,像丁香,籠了一層淡淡的紫霧,美麗而隱隱憂傷。 一時間,我還以為她是從古代仕女圖中走了出來,我不由得站了起……

玉泡泡 P 11
方卓沿著碗沿吹吹湯的熱氣,面有得意之色,「我看到好多研究報告表明,異性合租這種方式對男性的身心健康非常有利。因為一個賞心悅目的女室友會激發男性的工作、學習熱情,成功的概率會大很多。」 「哦,有這個說法?」我十分好奇……

玉泡泡 P 12
著書本晃晃悠悠地回到小屋。他回到小屋的第1件事便是吃夜宵。吃完夜宵他還會幹什麼我不得而知,因為大部分這個時候我已經進入夢鄉了。偶爾,我半夜醒來,總能看到「牆」那邊的燈光,靜靜的、淡淡的,卻讓人高度緊張。 在我眼中,他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