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冰兒》


《冰兒》 P 1
——內科、小兒科」兀自在夜色裡亮着燈。 「年輕的李醫生!」他想著母親志得意滿的話:「才三十歲呢,就掛了牌了!」「書獃 子李醫生!」他想著父親沉穩而驕傲的語氣:「除了書本和病人以外,什麼都不知道!」 「怪怪的李醫生!」朱……

《冰兒》 P 2
胃部深入的洗胃器。他一面灌入大量的洗胃劑,一面去按住她那兩只要拉扯管子的手。 「躺好!」他命令的喊:「如果你想活,幫我一個忙,不要亂動!」她想張嘴,管子在 嘴中,無法說話,她喉中咿唔,眼睛睜大了,有些困惑的看著他,接着……

《冰兒》 P 3
實很難從外表推斷年齡的。他姑且記下,再問:「籍貫呢?」「湖 南。」 湖南?怪不得,湘女多情呢! 「住址呢?」「住址—」她又猶豫了,張開嘴,打了個呵欠,眼神更加飄忽了,她閃動 睫毛,輕語了一句:「我好累。」 「住址!……

《冰兒》 P 4
着,一個愛笑的女 孩!「我是不好意思。」 她直說:「你讓我自己拿着瓶子進去吧!」「你行嗎?」他懷疑的 問。不知怎的,竟感染了她的尷尬。「要小心那針頭,不能滑出來。」 「我知道,」她侷促的笑着,用沒注射的右手,握住瓶子……

《冰兒》 P 5
「你——到底多少歲?」他忽然想起來,困惑的問。 「二十四歲,前年大學畢業。」 「二十四歲?」他盯着她,不信任的。 「怎麼?」她摸摸自己的面頰:「我看起來很老嗎?」 「不太老,」他沉吟的說:「大概三十二歲。」 ……

《冰兒》 P 6
吁、惡狠狠的再喊了一聲:「冰兒!你該死!你為什 麼不乾脆死掉?你存心謀殺我?你混蛋!你是瘋子!你莫名其妙!你… 」他把她重重的扔 回到椅子裡,那生理食鹽水的瓶子架子全倒了,「乒零乓啷」又是一地的碎玻璃。李慕唐趕 了過去,……

《冰兒》


《冰兒》 P 7
?」他泛泛的應着。 「那麼,是情緒低潮。」 朱珠一邊抄寫病歷卡,一邊看他。「周末,你要回台中嗎?」 周末和星期天,診所休診。照例,他都會開車回台中,去探視一直住在台中的父母和弟妹。 父親在台中省政府工作,妹妹慕華嫁了……

《冰兒》 P 8
「你看來很 好!」 「應該謝謝你!」她笑得更深,眼珠更亮了。「只是,頗有一些後遺症。」 「哦?」他 有點緊張,回憶着那晚的一切。「我早說過,你應該把那瓶生理食鹽水注射完。 怎樣?會常 常頭暈嗎?還是… 」「不不。」……

《冰兒》 P 9
班,回到家裡,發現 她和世楚兩個人合作,把家已經弄成了這副德行。李醫生,」她遞給他一杯茶:「你別以 為,住在這屋子裡的都是瘋子,只有她是,我可不是。」 冰兒笑容可掬。「李醫生,你知道我們在那兒工作嗎?」 李慕唐搖搖……

《冰兒》 P 10
你自己燙肉吃,火鍋就要自己弄着吃,反正,到了 我家,就不是客,對嗎?」「噢,李醫生。」 徐世楚總算看到李慕唐了,他伸出手來,和李 慕唐熱情的握了握。 「謝謝你那天救了冰兒的命,她常常做這種嚇人舉動,我已經狠狠的教 訓過……

《冰兒》 P 11
。只是,我學醫時,學過各種中毒,就是 沒有學過玫瑰花毒的治療法。不過,我想,這種毒並不會十分嚴重,我先去準備洗胃劑,你 們等下再過來吧!」 阿紫拉住了他,一臉的歉然。 「李醫生,你還沒吃火鍋呢!」 「如果我的嗅覺沒……

《冰兒》 P 12
挑撥我的感 情。」 他的背脊挺了挺,突然覺得自己的語氣變僵了。 「我有必要挑撥你的感情嗎?那對我有什麼好處?」 她瞅着他。「那要問你的潛意識!」 「問我的潛意識嗎?」他驚愕的。 「按照你的分析方式,」她微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