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花綠葉


紅花綠葉 P 1
楔子  『 』 午後陽光,順着敞開的木窗,成片滑進小小的房間內,曬出一屋子乾淨舒服的氣息。 房間內坐了個垂着兩條辮子的小姑娘,年約十歲,頭面乾淨。只見她一手托腮,一手懶懶地翻弄着桌上的一本醫書,嘴上唸唸有詞:「怎麼有這……

紅花綠葉 P 2
你們做什麼?這麼點事情,也要我自己去說嗎?」 她怒沖沖地大步邁向門口。 幾個守門的奴僕,全縮成一堆。 「我就說了,爹和大哥不在,沒什麼好拜訪的。」 腳上一用力,門隨即被踹開。 「小姐是采風姑娘吧?!」門外立着一對……

紅花綠葉 P 3
的耳朵霎時尖了起來。 聽了一下子,綠袖才弄明白狀況,原來是先前扶着她來的丫頭,遇上其它丫頭,正在門外聊天呢!幾個姑娘,嘴上儘是嘀咕着沈寒天的事蹟,說來說去都是繞着藍采風對沈寒天的愛慕之情,講了幾句便嗤笑起來。「看小姐平……

紅花綠葉 P 4
的面前。 沈寒天心頭正委屈着,看都不看她一眼。 看來寒天真的動怒了,綠袖只好酸着鼻音。「寒天,你在爹靈前說的話,都不算數了……你說要爹安心地走,你會照顧我,會聽我的話,一輩子都不同我發脾氣的。你真的忘了嗎?」 過了……

紅花綠葉 P 5
是氣斷命絶了」綠袖的額上已是香汗涔涔。 沈寒天爆出笑聲。「師姊,就你會說這種話」回過頭去,輕輕捏着綠袖的鼻子。「什麼氣斷命絶的。」 「多大的人了,流了汗也不曉得要擦。」 沉寒無拉起袖子,順着綠袖的臉頰拭去汗珠。 ……

紅花綠葉 P 6
意。 「他死了也與我無關。」 沈寒天把那人扛上肩頭。大步跨走。「我懶得關心這種貪生怕死的膿包。」 綠袖鎖着眉。「人好端端的,自然是貪生,哪有尋死的道理?怎麼就把人說成膿包!」聲音裡頭,也有着幾分的不悅。 「這人重……

紅花綠葉


紅花綠葉 P 7
了。」 戰雲飛聲音略沉。「聽姑娘之言,對戰某的來歷,倒也知道幾分。」 綠袖回眸綻出笑顏。「戰公子莫怪!綠袖初出江湖,閲歷淺薄,怎麼會知道公子的來歷。只是我見你武藝高強,氣度非凡,對江湖掌故又知之甚詳,不像是獨行的……

紅花綠葉 P 8
也可以保護人了……」 軟柔的聲音,有些悠恍如夢。 一直在等待,等待他長大、獨立、單飛,然後她就可以安心地休息哪!只是縱然心放得下,卻也真捨得下嗎? 「師姊,外面風大,我們進去吧!」沈寒天不自覺地摟緊她,有些驚愕的……

紅花綠葉 P 9
會他,他也沒失了禮數,這也就是為什麼,他的女人緣這麼好的原因之一。 基本上,沈寒天對姑娘家都很客氣,不論美醜。 「夥計!」沈寒天叫着,音量大小控制得很好,不會小到夥計聽不到,也不會大到嚇了姑娘家。 「來了!」夥計吆……

紅花綠葉 P 10
有派。」 「這麼說頗有道理 -」沈寒天點頭附和,停了一下,神色不解。「可那又怎麼樣?」 「這……」 綠袖笑了一下。「這……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還說得那麼開心。「沈寒天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綠袖吐了吐舌頭。……

紅花綠葉 P 11
沈寒天正站在她的身後,他的手熱熱暖暖的。 綠袖滑出手,嘴角扯出個笑。「怎麼,沒和那姑娘說上話?」 「還說呢」沈寒天轉身,跨了幾步,拉把椅子坐下。「任姑娘見了我,便把房間門關緊了,連個招呼都不打呢!」 「任姑娘?!……

紅花綠葉 P 12
住他。 沈寒天回頭望了綠袖一眼,她和他一樣都站了起來,只見綠袖笑道:「小二哥,麻煩您帶我們去任姑娘的房間瞧瞧。」 「喔!做什麼呢?人都走了,還有什麼好看的?」 綠袖沒多做解釋,只放了點碎銀給他,小二便開心地給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