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花綠葉


紅花綠葉 P 25
楚,綠袖和沈寒天之間與以往有些不同,她不知道這夜到底發生什麼事,可他們兩人現在還沒個結果,她不會就這樣認輸……「謝謝。」 綠袖開口稱謝,她心底明白這任蝶衣可不是專程來替她擺鞋子的。 任蝶衣抓着綠袖的右鞋。「這右腳的鞋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紅花綠葉 P 26
:「我是說,如果我想做的不只是師弟?」 沈寒天心頭猛然狂擊,等着綠袖的響應。 綠袖凝視他,忽地露齒輕笑。「不做師弟」將懷裡的枕頭推扔出去。 「造反哪!不做師弟,難不成你想篡位做師兄啊?」 沈寒天壓緊接到的枕頭。「……

紅花綠葉 P 27
能惹怒他。 果然,沈寒天鐵青着臉。「師姊!我不是孩子!」 「好,你不是孩子」綠袖撐起身子,沈寒天箭步衝到她旁邊攙扶她,綠袖一手勾上他的頭。「不說你是孩子了。」 她摸頭的樣子。擺明把他當孩子。 她的心蠢動得厲害,怕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紅花綠葉 P 28
好,他愛在江湖行走,難免樹敵,行醫救人,對他會有好處的。」 「你……你都這樣了,怎地處處想的還是別人。」 戰雲飛心疼他說不出話,他別過頭,雙手握緊,就怕捨不得地想把她攬入懷中。 「我雖沒救過幾人,可也還是學醫的人,……

紅花綠葉 P 29
兒還得好好認識才是!」 黃蕓兒這次先吃口菜,才說話。「盟主已經知道我是黃旗旗主,我沒話好說,可要吃我的了。」 露出嬌甜的笑容。 「在下白旗旗主,白雲夫。」 白雲夫介紹自己時,不忘搖扇。 「聽說白旗主出身豪門,果然貴……

紅花綠葉 P 30
資質極好,有心拉攏培植。 沈寒天杯中酒急急喝完。「傳言過譽,盟主不必當真。」 他悄悄拉了綠袖袖子,想進一步問她,戰雲飛是不是曾對她做過表示。 「沉少俠實在太客氣了!」嬌軟出聲的是藍采風,她來了好久,巴着見沈寒天,誰知……

紅花綠葉


紅花綠葉 P 31
了。」 沈寒天邁步,朝綠袖房裡走去。 這頭,綠袖才剛讓小翠離開,小翠開了房門,便瞧見沈寒天,她對沈寒天福了福,便回去忙自己的了。沈寒天推門而入。 綠袖聽到腳步聲,從床上坐起。「寒天,是你嗎?」這腳步聲像是寒天。 「……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紅花綠葉 P 32
會兒才察覺他粗厚的手指滑過臉龐:「啊!」綠袖心頭猛慌,撥開他的手。 見戰雲飛怔了半晌,綠袖囁嚅:「對不起!」她無心傷他。 戰雲飛勾揚嘴角。「沒什麼,是我太衝動。」 為綠袖鋪蓋棉被。 她拉緊棉被,向後揪縮,頭埋沉在被……

紅花綠葉 P 33
,他持劍低問:「誰?」 來人之速,若迅雷霹靂,還未瞧上面他便瞭然於心。「戰雲飛!」 昂然七尺,儀表俊偉,卻不正是戰雲飛。「盟主來訪,怎麼不走正門?我好設宴款待,像這樣怠慢貴客,豈不罪過!」含笑迎視沈寒天。 約莫兩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紅花綠葉 P 34
不出來,臉微微泛紅。「快放手哪!教雲飛見了不好。」 他身上的氣息毫不閃躲,直逼她而來,其中明顯透出危險的訊息,叫她心煩意亂。 「他不會過來的。」 沈寒天鉗着不放。 聽沈寒天說得篤定,又看他舉止反常,綠袖腦中閃過。「雲……

紅花綠葉 P 35
,一定看得到!」握緊一雙柔荑。「師父的幾本書裡,記了些東西。 我琢磨琢磨,總覺得應該對治你的病有幫助!」 綠袖抿了抿,略微蒼白的唇。「那是空中樓閣,鏡花水月,看得到用不上。」 沒人比她清楚,從小每本書她都翻過。 ……

紅花綠葉 P 36
他放棄武林至尊的佳人嗎?」 值得!值得!沈寒天心中大喊。 只是……他為她放棄這些,而她……這幾個月下來,她臉上豐腴的笑意日漸單薄,人也益加清瘦消沉。他心疼哪! 一連飲下三杯酒,無力改變哪!不知還要怎麼做? 「那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