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遇合


遇合 P 1
最毒的迷藥,他們之間哪有什麼最後、什麼結束、什麼不可以?她記得他的名字,很好;她要繼續使壞,也沒關係,只要遇上,一切都很美好,他願意被她吞噬…… 楔子 大概是被發現了。 那名壞事做盡,只得繼續使惡的迷人女性,……

遇合 P 2
有彈性的胴體,宛如練過瑜伽、習過芭蕾,能做出各式優雅且淫靡的撩人姿態,教男人甘心犯罪。 好幾天了,隊上年輕氣盛的夥伴們相互通報著,堤岸餐廳Eye contact有名絶色美女出沒……昨晚,終於被他遇上——大概是夜分時……

遇合 P 3
有人光著上身,站在餐廳中央的圓形舞台,跳著與現場搖滾樂不搭調的肚皮舞。觀景座這邊的台階,躺著不少喝醉狂笑、胡言亂語、大聲唱歌的人。他們叫這些人「NUVO」,是Neptune Undemater and Voyage ……

遇合 P 4
,所以記得特別清楚。十年前,大家都說他們是「一對」…… 「是他嗎……」 他們又了嗎? 在Eye contact裡,那只有落單的人才會坐的吧檯位子,她就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她一個人,落單下孤單,男人們都在看她。她……

遇合 P 5
長指扒了扒凌亂的髮絲,旋足移往窗檯前。 拉開遮光簾,外面漫著霧。這個寒冷的地區,不是霧就是雪,少見妍暖,莫怪這旅店叫「等待太陽」。 天空像少年蒼白的臉,從旅店十三樓眺望下方街道,感覺是荊棘海淹上了陸地,一片淼茫、……

遇合 P 6
我昨晚去了飯店——你訂的房間……」 杜雪薇又愣住了,美眸圓睜,獃望他的臉。 「我去了,」松流遠放開她的右手,繼續說:「等了一整夜,你始終沒出現,去哪兒了——」 「呵……」 杜雪薇忽然笑了起來。 忪流遠止……

遇合


遇合 P 7
,可真會成為過去的春夢…… 「好了,都給我集中精神,專心開會,男女之事隨便你們私下怎麼搞,別搬上檯面。」 果然是沒規沒矩的無疆界學園師長中的師長,松亞傑講起話來毫不修飾,氣魄十足。「等會兒,菜鳥隊伍會進來,請各位仔細……

遇合 P 8
問,他們可是秉持慈善宗旨的,救人為首要目的。 松亞傑沒吭聲,煙霧繚繞他的臉,彷彿陷入深思。會議室安靜了好一會兒,有人垂眸挑唇笑著。杜雪薇看見了——松流遠嘴角上揚,笑著。 「你們都是豬腦袋嗎?」杜雪薇陡地站超,犀利……

遇合 P 9
停留荊棘海這一段期間,我可以派人當你們的醫療顧問,讓你的人員時時刻刻保持最佳狀態,早日撈起海裡的沉船骨董財寶。」 後理帆垂眸,眺望碼頭——霧鎖船艇的景象。果然和他想的一樣,這個無國界慈善組織現任主事者,是個深藏不露……

遇合 P 10
雪薇循聲望去,視線有些模糊,像在沙漠公路辨識遠方來車的感覺。「咳……理帆……」 他走到床邊,左掌托著她的臉龐,右手拿開她指間的香煙,往煙灰缸捻熄,再把礦泉水湊至她唇邊。 她乖乖喝了一口,順順氣息,翻身躺回自己的……

遇合 P 11
上我們那兒?你在電梯裡和老傢伙談了什麼?什麼是百分之五十——」 「要捐給無國界慈善組織的款項,」他直接表明,手自她臀辦栘走,分開交握在他胸前的柔荑。 杜雪薇滑下他的背,纖足踩地。「什麼款項?」愣了一下,叫道:「你……

遇合 P 12
,聲聲呼喚,我更感到興奮至極……那時候,我覺得他聲音裡有哀求,彷彿他知道我跟理帆在一起,擔心我會消失似的……可是,當他說他昨晚去赴約時,我突然腦袋一片空白,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覺得那瞬間他破壞了我的快樂,接著……你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