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夾竹桃


夾竹桃 P 1
有這一個孩子長得貌不驚人?該不會是外面偷生的吧?」 愚蠢的人則會當着我父母的面問:「二小姐是領養的嗎?」 我成為昂揚的白馬群裡,唯一不相稱的黑馬,我出色的姐妹加深了眾人的疑惑,人前人後都在議論:葉家的二小姐,活像個外……

夾竹桃 P 2
咒買卻流利地穿透話筒。 拿開手機,等了一、二秒,再度把行動電話附在耳際,「該死的傢伙,不要命了是嗎?再不出聲,我拿刀砍進你家!」 口氣很暴躁呀。找皺皺鼻子,提醒着:「凌,該上班了。」 「桃?」那邊不確定地叫了一聲……

夾竹桃 P 3
,急急跑到廳旁攬鏡自照。 潔白的頸項遍佈紅腫,潦開長髮,觸自驚心的痕跡持續增加中。 是傍晚那傢伙的傑作! 當時覺得微微刺痛,沒想到其它,難怪臨走之際他會發出一連串怪笑,原來……可惡! 忿憤地抽過面紙猛擦,凌刀衝過……

夾竹桃 P 4
凌刀?」我擰起眉,要她解釋方纔的行為。 「我是在幫你啊,你的『野人』打算復出江湖來纏你,我當然義不容辭的搶先一步,替你打發他嘍。」 說到一半,她忽然換了語調:「別太想我喔,桃,乖乖去沙發坐著等我。」 語畢,無限憐惜……

夾竹桃 P 5
化不良,食不知味,只想早早結束胃部的折騰藉口吃不下,我早早離開飯廳,遁入溫室。 早年,時花養卉是母親的興趣,父親特意令人在主屋旁建造一座溫室,和大小不等的花圃,供母親打發時間。 現在,賞花成了母親閒暇時的娛樂。動手養……

夾竹桃 P 6
續下去。 轉眼間,高二暑假結束,沉重的高三課業壓得我喘不過氣,每晚做的夢全是一科科的考試、奇慘的考卷分數、罵得口水直噴的科任老師。 現實中,我的理科成績一直是我的夢魔。 爸媽不會對我做出能力以外的期望,但看到寄回家……

夾竹桃


夾竹桃 P 7
心情陰鬱的上樓。 回到房間,我抽出素描本,煩躁地畫着一張又一張的人像。 如同被鬱悶囚禁,我懊惱、沮喪,線條雜亂的圖不成樣,煩亂的情緒一古腦翻騰。 腦海一觸及齊開雲得意的笑臉,我筆下的線條愈是扭曲。 我忿憤地扔開不……

夾竹桃 P 8
,我哪會弄到連海邊都不能靠近的地步?又怎會多挨一針? 他只會是我的仇人、天敵,不會再有其它。 晚餐我吃得氣悶,滿腦子想的都是他的那句渾話。夜晚人睡,硬是睡不安穩,一半因繃帶扎得太緊,一半是他得意洋洋的嘴臉老在我眼前晃……

夾竹桃 P 9
片,楓葉片片,落在我和表姐的頭上,我和她笑閙着,她自信的神態與談起校園趣事的興奮令我印象深刻。 那張照片是她初到加拿大留學,我隨着爸媽去探望她時拍鑷的。 國外的教學方式不同於台灣,注重的是理解與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

夾竹桃 P 10
他衝動下的產物。 又想,我在國外住了些許日子,好朋友表示親切的啄吻也時常遇到,沒必要大驚小怪。 由於上一學期的努力,我駕輕就熟的處理下學期的各類報告,社團活動佔據我大部分的課餘時間。 表姐忙着準備碩士論文,許多旅行……

夾竹桃 P 11
我怪異的看著他的手,跟一個抱著水管的不明人土握手,我可不幹。 他尷尬的收回手、「你不用怕,我不是壞人。」 一個人壞不壞,由自己說,別人哪會相信? 我不僅在心裡想,也講了出來。 「我可以先進去嗎?」他指指我……

夾竹桃 P 12
炯地望着我。 「文哲在等我。」 我解釋道。 他打開皮包,翻出行動電話拋給我。 我臉色難看的接住,完全明了他的用意。 「你……你講理點,我丟下他來找你,已經夠不禮貌了,怎麼可以……」 他冷笑。 「你忘了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