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情慾的城


情慾的城 P 1
末。黃昏。天氣悶熱。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腐敗氣息和麵包粉發酵的味道,外面亂糟糟的,各種各樣的爭吵、叫賣和談笑加重了空氣密度,越發惹人煩躁。 卞銘菲擺着各種姿勢照了一會兒,熱了,頭灌了鉛似的沉重,回到自己屋裡,把房門關……

情慾的城 P 2
日寫首頌歌的所謂詩人,用那些寒磣的詩歌取得了詩人沙龍的入場券,又在這些女人面前晃了晃,取得了她們的芳心。他們甚至完全可能借拜倫的情詩用不標準的普通話滑稽地背誦了一遍。 看著他們在昏暗的燈光下相擁而舞的情景,她就禁不住想……

情慾的城 P 3
動人。連漪不確定自己能否稱得上「美」,儘管連涓極自信,目中無人,但她不確定。 我要質問你一件事。 請問。 你在引誘我哥哥嗎? 你哥哥?開什麼玩笑? 卞銘菲一臉莫名其妙伸手摸了一下連漪的額頭,「我倒是對……

情慾的城 P 4
可她通過不了考試。第1次因為大病影響實力,第2次在考官面前感覺麻木。「還沒演完,考官就喊停了」,「那位考官是位喜劇明星,我一直以為他最多是部野史,可他在那裡正襟危坐,我腦中一片空白,把一位古道熱腸的青年演成了乾乾巴巴結結……

情慾的城 P 5
再沒心情去城西的姨媽那裡。她對這位沒見過幾次面的漂亮姨媽心存敬畏,母親說她是個過着放蕩生活的老處女,開了一家畫廊,和一家叫「水中央」的咖啡屋,生意不錯,挺有錢。 經過街拐角,看到一個在垃圾筒裡尋找食物的乞丐,把剩下的……

情慾的城 P 6
辛苦苦,起早貪黑。 他說他是要祝水中央有聲有色,像施特勞斯一樣經久不衰。我很感動。今晚有幸,有個漂亮妹妹要為大家獻上一曲,也是我們水中央的首場演奏,怎麼樣,大家歡迎?」 話音未落,掌聲早起了。卞銘菲沒想會受此禮遇,……

情慾的城


情慾的城 P 7
的情緒支配着爬上糞堆,摘下西紅柿,高興地舉給他們看,可糞堆忽然軟了,她猛地陷了下去,他們開心地大笑,她掙扎着哭叫,沒人來救她…… 「到了!」 她一驚,醒了,背起包下了車。為什麼又是這個夢?她喜歡吃西紅柿,但不會爬……

情慾的城 P 8
報效她。 沙灘上有美麗的海星,一隻淡黃翅膀的小蝴蝶向海潮退去的方向飛去。她心理感應般轉身,就在那裡,長長窄窄的一帶溝痕,清清伶伶地蓄着從山體空下來的水。水滴着,一滴,一滴,寧靜,淡泊,長年累月與洶湧咸澀的海水對峙卻相……

情慾的城 P 9
偷偷地吮吸,直到郇兵漸重的心跳和呼吸將這味道破壞。 「你的呼吸和心跳讓我毛骨悚然!」連漪喊起來。 郇兵嚇了一跳,尷尬地說對不起。 「你和其他男人一樣?想?」連漪好奇地看著他,她想知道男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

情慾的城 P 10
嘆了口氣。 郇兵還愛着她。她把握住了他。他那麼認真,那麼真誠,他有一種力量,一種有包容性,化醜惡為美好的力量。不是虛偽。 世界上真有這樣的人存在,而這樣的人就住在她的別墅裡,永遠站在她背後。她心中有關人類的很多美好的……

情慾的城 P 11
賞心悅目這一條就讓他價值連城。所以連涓笑。 昨天她負責為他買回一套沙發,閃閃發亮的高檔皮革立即讓缺乏品味的經理室有了光彩。今天她又打電話給花卉公司,讓他們送一盆鳳凰展翅,原先那只鐵樹由她建議搬到了院子裡。 她曾在這……

情慾的城 P 12
子,還想把那只肥手伸進她胃裡。連涓怎麼搞的?「你找我有事?」 「你該知道。明天我就上飛機了,怎麼勸你都不跟我走。」 王克強很無奈地嘆口氣,不說了。 「你有妻子吧,那我怎麼跟你走呢?況且那裡不是我嚮往的地方,你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