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折花


折花 P 1
,衣帶和袖子綁在一起;更有人似無頭蒼蠅,腳下一空便踏進了水池裡。 一群黑衣人無聲地立在別苑圍牆邊,冷眼觀看這一片混亂,直到火勢到達猛烈的高峰,為首的人一個手勢,所有黑衣人如鬼魅般竄入火場。 「刺客!刺客啊——」 「……

折花 P 2
白道來,是誰指使你們行刺朕?」朱祈良攏起了眉,臉色不豫,大手往案上一拍,直視着跪在廳下被五花大綁的幾名黑衣人。 「狗皇帝!這回是我失算,竟被你惑敵之計給騙了!」刺客首領氣得牙癢癢的,「沒想到你竟沒坐上馬車,還有膽量躲在……

折花 P 3
七王爺。她入官後從沒見過他,只聽聞他行事極低調,雖說皇上微服出官時,為了安全起見曾預先知會他,要他在皇上入晉境時加強注意,但如今才走到太行山邊,還未入晉便遇到行刺,七王爺確實有很大嫌疑。 可是,她直覺這事有些古怪。 ……

折花 P 4
族人性命要脅,我們才把你供出來的!」 「冒犯皇上,無禮!」那位看起來像是隨從的人上前朝每個人打了兩巴掌,「你們硬要栽臟,就以為七王爺拿你們沒辦法?」 「七王爺,你這會兒又不認了嗎?好!算我們兄弟跟錯人了!」刺客首領挨……

折花 P 5
服別太花哨,娘娘不喜歡那些;還有,娘娘講的每一句話,就算是話家常,你也不能說出去……啊!這你應該沒問題,另外,娘娘的行蹤不可隨便泄漏……」 小紅聽得頭歪了一邊,似懂非懂。 圓臉宮女眼角餘光瞥到她懵懂的表情,連氣都沒……

折花 P 6
首向月,故作瀟灑的晃了兩步。「我和皇兄做了二十幾年的兄弟,會不知道他喜歡的是『哪種人』嗎?」 「皇上白日操持政務,勞心勞力,而對育軒這兒幽靜,適合休息善氣,臣妾不願擾——」 「你是在騙我,還是在騙你自己?」晃了回來,……

折花


折花 P 7
怨。 「我知道,莊大人為官耿直,諍言直諫並沒有什麼不好。」 容華打開碗蓋,喂了他一口。 她很清楚莊仲淳敵視她,怕她妖媚禍國。不過對她而言,更難聽的話都聽過了,何況莊仲淳為公不為私,這實在不算什麼。 「皇上,莊大人年……

折花 P 8
爛的笑容相映成趣。 趙元任從未如此積極地向容華表達善意,照理說,他應是恨死她這個與他女兒爭寵的女人才對。 權傾一時的內閣首輔,沒有理由需要向她示好。容華從來不想和他走得太近,正確的說,她從不想和任何人成群結黨,明哲保……

折花 P 9
大閒差。這種工作真想要立功,幫忙抓抓老鼠還比較快。 趙元任見兩人交頭接耳,以為容華在幫林愷美言,又卯足了勁繼續鼓吹,「林校尉認真負責,武功高強……所以臣以為,派任接替居庸關李將軍之人選,林愷實當仁不讓!」 「愛妃,讓……

折花 P 10
是王爺請纓失敗,討了個沒趣,才是遺憾吧?」容華有些悅然地笑。 「我根本不想出征。」 他語出驚人,使容華一怔,「調查刺客的事才有了點頭緒,不能前功盡棄,何況回到宮裡也還沒玩夠,我何必自找麻煩?」 「可是你明明——」 ……

折花 P 11
其他原因的,到了一定時機,致玉便會產生她的用途。」 說著說著,他嘴角的弧度愈來愈大,聲音愈來愈低沉,「其實這個用途已經開始慢慢發酵了……」 林愷望着趙元任異常的表情,倏地打心裡害怕起來。 想當年先皇駕崩,內閣首……

折花 P 12
適合你們?我覺得像你們現在頭上這款蝶形鍍金寶石步搖就不錯——」 「我們問的是皇上的喜好,不是你的!」康妃突兀地打斷她。 「唉,我就直說了吧!皇上喜歡妃子穿什麼樣的衣服?做什麼打扮?穿得多好還是穿得少好?」淑妃忍不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