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兒妻


兒妻 P 1
底占了個什麼地位不會仍舊只是個用錢買來的童養媳吧…… 楔子  「上官老夫人,您這位孫子必須要討房媳婦沖喜, 才能活得過十五歲,而他只要活過十五歲,便可保平安,從此以後大富大貴、長命百歲 。」 算命的說。  拜託!現……

兒妻 P 2
官小雅嬌柔溫婉,說話都細聲細氣。  埋首于案前的上官耀,很明顯的全身一僵,緩緩抬起一張冷峻的臉孔,一雙鋭利的 眼神對上妹妹。上官小雅隨即一陣瑟縮,打從背脊發涼。  「誰多嘴?」上官耀的眼中似乎爆出火光。  「是…………

兒妻 P 3
裡沒有一個人真正知道他為什麼事興奮,都以為他是生日, 只有他和他的小琋兒知道,他是為可以看到她胸口的字烙,以及不必聽她的話而高興。  棠昱琋是願賭服輸,但她十五歲了,也已經穿上胸罩,想到得寬衣給他看隱密在胸 口的字烙,……

兒妻 P 4
澀與難堪的抱住他。他幫她拉起衣服,輕輕抱著她柔軟的身軀。  「這還用發誓,你當然是我的。」 他好自負、好張狂地說。  她在他的懷裡笑了,今天,她不在乎他的口氣霸道。  從那天起,上官耀的生命便是為棠昱琋活下來。  ……

兒妻 P 5
她,在她羞得不敢瞧他時,一張更見英氣的俊臉明擺著捉弄她的 賊笑。  他曾經吻著她的心口起誓的畫面一下子浮現腦海,教她更加的臉紅和認了真。  她害羞的閉上眼,把自己的唇瓣緩緩地貼上他的。  而他,嘴角那抹戲弄悄悄不見……

兒妻 P 6
企業,已 有多年了,本來指望唯一的兒子繼承她,可惜兒子跑去做了醫生。  「我進來拿花瓶,莫小姐來了。」 有客人在,陳秘書不知道董事長這時候還見不見 莫思,於是稍稍說了一下,等待董事長的指示。  上官晴的對面,坐著一位……

兒妻


兒妻 P 7
?  棠昱琋心悸,他完全的轉變撼動了她,一絲驚悸深深觸動心底深藏的回憶,她完全 記得當年的男孩,而眼前的男人,卻是這樣陌生,教她深切感覺到像有什麼正逐漸失落 ——他,是認出她了,所以才會有那麼樣駭人的憤怒嗎?  他是……

兒妻 P 8
憐那名得和他「關」在一 屋的女子。  而跟隨著上官耀的車後而來的,是擔心兼好奇的上官晴。  「佳貞。」 她到了後面這房子的門口,看見一群人都站在門外。  「大姊,今天怎麼有空?」席佳貞從緊閉的門扉把眼光轉過來,臉上……

兒妻 P 9
他的不齒、輕蔑和嘲諷,棠昱琋的心像被丟過來的大石狠狠砸了!  他誤會她好深、好深,他居然不知道她當年簽下那紙離婚協議書的前因後果……在 她以為他將會明白一切,同時不齒她、唾棄她、然後便將她忘卻之時,他竟然是恨著她 的「……

兒妻 P 10
深信不疑,更讓上官耀誤會她那麼深……原來是她弄巧成拙。  「媽,我沒有待不下去,我喜歡上官家的人、喜歡耀,當時我真的希望能夠一輩子 留在這裡,我曾經那麼慶幸自己的幸運……可我終究沒有這福氣的。 那年離開確實是有太多的……

兒妻 P 11
的情人,姓易, 小莫韶顏兩歲,也是他給她一個新身分,讓她成為莫韶顏的養女。「莫思」,也是他替 她取的名字。  大學畢業後,莫韶顏就把花坊交給她管理,自己和情人到國外逍遙去了,偶有想念 她,便會回來一趟,看看她便又走了。……

兒妻 P 12
你要去住哪裡?莫姊,你該不是真的結婚了吧?」方筱群的眼睛裡閃 著好奇的光輝,及腰的兩束髮絲因她湊前去的動作而垂落桌面。  棠昱琋看著她的無憂無愁,她的年輕活潑,眼光又落到她黑亮的髮絲,思緒有一些 遠颺……她曾經也有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