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盛夏的櫻花樹


盛夏的櫻花樹 P 1
夏吹在這個學校獃了六年,從來沒注意過那兩棵樹,也叫不出它們的名字。 「生物競賽一等獎你是怎麼拿的?」小米瞪他。 開春,夏吹就開始研究樹上的花瓣,還是無法斷定那到底是櫻花還是梨花,於是小米常把這件事掛在嘴邊,恥笑他……

盛夏的櫻花樹 P 2
醒小米。 他知道小米對豬豆沒什麼感覺,這種莫名其妙的輕浮舉動讓他光火,也許自己確實太縱容她了。 「坐好,我有話跟你說。」 他放下筷子,盯着小米的眼睛。 「開開玩笑,幹嘛那麼認真。」 豬豆覺得夏吹怪怪的,和平時不太一……

盛夏的櫻花樹 P 3
麼?」他捫心自問的時候,除了罪惡感又多了一份心慌意亂,他想馬上和豬豆談一談,驀然發現已掌控不了自己的情緒,不知道為什麼,小米的日記讓他有一種被陌生人看到了私處的羞怯。 「夏吹,出來一下。」 小畢的母親敲了敲書房的門。 ……

盛夏的櫻花樹 P 4
幾處瘀青已經從白皙的皮膚上突顯出來,她低頭縮緊身體,用另一隻手擋在前面,柔弱的肩膀上隱約露出被扯斷的胸罩帶子。 她不想讓他看見自己如此狼狽。 豬豆一臉沉重地脫下身上的外套為她蓋上。 「他們是誰?為什麼要和你打架?那……

盛夏的櫻花樹 P 5
罩被扯斷後就索性不戴了,她的胸部真的很小,所以即便是在夏天也影響不大。上次豬豆的提醒一直困擾着夏吹,他仔細觀察了小米的身體,的確精瘦得不太正常,很好的皮膚在她身上就顯得很蒼白,不過,夏吹還是看見了她襯衫下面微妙突起的頂端……

盛夏的櫻花樹 P 6
放學,她站在那裡看樹的同時一定也看見了他和裴希希推車走出校園的樣子。 下午,去火車站之前他給豬豆打電話,對他說,請你照顧我妹妹。豬豆不曉得夏吹為什麼用「請你」兩個字,臨了讓一種即將被遺忘的落寞流轉在彼此之間,未免有傷兄……

盛夏的櫻花樹


盛夏的櫻花樹 P 7
桌上挪的時候,聽見插頭在地板上滑動。 他把插頭重新插上,然後按下開關,燈就亮了。 夏吹還是偷偷地把爐子點燃了,這個不到十平米的簡陋小屋很快就會溫暖起來,那時,簡影熟睡的身體也會跟着慢慢舒展開來,不必整夜縮成一隻蝦米。……

盛夏的櫻花樹 P 8
奇地指着相片。 夏吹一回頭,也看見了那個女孩。 「我妹妹,夏米。」 「除我之外,她是唯一與你合過影的女孩?」 「你說呢?」 簡影調皮地笑,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了。 夏吹送走簡影,回到書桌前,把小米的信又重新讀……

盛夏的櫻花樹 P 9
沈星妤 簡影出生在北京,但是她還沒遇到過象今年這麼麼寒冷的冬天。 夏吹和建豪是上海人,他們似乎有着與生俱來的禦寒能力,可以在睫毛掛霜的季節依然平靜地呼吸,完全不象南方人。 「其實,上海的冬天比北京冷,……

盛夏的櫻花樹 P 10
每到這種時刻,簡影就會不自覺地想。 「你們幹什麼?又說上海話。」 阮菁不給面子,立刻嘟囔起來。 「你幹什麼?那麼凶。」 建豪捏捏她的鼻子,阮菁突然就愁眉苦臉起來。 「怎麼了?忸忸怩怩可不是你的調調。」 ……

盛夏的櫻花樹 P 11
,你聽我說。」 「我在你媽面前發過誓,要好好照顧你,就算為了你媽,能不能聽我一句,留下來,留在上海,繼續唸書,然後考大學,你不是一直想上大學,當作家麼?」 「讓我來幫你完成所有的夢想,好不好?」 小米一言不發,沉……

盛夏的櫻花樹 P 12
下巴擱在他寬厚的肩胛上。 「別緊張,別緊張,是我,真的是我。」 夏吹虛弱的臂膀再也承受不了皮箱的份量,箱子重重地撞到地上。 他張開雙手,將小米攔腰抱起。 簡影本來是不會看到這一幕的。 她和阮菁在食堂與建豪碰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