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無中生有


無中生有 P 1
。一如少年此刻的眸光,歉然、明清、微帶困擾卻依然溫柔,優雅中暗藏疏離的溫柔。 「沒關係。」 聽到少年的回答後,站在他面前的少女低下頭,頭髮的陰影下逸出這三個字。 少年見狀皺了皺眉,再度開口:「真的很抱歉,但我現在……

無中生有 P 2
明康有些無措地望着妻子。 江月華瞟了他一眼,眼神裡包含的不悅讓他停住所有的辯解,訥訥地坐下來。 師琳把粥喝完,默默地舀了一些炒飯吃起來,儘管她已經很飽了。 與展翅高飛的母親不同,父親在工廠裡苦幹二十餘年,一無……

無中生有 P 3
底氣不足,尤其在這個學校。這就是現實。 「好的,就在這兒等一等吧。」 楊曉虹鬆了口氣,將傘收起來,欲放回包裡。 「啊喲,你們的傘壞了啊?」身後傳來一聲很誇張的叫嚷。 師琳沒回頭,知道是班上那幫千金小姐們又來展……

無中生有 P 4
是這麼處理了,記住了嗎?」 楊曉虹愣了。 值得同情,不過吃虧一次就記住痛了,早點明白這個學校的真面目也好。師琳瞄了她一眼,知道她是沒希望當上班幹部了,想必老師們選人時必有一個標準是有錢學生的接受度。 不再理楊……

無中生有 P 5
興奮,「你看見了吧?剛纔是學生會的!」能看到伊頓的傳奇人物,還能跟他們說話,她們太幸運了。 「學生會?」伊頓的學生會很偉大嗎?師琳記得以前學校的學生會不外乎開開會搞搞宣傳,乃可有可無的擺設。 「你竟然不知道?!」……

無中生有 P 6
做人也能像編織那麼簡單就好了。 不知從何時起,她愛上了製作這些小玩意。衣櫃一角堆滿了歷年來的成品,千紙鶴、手織的荷包、鍛帶結成的各式花飾、針鈎的披肩、細繩編的風鈴、棉布小公仔,甚至還有繡花手絹。 一閒下來,總習慣……

無中生有


無中生有 P 7
,突聽後面有人喊她的名字,師琳轉過頭去,見是李愛琴。她的同桌,也是很安靜的女孩,平常只埋頭讀書。 「愛琴,早。」 師琳停下來等她走前來,猜她喊住自己應該是有事。 「呃……早啊。」 李愛琴彷彿有些躊躇,半晌終於說出……

無中生有 P 8
在王麗娜的爸爸手下打工,現在到處裁員,她……」 沒興趣聽,師琳繞過她,逕自走開。 穿出樹林時,師琳的腳步不由得頓了頓,迎面站着的那個是——景麒! 心裡的平靜彷彿被一塊大石砸破,師琳不明白,為什麼看到他就會有……

無中生有 P 9
「學生會真是有威嚴!」楊曉虹眼前閃着崇拜的光芒,「只是稍稍警告一下,王麗娜她們就不敢耍陰謀了,真好……師琳?」 「我先走了,再見。」 不想再聽有關那人的事,背好書包,師琳微微揮手道別。 「什麼嘛,她的性格真是……

無中生有 P 10
由細微地驚呼出聲,竟然是他! ……景麒。他怎麼會……又是什麼時候來的?師琳張大了眼瞪住他。 景麒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你好。」 真是失禮,好像嚇到她了。在圖書館看了半天書有些累,遂到廣場上走走,不經意看見了見過兩次……

無中生有 P 11
…」 師琳反射性啪地一聲拍開他的手,看他愣住,她也獃了獃,隨即扯動唇角,「抱歉,我……」 雖知他是好心,但,不需要理由地,她對這個「好」人就是沒好感! 「沒關係。」 景麒很快恢復了笑容。不是錯覺呢,這個女孩果然……

無中生有 P 12
王麗娜三個,採取了沉默態度,皆在心裡想她們三個未免做得太明顯了吧,有些事擺上檯面就不好說了。 兩方僵持之前,楊曉虹轉向師琳,「師琳,你來說吧!撞你的人是誰?」此言一出,將所有的眼光集中到師琳身上。 師琳的頭垂得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