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一年簽一次婚約


一年簽一次婚約 P 1
書中長短不一、參差不齊的標題,以及由這 些標題所代表的你們大家,可以組成各種隊形。以下,是我臨時排列的一種隊形 —— 午門夏夜,瘋狂的藍魔,精神病醫生手記,集體活動,同性戀的慶典。現場, 首長批示:,外行領導內行……

一年簽一次婚約 P 2
遂。導遊、司機看來與飯館老闆很熟,他們伙在一起, 勸北京女人不要着急。 煎炒烹炸的油煙中,北京女人咳嗽兩下,言詞激烈起來,其關鍵詞有信用、 權利、做人、回扣、大家,等等。遲歸者中的一個冷冷反駁道:「大家都沒說什麼,……

一年簽一次婚約 P 3
。現在的小姐哪個不願意時尚? 你隨便逮幾個小姐考察,準能驚奇地發現,她們的輸入和存儲系統是如此的健全, 以致能迅速接收為現代小姐指南的各類信息,然後再原湯原水地輸出。比如高跟 鞋,原來統統是筷子一樣的細跟兒,一二三……

一年簽一次婚約 P 4
壞情況討嫌,各類情況一目 瞭然,皆是深入研究的重要資料。 迪廳就沒有這樣的羅嗦事。迪廳的人沒心思研究別人,想研究也研究不了。 迪廳是一鍋粥一池漿糊,把各色人等呼啦啦攪拌在一起,單眼皮兒雙眼皮兒,黑 頭髮白頭髮,高……

一年簽一次婚約 P 5
較叫真,就多添了幾個零,說 窗外有「一百萬個的電燈」。 其實,我哪裡需要他的介紹,我來紐約不是一回兩回了,甚至還長住過,早 八百年我就知道那個尖頂的傢伙是帝國大廈,而那兩個並肩站立的細高挑兒是著 名的世界貿易中心……

一年簽一次婚約 P 6
才有資格如此講話。然而,我的的確確是那麼想的,我筆寫我思, 愛啥級啥級。 再說,北京的群眾也向着群眾,怕你自卑,也把你往大了看。走在街上,一 張口,準有耳音好的北京人不容置疑地說:「你是東北人吧?」十多年了,還沒 ……

一年簽一次婚約


一年簽一次婚約 P 7
風瘦馬, 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天涯。 一九九零年早春的一天,我告別媳婦,隻身駕一輛舊車,丁哩咣啷,直驅三 百多英里約五百多公里,從北卡羅來納州前往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當時我 剛到美國不久,文化衝擊兇猛,貧富對比……

一年簽一次婚約 P 8
的大街小巷,甚至就站在自家的老屋門前,我發現,我仍然想家。 我有幾分失望,幾分疑惑,我想的那個家,和眼前這個家,好像不是一個家。 陳舊的老屋,寂寞的老屋,那時你不是這樣啊,那時我的父母多麼年輕,花 草多麼繁茂!我們……

一年簽一次婚約 P 9
安全帶都不理。 他們是急性子,手錶早就調到北京時間了。 飛機咕咚一聲落地,減速,雜訊大作,震耳欲聾,漸次平緩,平緩,終於安 靜下來。 一個小伙兒猛然高呼:到家嘍! 三張粗糙的臉上,已是熱淚縱橫。 一九九九年四……

一年簽一次婚約 P 10
然後,賓主斜倚着吧檯,邊飲瓊漿玉液邊談笑,臉上一點兒愁事看不出來。 多好啊,吧檯,難怪老外喜歡你,在酒館沒喜歡夠,又把你引到了家裡。 既是好東西,咱中國便也不肯放過。如今,許多新飯館開張,都要闢出一個 醒目之處做……

一年簽一次婚約 P 11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 * 14*/第1隊第14節 大門 大門面街,街上極熱閙,有飯館、水果攤、雜貨鋪、鮮花店、書報亭,還有 總也走不完的行人和車輛。但大門這邊不熱閙,至少中午、下午、晚上不熱閙。 大門是灰色鐵……

一年簽一次婚約 P 12
年夫婦,一聲不響,規規矩矩站在 地當間兒。 女大夫對小伙子說,他倆歲數大,先給他倆看,好嗎? 年輕人未置一詞,慢騰騰起來,騰出椅子,到旁邊坐下。 老倆口靠前幾步,並不落座,仍老實巴交地站着。 女大夫問誰病了,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