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闇,眷戀你


闇,眷戀你 P 1
,你嘔不嘔? 嘔,當然嘔對不對! 想一想,白天得到公司上班,晚上還要把公事帶回家做就夠嘔了,結果另外一半不為你的辛勞心疼就算了,還在你忙着處理帶回家做的公事時,在一旁看電視看得哈哈大笑,吵得你不得安寧。你若有本事……

闇,眷戀你 P 2
早已決定,以後的食衣住行,不管是什麼事,他都會以池璞的健康為唯一的出發點去做。 「那傢伙哪裡會煮菜呀?」 「所以才要我去教呀。」 「妳有沒有聽過一句話,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污也?」 管初彗忍不住笑……

闇,眷戀你 P 3
上班的車潮之後。 提着絶對超過五公斤的重物,管初彗汗流浹背,一步步的往前走。 她發誓她絶對不是為了省下車錢,所以才下坐出租車或者公車的,而是她在路邊將近半個小時的時間都招不到車,好不容易招到一輛,卻又被一個有理說……

闇,眷戀你 P 4
是乍看之下的結果,真正的情況還是得到醫院做過精密的檢查之後才會知道。 不再浪費時間,他手一伸一抱,瞬間便將失去意識的女人攔腰抱起,然後抱進自己的轎車副駕駛座,朝他所知道最近一家的醫院直駛而去。 途中他女兒貝兒因好……

闇,眷戀你 P 5
的女兒--都會一直陪在她身邊,所以記憶如果真的永遠都找不回來了也沒關係,因為她的家人會幫她創造更多的記憶。 說真的,這些話聽起來應該很動聽也很動人才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她還是想找回失去的……

闇,眷戀你 P 6
發生什麼事的人,為什麼一個個都像是啞巴一樣的不說話,真是急死人了啦! 「天璇,小彗呢?」季芛瑤開口打破沉滯的氣氛,敏感的開口問道。 她總覺得會讓天璇陷入這種絶望氣氛的事,百分之百跟他的阿娜答小彗有關,而且最重要的……

闇,眷戀你


闇,眷戀你 P 7
身後走出來回答,然後轉頭看向羅致旋。「你現在有沒有稍微清醒一點了?」 渾身僵硬的獃滯了一會兒,他像是突然虛脫般的滑坐到地板上,一手摀住自己的雙眼,啞然的開口。 「對不起。」 季芛瑤用力的呼了一口氣。 「……

闇,眷戀你 P 8
看楊先生對妳無微不至的照顧,就知道他一定非常疼愛妳。妳嫁了個好老公呢。」 「是嗎?」 「怎麼,難道妳自己不覺得嗎?」 「我不知道。」 管初彗茫然的說。 「只要用心去感受,我想妳一定感受得到的。」 ……

闇,眷戀你 P 9
正需要的是一對有力的拳頭,能夠將他打醒。 砰砰……咚咚…… 沙發被翻倒了,茶几被踹飛了,牆上懸掛的西畫摔落地板,連一旁的電視都無法倖免于難,被撞歪而岌岌可危的懸在電視櫃邊緣,好像隨時都有掉落的可能。 最後羅致……

闇,眷戀你 P 10
一定會煮菜。 可惡!他怎麼會把這麼重要的事忘得一乾二淨,還不經大腦的對她說出那麼篤定的話呢?對廚事一竅不通的是真正的余兒,而不是她管初彗呀。 「楊洛,你怎麼不說話了?」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 他腦袋迅速……

闇,眷戀你 P 11
看報紙,只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將訂報取消了。 也許他該慶幸她腿上裹着石膏沒辦法出門,要不然光是取消家裡的訂報根本就沒用,因為只要一走出家門,不管是隔壁鄰居的信箱或是便利商店的報架上,到處都看得到那則尋人啟示。 ……

闇,眷戀你 P 12
為什麼?」 「我有帶小彗的照片,我們先去問那個十五診的醫生,如果那名叫任余兒的人不是我們要找的小彗,我們根本就用不着多跑這一趟。」 梁矢璣微愣了一下。他怎麼會沒想到還有這種省事的方法呢?真是笨! 「這句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