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與愁夏彤


愛與愁夏彤 P 1
好起來的,甚至不知道像他們這樣子算不算得上是一對戀人? 午後的陽光吻在臉上,雖不如日正當中那般的火辣炙熱,但至少她仍然能感受到它的餘暉溫度,不像夏霖對待她的態度,忽冷忽熱,教人難以捉摸。 他們究竟是怎麼開始的呢?……

愛與愁夏彤 P 2
是嗎?小築。」 侯亞農抓過吉他,修長的手指隨意地輕輕滑過五根弦,悅耳的音律瀉過耳際。 路小築脹紅着臉瞪向候敏,心裡咒罵著那只死猴子,越幫越忙,教她更是糗得想找個地洞鑽進去,這麼一來。倒顯得她很不大方。 為了轉移眾……

愛與愁夏彤 P 3
九年帶點世紀未的蒼涼感,那天,好像是九月九日吧,只記得是剛開學沒多久,黑板上寫着距離大學聯考的日子已經破三百了,即使下課短短的十分鐘裡,同學們仍伏案啃書,几乎要把桌子也吃了,可她卻還有那種美國心情突然超想吃街口那攤杏仁露……

愛與愁夏彤 P 4
幸好父親大清早四點半就出門去打高爾夫球了,否則又見到男生在家門口站崗,一定說她不遵守諾言。唉,誰叫她一開學就對父母承諾,高三這一年絶對要好好努力用功,考個好大學,所以猴子就替她打退學校裡那些蒼蠅男生,不准他們再到她家門口……

愛與愁夏彤 P 5
袋裏,他的腳定定地佇立在方纔所站的位置上,他的眼則直直地盯着她看,直到公車將她帶走時,他的手離開了口袋,舉起來對她揮舞着。 心裡不知怎地竟有些若有所失。這樣的場面令她想起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裡面,那一場女主角天真的小……

愛與愁夏彤 P 6
一下。「最近看了一本書,叫《誘惑》,女主角身材滿不錯的。」 惹來那些男生們紛紛的低笑聲,連眼神都帶點曖昧。 豆子的眼睛馬上為之一亮。「早原來書在你那兒,害我等了老半天,該輪到我看了吧。」 路小築以為是自己……

愛與愁夏彤


愛與愁夏彤 P 7
在人群中被推擠着前進,臨下車時,似乎有人塞了什麼東西到她手中,回眸一看,夏霖!她怔仲地瞅着他,他也直直地望過來,眼神如訴,她隔着人群解讀,但是人潮如江河,翻滾起波浪,一波一波將兩人越隔越遠,變成遙遙相望,而那樣飄忽的眼神……

愛與愁夏彤 P 8
累積,才會醞釀出感覺來,否則她寧願不要。 後面的人過不去,頻頻說著:「借過!」她才不好意思地移動步子。 一走出戲院狹隘的通道,路小築的手就掙開了,她寧可將剛纔的牽手當作是實用多於其他因素。 天色暗了,散場的人……

愛與愁夏彤 P 9
然。「哦——戀愛喔!」 她脹紅着臉,但不再是因為嬌羞而赧紅,而是心理急慮,不知該如何加以解釋才不會傷人。 Kevin也耍賴地說;「人家也想去看電影耶!」 猴子賞他一拳。「你去當什麼電燈泡?」 侯亞農見路小……

愛與愁夏彤 P 10
玩的,可以用的,但從沒有人說要寫一首歌送給她,那麼貴重,卻被他說得如此平常。 「真的嗎?」她眨着訝異而驚喜的眼睛看著夏霖。 他逕自往前走去,好像沒聽見她的問話,有時她真無法容忍他這樣的輕忽態度,她的心情指數從沸點……

愛與愁夏彤 P 11
着。 「在找什麼?」細心的侯亞農注意到了。 收回急切的眼神,斂着下巴,裝成沒事人。「沒有啊!」 「在找夏霖嗎?」候亞農一提到夏霖,她像被看穿心事般,窘得不知如何回答,一時之間沒有注意到其他的人原本興奮高亢的情……

愛與愁夏彤 P 12
心裡頓時脹滿一股氣,衝出座位,由黑暗不見五指的電影院裡跌跌撞撞地走出來。 窄廊上,昏黃的燈光一照,淚被逼出來,想到自己將他丟在黑暗且陌生的人群之中,是他最怕的孤單啊。 淚擦乾,再走回去,坐下來沒多久,他醒來了,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