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輕解羅衣


輕解羅衣 P 1
州艷情第10章 父親 第11章 蘇唱第12章 花葬 第13章 山桃紅第14章 楓葉將故事染色 第15章 越墮落越快樂第16章 水靈如草 清澈如花 第17章 煩惱絲第18章 愛就愛了 第19章 寂寞如此妖嬈第20……

輕解羅衣 P 2
下撲在他的懷裡,拳頭雨點般落下,「你真壞你真壞你真的好壞耶!」 午後的木瀆古鎮,他們手牽手佇立在掛滿藤蔓的老石橋上,放眼望去,是滄桑盡顯的石駁岸,還有假寐在石埠頭的蚱蜢小船,以及如洞簫般幽深的古廊棚。偉是導演兼攝影師……

輕解羅衣 P 3
也是蘇州人。」 葉蓓撲哧一笑:「金大俠的高徒啊,應該考到浙大去。」 偉自顧自地往下說:「記得剛來報到的那天,興緻勃勃地出了蘇州火車站,我就迫不及待地站在車站廣場上要看蘇州美人。人流,車流,一撥又一撥地從身邊過去了……

輕解羅衣 P 4
,春天穿了夏天脫,到了秋天就不會再記起。我看偉不是個安守本分的男人。你要警惕。 不幸真的被母親說中。 偉被含笑勾了魂。 學生時代的葉蓓,是個「校花」級的美人,但只要與含笑站在一起,男生們,或者也包括女生,第1眼投向……

輕解羅衣 P 5
暖,几乎所有不快都煙消雲散了。 「別再生氣了好不好?」偉低語着。她不說話,只是緊緊地用雙手摟住他的腰,把臉深深地埋在他的胸口。就像小時候和爸爸撒嬌那樣。 「快別哭了。」 偉輕輕地撫摸着她的頭髮。 「真的,別哭了,不……

輕解羅衣 P 6
吵了,解散了,一幕幕在眼前上演着。他們開始更加瘋狂的喝酒,瘋狂的麻醉自己。 性慾沙灘,再來一杯! 再來一杯!葉蓓也跟着濤一道喊。 眼皮漸漸發沉,視線漸漸模糊,朦朦朧朧的聽到,我愛你,跟我回家好嗎?嫁給我。 嘴裡嘟……

輕解羅衣


輕解羅衣 P 7
在風裡…… 她對杜小葦說,你長得太像偉了,連名字的發音也一樣。 風像個醉鬼,在大街小巷橫衝直撞,一會兒掀起她的裙角,一會兒撩亂她絲般光亮的長髮,她一手壓住裙襬,一手按住長髮。 杜小葦伸手攔了一輛的士,把她送到女生宿……

輕解羅衣 P 8
有靈犀,不是這只開口,便是那只唱歌,好像爭着證明自己確實不同凡響。 老闆說:「你們看看,兩個『人來瘋』,今天看你們來了話特別多。」 「小貝」竟然憤怒地大喊一聲:「說誰呢?」老闆笑着說:「說你呢!」「小貝」馬上頂嘴道:「……

輕解羅衣 P 9
努力去適應!大四是人生一個段落的終點向另一個起點的過渡,你就是純潔如一張白紙,這張白紙也不知將飄到社會這個大染缸的何處,去接受何種顏色的漂染。 同寢室的五位女生,一位保送本校本專業研究生,這個名額按成績排原本是黃楊的,……

輕解羅衣 P 10
拿中國工資。」 安說:「拉里你別欺侮我妹妹。」 拉里說:「你妹妹比你可愛多了,像個『日本妻子』。」 惹得安和葉蓓都拿眼瞪他。他裝出一副很無辜的樣子來,說我說錯什麼了嗎?如果說錯了,請你們多多包涵,別跟我這個印度佬……

輕解羅衣 P 11
葉蓓說:「賭咒發誓也沒用,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偉說:「好吧,就讓我用行動來證明。」 葉蓓說:「覆水難收,破鏡難圓。」 葉蓓這樣說的時候,想起與紅跑車楚地的那個晚上。如果他知道了,會原諒她嗎?他肯定不……

輕解羅衣 P 12
地,但那個流氓根本不吃這一套。他給我的最後一句話居然是,你何必這樣聰明美麗?呵,說得我恨煞自己。」 含笑望着灰藍的天幕長長地籲出一口氣。「我就像一隻等愛的狐狸,每次都撞在獵人的槍口上,弄得遍體鱗傷。葉蓓,至今我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