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彩霞滿天》


《彩霞滿天》 P 1
弄潮的孩子們,追逐嬉笑的少男少 女,以及拾貝殼的,打水戰的,又叫又閙的頑童們。夏季,這兒是孩子們的天堂。而現在, 海邊卻闃無一人,只有他在這兒默默憑弔。 他數着自己的腳印,帶著份寥落的、蕭索的、酸 楚的感覺。在海灣的另……

《彩霞滿天》 P 2
頭的女孩……是已經消失了,再也找不回來了。他垂下眼睛,強迫自己把目光從「白 屋」上移開。用腳尖踢了踢腳下的沙子,他無意識的呼出一口氣,抬起腳來,他離開了那佇 立之地,在林中茫無目的的走着。 他似乎走了很長的一段路,然後……

《彩霞滿天》 P 3
知道他的名字,只聽到所有同學都叫他「小老鷹」。喬書培不明白這外號怎麼 來的,那孩子濃眉大眼,聲音宏亮,一點也不像老鷹,倒像隻老虎。 事情發生在吃午餐的時候。全班都坐定了,老師在台上喊了一聲「開動」,大家就都打 開便當吃……

《彩霞滿天》 P 4
老鷹的狂叫聲裡,傳來老師嚴厲的怒吼:「喬書培,鬆口#」他驚慌的鬆了口,躺在地上,仰視着老師。從沒看過那麼嚴厲的目 光,那麼責備的眼神。老師伸出手來,一手一個,把他和小老鷹都從地上拎了起來。看看這 個,又看看那個,老師聲色……

《彩霞滿天》 P 5
了部份同學崇拜,而另一 部份同學嫉恨的人物。 不知何時開始,班上同學就成了兩派,一派的頭兒是喬書培,另一派 的頭兒就是殷振揚。這兩派在以後小學六年的生涯中,一直是勢同水火。 開學以後沒多久,喬書培就知道殷振揚兄妹是住……

《彩霞滿天》 P 6
緊的捧着一樣東西,那只小麻雀!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 去,她立刻把那正發着抖的小東西鄭重的放進他的手心裡,肯定而依賴的說:「你會治好 它,是不是?」 他覺得有股異樣的感覺竄進了他內心中。稚齡的孩子根本不解男女之情。可是,這……

《彩霞滿天》


《彩霞滿天》 P 7
着。「你才不要臉!」 「你不要臉!」殷振揚叫到他臉上來:「你是大狼狗!」 「你是貓頭鷹!」他吼了回去。 「你是黃鼠狼!」「你是臭老鷹!」「你是大鯊魚!」「你是八腳魚!」「你是王八 蛋!」「你是王九蛋!」「… 」這樣……

《彩霞滿天》 P 8
紅了。 「對不起,」她訥訥的說:「振揚是野了一點,家裡只有那麼一個男孩子,難免就寵了 些。」 她溫柔的、歉然的看著書培:「他常常欺侮你,是不是?你不要跟他打架,將來,你 會比他有出息。」 「噢,」喬雲峰一怔,自覺說錯了……

《彩霞滿天》 P 9
老師都常常誇獎 她的!」 「我並沒說她壞,」喬雲峰憂鬱的微笑着。「書培,你爸爸是個書獃子,還有些書獃子 的觀念。那殷家整個家庭太複雜,和他們沾上了,只會惹麻煩,雖然你還小,算我未雨綢繆 吧,我不希望你和他們家有來往。行……

《彩霞滿天》 P 10
?」她挑着眉毛。「不要晚上,你下午就來好了。」 他咬咬牙。「我不 去!」他短促的說。 「什麼?」她嚇了一跳,不相信的看著他。「你不去?」 「不去!」「為什麼?」她的眼睛睜得又圓又大,裡面閃熠着清亮的光芒。「我說過 了……

《彩霞滿天》 P 11
蔽的所在,他從隙縫裡望着雲天,聽著海 浪的喧囂,忽然覺得自己好渺小,漢漢漢漢漢渺小……渺小得不如一粒沙,微賤得不如一粒 灰塵。就當他在那岩石中品嚐着「失敗」的時候,他發現有個人影閃進了岩洞,他抬起頭 來,是殷採芹!她正斜……

《彩霞滿天》 P 12
及附近的海岸和沙灘。她 也幫着尋找,連那防風林裡都去看過了,那張畫連影子都沒有。然後,他們並立在海邊,面 面相覷,她的臉色有些蒼白:「有人知道我們在岩洞裡。」 她說,聲音微微顫抖着。 「有人拿走了那幅畫!」「拿走 就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