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宿嵐


宿嵐 P 1
己心心唸唸的男人,會不會太老? 一個成功的女人,到了功成名就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成功的人生只是「表象」,而「失敗」才是她人生的真實寫照,會不會太諷刺? 是的,她——,這個人們眼中不可思議的傳奇人物,其實是一個直到不惑之……

宿嵐 P 2
裡。哪都不准去!」 「你以為你攔得住我?」他小小的年紀已經有了不可小覷的霸氣。 只不過,在面前,從沒有人可以稱霸。只見她突然笑開了顏,眼神溫柔地靠近他,「當然,拓!」在他怔愣之餘,一記手刀毫不留情地劈上他的後腦勺。 ……

宿嵐 P 3
將事情概括,挑重點來說。 她沒有說謊,司拓的父母一個是酒鬼,一個是賭鬼,當時以為志同道合混在了一起,生下了司拓。卻未料男方在女方待產時花天酒地,和別的女人糾纏,被女方逮了個正着。從此以後兩人紛爭不斷,不是吵架就是打架,……

宿嵐 P 4
的氣勢已經拒人于千里之外。 柯珂的接近,已是個例外。 「學姐,不要再說任性的話了,本校的學生會會長一職,在你畢業之前,只會是你一人擔當,其他人都沒有能力,也沒有資格。」 依然面不改色地婉言拒絶學姐的好意,但是她的話中……

宿嵐 P 5
日來的觀察心得。 「她是珠寶大亨的女兒。」 一句話說明對學姐縱容的原因。 「你這個女人還不是一般地勢利。」 司拓不屑地諷刺。 「你今天才認識我嗎?」不動聲色地回道,「你這個單詞又拼錯了,給我罰寫100遍。」 司……

宿嵐 P 6
大四的學長都要禮讓他幾分。出生在警察世家的他承襲了一身正氣,聽說小偷經過他身邊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明明是大眾情人的最佳人選,卻從未聽說過他和哪個女生傳過緋聞,面對主動投懷送抱的女生都是彬彬有禮呢!不愧為人中真龍!」說話者……

宿嵐


宿嵐 P 7
話輕易地打動了穆澤的心,因為他想要一個接班人已經很久了。當他知道兒子的興趣只在電腦上後,就一直苦惱自己後續無人。 「九歲。」 據實以答。 「他的父母同意讓他接受殘酷的訓練?」坦白說,穆澤不認為這麼小的孩子能夠忍受那樣……

宿嵐 P 8
親自下廚,你想吃什麼?」 「隨便。」 司拓對吃從不挑剔,更何況他懷疑,這個從不下廚的女人能弄出什麼像樣的東西? 「拓,你懷疑的目光太明顯了哦!我不是告訴過你,沒有驗證的事情不要輕易相信,但也不能輕易懷疑嗎?」總是不忘……

宿嵐 P 9
在。 柯珂笑了,一掃多日來的陰霾,她發自肺腑地對道謝,「學妹,謝謝你!」 「不用客氣,記得我要月薪一萬。」 果然,學姐還是說了讓她頭皮發麻的話。「還有,如果公司因我而垮,不要怪我。」 撂狠話、耍冷酷才是她的風格!……

宿嵐 P 10
。 一碰上公事,她總會忘記自己是個女人。 「Yes!Noproblem!」還沒有開始,莫燃已經開始比「V」的手勢,自信滿滿的表情絲毫不輸于姐姐。 和姐姐不一樣,因為沒有接班人的壓力,從小家人就順着她自己的意願發展她……

宿嵐 P 11
不倒我。」 莫炎自信滿滿。 「對啊!你不要太小看我們了。就算一節課都不上,我們還是能拿全優的成績。」 莫燃在一邊獻寶。 「我的實力早就超越了學校的課程。」 穆棪臭屁不落人後,短短一句就顯示了他有多狂妄。 他們三人和……

宿嵐 P 12
「沒有!你從來沒有對我說過你自己的事。」 司拓斬釘截鐵地給予否定的答案。 「哦,那大概是我太忙了,所以就忘了。」 表情無辜,四兩撥千斤地推卸責任,「況且,你也從來沒有問過我,我以為你對我的事不感興趣呢。」 司拓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