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每個姑娘都單純


每個姑娘都單純 P 1
醉意范逼才隨便摟了一個進了臥室。林紅是剩下的那個,我們倆就在客廳沙發上湊合了。 事後我和范逼都感覺不錯,所以第2天早上她們離開的時候,不僅破例多給了點兒錢,還要了她們的手機號碼。范逼和他那個妞兒不知道後來有沒有再見過,……

每個姑娘都單純 P 2
己開,聽見沒有?要不我饒不了你!」秀兒最後惡狠狠地囑咐道。 我絶對不能告訴秀兒今晚是要去見張影。關於張影這個人,秀兒早有耳聞,知道她是我們圈子裡出了名兒的大喇。秀兒數次威逼利誘,企圖套出我和她的關係。其實除了比大熊貓還……

每個姑娘都單純 P 3
我們幾個心照不宣地笑起來。董立跟我說:「張影是想邀請咱們一塊兒參加她的婚禮去。」 「那還用說麼?當然得去了!」一絲壞笑浮上了我的臉,「不過去是去啊,咱們幾個得好好兒安排安排——到時候一進門兒,董立你就二話不說直奔……

每個姑娘都單純 P 4
薦唄。」 女孩兒正好站在我身邊,我扭頭看了她一眼,她很大方地衝我一笑,說:「你好!」 她的聲音、語氣和神態都讓我感覺非常舒服,一看就是個受過良好教育的女孩子。我連忙說道:「坐坐,跟我們一塊兒不用客氣。這位是馮哲,都……

每個姑娘都單純 P 5
,也不光是這樣,應該說我只能算半個中國人——我爸爸年輕的時候因為工作關係去了韓國,後來娶了個韓國姑娘做妻子,也就是我媽媽。後來有了我,爺爺奶奶想把我留在身邊,所以我小時候一直獃在中國,每到假期才去韓國住段時間。小學五年級……

每個姑娘都單純 P 6
了!」陶冶笑嘻嘻地說,「我一直都希望別人能真的拿我當中國人看。在學校同學們都對我客客氣氣的,但總是不那麼親近,我想和他們一起住普通的集體宿舍,學校也不答應,非讓我住一個人一間的留學生公寓——分明是要跟我劃清界限嘛,想起來……

每個姑娘都單純


每個姑娘都單純 P 7
啊?你乾脆換個自己覺得好、條件也相當的,我看你家也不會死活不答應吧?象你這樣的姑娘,找什麼樣的找不着啊?」 「呵呵,就跟你們酒吧調的酒一樣,換不換都成。」 陶冶又笑了起來,她好像特別地愛笑,「我男朋友是那種斯斯文文的男……

每個姑娘都單純 P 8
美女雙重刺激的結果。 陶冶也表現得極為投入,我們的配合就象剛纔開車時一樣和諧。現在,剛洗過澡的她象個小獸一樣濕漉漉地蜷伏在我胸口,雙眼亮晶晶地盯着我,象是在研究一件新奇的玩具。過了好半天,才湊到我耳邊,嘆息着說道:「親……

每個姑娘都單純 P 9
。當我第1眼看到秀兒時,就知道她不僅屬於前一種,而且還屬於前一種中得手的可能性比較大的,我想這就是我最初和秀兒接近的最主要原因。直到我終於達到了目的並將這種關係保持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的感情才一點一點地復甦並日漸深厚。可我……

每個姑娘都單純 P 10
找她去呢?我從車裡翻出電話本,挑了幾個她可能會去找的人打電話過去,都說沒見着她。我只好開着車在西單、王府井一帶亂轉——街上擠滿了人,秀兒就是真在這些地方,我能看到她的機率也是微乎其微。途中每隔三分鐘就撥一次電話,聽到的永……

每個姑娘都單純 P 11
上了過街天橋,正怒不可遏地站在天橋的中央對視,象是要撲過去咬對方一口。 這個滑稽的情景讓我忍不住噗地笑了出來,伸手攬住了秀兒的纖腰,摟着她走到橋旁的欄杆處,嘆了口氣儘量溫柔地對她說:「別閙了寶貝兒。我錯了還不行嗎?我就……

每個姑娘都單純 P 12
顛兒地抱著跑進了衛生間。 我將浴液的泡沫輕輕抹在秀兒光潔的身體上,秀兒的小臉貼著我的胸膛,順着脖頸一路慢慢地蹭上來,我的唇追逐着她的唇,終於把它們含在嘴裡,手開始在柔滑的泡沫間隨意遊走……這個身體我早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