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那兩個女子


那兩個女子 P 1
迎接他們。我知道我是幸福的看著這些落花的。 星期天的時候我一個人去圖書館看書,辦一本小小的圖書證,五塊錢,可以看很多不同種類的書,最先看的是《安徒生童話》,簡裝的版本,第1個故事是《海的女兒》。 第1次感受到海的顏色……

那兩個女子 P 2
涼氣。 在溝口住了很久,每天晃悠到景點的正門和那些提着籃子的小孩聊天,聽他們用藏語唱歌,教我說藏語,扎西德勒,是幸福吉祥的意思。買一些高原蘋果吃,紅紅的,脆脆的酸酸的感覺,很多的水分。補充很多的維生素。 整個假期,頭……

那兩個女子 P 3
要被拆掉,我看到書架上的《安徒生童話》,封面已經脫落,第1個故事就是《海的女兒》。 書上面說,小公主最後變成了泡沫,那個可愛的公主最終得不到幸福。 我在想幸福的顏色,或許幸福的顏色是黑色的,因為前方一直黑暗,所以幸福……

那兩個女子 P 4
兒園上學,另一隻手裡拿着盛開怒放著的梔子花。 一點一點的香味在空氣中瀰散着,穿過一條條的街道。我嗅到了,五月空氣中特有的芬芳。白色的花瓣在行走中跳躍着,一些花瓣跌落下來,在空中轉一個美好的弧度,落在地上,瀝青的馬路上附……

那兩個女子 P 5
人笑。媽媽給我講一些小時侯的事情,一些在我三歲之前還不記得的事情。 我學會唱一首歌,世上只有媽媽好。 我唱給媽媽聽,一遍一遍,有時候也把歌詞改了,唱成世上只有爸爸好。爸爸聽到我唱的歌,不說一句話,走到屋外去,我只能和……

那兩個女子 P 6
C城,而這個家,以後就只有我一個人。來武漢之前,我送走了家裡的保姆,那個陪伴我多年的保姆,離開之前,我對他說,放心吧,以後我會好好照顧自己。 這個女人,在離開的時候流淚。我知道多年以來我已經成為他最親近的人。她把最美好……

那兩個女子


那兩個女子 P 7
的往下走,碰到很多的拐彎,曲折着通往不同的方向,我問緘言,哪一條是通往幸福的。 緘言溫婉的對我微笑,貓樣的眼睛彎成一條橋。「或許每一條,或許沒有。」 我看著這個女子如此沉靜,對她說,或許是一直走下去的一條路。 心……

那兩個女子 P 8
落在我的身上,我看到男人眼睛裡面閃爍的微弱的光。 「爸爸」多年以後我這樣叫面前的這個男人,我知道我愛他,即使他不曾親切的喚我,溫柔的將我抱起來。 爸爸微笑着, 「好多年不見,你長大了。」 爸爸帶我和遲暮出去吃東西……

那兩個女子 P 9
的煙灰慢慢的墜下去,從五樓一直下墜。 「我是對父親有依賴感的孩子,如此的害怕有一天會失去這個男人。儘管我長的象我的母親,可是我不是她。始終不是。讀小學的時候父親開始做生意,去很遠的城市,不在C城,我住讀,很貴的貴族學校……

那兩個女子 P 10
溫暖覺得突兀。很少聯繫高中時候的同學。只是整日的待在家裡面。 沒有養任何的寵物。一個人在偌大的房間裡面遊蕩。 過年的時候爸爸給我打過一個電話,我沉默的聽他在電話裡面叫我寶貝。我固執的不對這個男人說一句話,雖然知道我的……

那兩個女子 P 11
安然睡去。 仍然維持半夜醒過來的習慣,對著窗戶抽完一根菸,黑暗中看著身邊的女子,睡的如此沉穩,憐惜起她來,這個女子經歷過一些的破碎,但是完好的把這些藏匿起來,只是隱忍。 緘言是外表美好的女子,見到她之後便讓人覺得溫情……

那兩個女子 P 12
之間就長大了,有一天我會堅強如磐石,守護着我的媽媽,我的爸爸。 在一個城市生活太久,如果最終不是成為一種習慣就是成為一種牴觸。我一直在牴觸着這個叫上海的城市,即使生活安定。 習慣一個人走路坐車,習慣每天回家看到媽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