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百萬初吻


百萬初吻 P 1
道,不曉得。有沒有人想出個形容詞來。 她覺得好笑。 在用力生孩子的時候想這些問題,似乎有些可笑。不然,該想些什麼呢? 無端端地,元稹的詩浮上腦海: 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 想起她的婚姻,和這……

百萬初吻 P 2
次破他的頭。「你在辦公室的行為最好安分點,別引起騷動,否則……」 他掄起拳頭作勢要打人。 「我這叫什麼騷動?像你下來送公文這才是騷動。哪有協理組副經理送公文來的?你才好笑。」 辛于飛嘻皮笑臉的不把他的拳頭當一回事。 ……

百萬初吻 P 3
屑地看了丁末稀一眼。 為什麼……用那種眼光看人? 丁未烯靜靜地回應他的眼神,不言不語。 其它人並沒有察覺這兩人之中奇怪的眼神交會,場面依舊是談笑風生。 「未稀,我看哪,你就和于飛一樣叫我媽,管老頭兒叫爸爸……

百萬初吻 P 4
有你,老頭兒,回頭告訴你兒子,以後我要設門禁時間,你要他不准逾時未歸。」 「管那麼多,又不是軍隊。」 「少廢話。」 辛媽叉起腰來,一副準備要罵人的模樣。 「我要去公司上班了。」 見情形不對,辛……

百萬初吻 P 5
下來。「我真的不知道……」 她顯然被辛鴻雁的舉動給嚇到。 此時,辛鴻雁則是被她突如其來的眼淚給嚇到。 一時忘了自己要做什麼。 「辛先生,一樓我打掃好了。」 打掃阿姨的喊聲由樓下傳來,驚嚇到他們兩人。 ……

百萬初吻 P 6
,要我給你送檔案來了。」 她趕緊表明不是自願來的。 很奇怪,她平常不會結巴,但每次只要見了他,周遭的空氣就像突然變得稀薄般,讓人呼吸困難。 「喔!」 他接過她手上的檔案,隨手鎖上辦公室的門。 「媽說要你今……

百萬初吻


百萬初吻 P 7
是她心中瞻仰許久的學術聖地,在那裡唸書也是她極少數的心願之一。 離開學校後,生活之於她就像一種困境,是一張用壓力織成的無形大網,層層把她留罩着。 「某先生」的秘書依然按月送生活費來。 十萬日元對一個學生來說足……

百萬初吻 P 8
品牌籠罩的感覺,看來不是物質所感,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們坐在一家賓館的房裡,背對著他,丁未烯問自己:真的要如此嗎?為何這麼容易呢?一點兒阻力也沒有。 她的第1次就要給這個見面不到半小時的陌生男人嗎? 日本人的……

百萬初吻 P 9
居然碰上了世紀末最清純的女孩?初吻!?這居然是她的初吻? 這個消息竟然令辛鴻雁心中除了驚異之外,另有一種滿足、一種得意及一種興奮莫名的情緒充塞着。 「那對你來說……一百萬買一個初吻也不算冤枉你了。」 丁未烯澀……

百萬初吻 P 10
不容易才彼此有個伴;現在是同一國的,你對另一個自己嫉妒什麼?」 另一個自己?辛于飛搔着頭,始終有一絲困惑。 「雖然我和未爆是雙胞胎,可是好奇怪,我總覺得不瞭解她,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和她始終有點疏離感。」 「……

百萬初吻 P 11
跟着搖頭。 辛鴻雁在看了丁未烯許久後才緩緩地跟着搖頭。 居然家裡的男人沒人知道這件事。 「我可憐的未烯喲!」 拉著丁未稀的手,辛媽戲劇化的突然演起了舞台劇, 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道:「人家丁先生夫婦一離……

百萬初吻 P 12
直在想:為什麼她會走上那條路? 現在他想的是:為什麼偏偏就是未烯! 他已經獃坐了好久。 「喂!老哥!」坐旁邊的人忍不住要出聲打擾他的冥想。「找我來喝酒,怎麼一晚上沒喝幾杯,老見你在發獃?」 這種不尋常的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