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劍魄琴心


劍魄琴心 P 1
腐葉混合著野花的芬芳氣息,陽光在林間縫隙流瀉似金沙;達達的馬蹄聲劃破清晨的寧靜,馬上的騎士以驚人的速度馳騁,金髮碧眸、俊秀的臉龐充滿自信狂野的活力。 進入森林,他放緩了速度,側首閃過一株株新萌綠芽,輕笑聲逸出唇間。躍過……

劍魄琴心 P 2
是薔薇館。 伊登伯爵又驚又喜,「萊恩的消息也太靈通了……」 這是否代表兩人的友誼未減?他有望達成心願! 伊登伯爵拿起雪白精緻的邀請函細看,其上印着燙金玫瑰及皇家徽章;引起他高度興趣的是署名主人的莫娜夫人——三年不見,……

劍魄琴心 P 3
談。 悠揚管弦聲中,男女主人終於露面,萊恩殿下的風采不減,而他身旁的女伴……一雙斜挑杏眼、性感紅唇,身上的華麗緙紗衣闕飄飄,風流妖艷的神韻令伊登伯爵恍然大悟——原來這正是宮中風氣大變的始作俑者! 看到老友,萊恩的藍眸……

劍魄琴心 P 4
「什麼事?喂!你開口求人,態度也該謙卑、諂媚一點吧?」 「萊恩,你曬昏頭了嗎?不然一定是被人拍馬屁拍暈了。」 伊登伯爵的語氣驚異。 萊恩悻然不語。當老友說出他的請託後,萊恩不禁怪叫:「你可真會找我麻煩!你說,事成之後……

劍魄琴心 P 5
,杜鵑鳥有托卵習性,自己不築巢,反而將卵産於地上,再銜入他鳥的巢中,予以孵育。 「一旦杜鵑鳥的幼雛孵化後,他會將巢內的蛋、幼雛推落巢外,好獨自霸佔養父母的照顧哺育……」 半信半疑的蕾庭在羅倫詳述杜鵑鳥的習性後,猛然……

劍魄琴心 P 6
衛兵,他早就習慣了這些老人、新手的偷安怠惰,沒有他們的跟隨,反而給了他許多自由。 以一把老舊的黃銅鑰匙,他打開了祖父書齋的壁間暗格,這是先祖父的老仆葛瑞特交給他的秘密之鎖。瓶瓶罐罐的藥水、粉末,全是足以毒殺一座城市居民……

劍魄琴心


劍魄琴心 P 7
大臣,不禁火冒三丈,他保持跪姿,氣勢尊貴沉穩地喝道:”值日書記何在?還不呈狀開讀。” 當了五年差的書記官如夢初醒,戰戰兢兢地接過萊恩自書的罪狀,洋洋灑灑的長篇官樣文章艱澀難讀,唸得他舌頭都快打結了。 「罪臣慚言:臣叨……

劍魄琴心 P 8
了父親的期許…… 她掩面煩惱,又一次痛惡自己的性別。一樣是十六歲,比她還小幾個月的羅倫不費吹灰之力就長高、長壯,原本柔嫩的童音變為低沉的男中音,纖細的手腳變得結實,肩膀也加寬了,他就像一株見風即長的楊柳,每天都在茁壯,……

劍魄琴心 P 9
鮮血汩汩滲出。恐懼、憤怒,強烈的情感衝擊掩蓋了疼痛,蕾庭的動作依然猛烈,心臟急劇跳動,血液彷彿在逆向奔流。她的聽覺開始模糊,聽不見斥候吹起緊急哨聲,也看不見援兵朝她疾奔而來。圍攻她的盜匪轉身欲逃,卻被斥候拉起弓箭射殺,奔……

劍魄琴心 P 10
「你看!原本我比你高、比你強,可是現在……就只因為你是男生,自然長高長壯,這不公平!兩年多了,我在怎麼努力也沒有進步……我討厭我自己!我不想要當女生!」含着淚、顫抖雙唇的蕾庭激動地叫嚷,雖然如此,昂起下巴的表情依舊倔強……

劍魄琴心 P 11
之一怔,摸棱兩可地迴避問題,「我……早在兩年前就對您宣誓過忠誠……」 「如果我不是皇儲呢?」羅倫打斷她的話,「沒有宣誓、忠誠等字眼,你我之間就沒有任何瓜葛了嗎?蕾。」 他攫住蕾庭的雙肩,視線望入她的靈魂之窗。 他几……

劍魄琴心 P 12
自然有許多貴婦、女官樂於支開啟儲君的知識。」 萊恩悶哼一聲,「沒有!」 「什麼意思?」 「你以為我沒想過這一點嗎?想攀龍附鳳的女子多得很!但根據小道消息,無功而返的女人至少有十來個!該死的!你我怎麼能不往壞處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