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人樣子


人樣子 P 1
上漫過。领頭的人群中,有一個身着紅衣的女子,煞為耀眼,給這雄性的舞蹈中平添了一股撼人心魄的嫵媚。只見她手中紅綢飄舞,腳下黃土飛揚,兩根又粗又長的辮子隨着節奏在空中飛舞,把個看熱閙的人群看得兩眼發直渾身發熱。 塞北人驚……

人樣子 P 2
大愛扭頭一看,二愛和三愛正站在邊上自豪地看著自己,眉梢眼角都是笑意。大愛疼愛地看著她們,笑了:「什麼金花,苦菜花!」 剛兒叫道:「還有我小姨呢。她也是苦菜花!」眾人哈哈大笑。 藍家和牽着小愛和張賽賽也走在人流中……

人樣子 P 3
親經常聚集各式各樣的人來家裡打牌。小愛就在一旁盯着那些交錯動作的手指擺弄麻將,在男人女人嘈雜的笑閙聲中昏昏入睡。 最近,母親几乎每個星期都要閙一回肚子疼,總還在禮拜天去醫院看病,父親問起,母親說是得了婦科病。 這會……

人樣子 P 4
和黨小華正赤身裸體嬉閙糾纏在一起,連外面的動靜都沒有注意到。 丁勇突然發現了憤怒的二愛。他慌慌張張遮住身體坐起身,一臉的驚愕:「萍……萍愛,你……你啥時候回來的?」 黨小華一臉的羞慚。 二愛把鑰匙猛地往地上一……

人樣子 P 5
,我倆要去看。」 余智斌吃了一驚,中午還見大愛好好的呀,咋回事?他趕緊吩咐司機掉頭,拉上二愛三愛就往地區醫院駛去。 醫院裡,胡二水哭喪着個臉坐在樓道里。早知道那一剪子扔出這麼個事,還不如就在外頭打牌不回家呢。現在倒好,……

人樣子 P 6
愛對自己說的幾句暖心窩的話:我把你當親兄弟哩,我們塞北就指望着你們多打出點油,讓我們塞北富起來呢!有啥需要縫補的儘管拿來就是了。 他們在心底里誰都想念大愛美麗的笑靨,想念她的善良純樸開朗活潑,想念她深如一潭清水的毛眼睛……

人樣子


人樣子 P 7
裙高聲叫罵起來:「我知道你還想著藍英愛那個臭婊子!你一直都想著那個臭婊子!我就說!我就笑話!打死那個臭婊子活該!活該!!」余智斌怒火中燒,三丹一聲聲的「婊子」大大刺激了他,他忍不住狠狠地打了三丹一記響亮的耳光。三丹捂着臉……

人樣子 P 8
?乾脆,我給你找個比他更拴正的來伺候你?」一人笑着問。 「去你媽的!老娘一個人到死也不用你操這份閒心!」 「那可是會把你熬老的喲。要不,我先湊合著讓你使喚使喚?」另一人嬉笑着。 「行呀,爾格就跟我走,讓我試試……

人樣子 P 9
回的調動申請,上面總說要給予解決,卻遲遲沒有音訊。上級也為難啊,誰願意替換他到沙灣郵電所這個窮得叮噹響的單位當這個無權無利的副所長呢?他想自己退休之前是要在沙灣郵電所獃着了,也就打消了調動的念頭。而家對於他來說早已不再具……

人樣子 P 10
「你打!你打不死我就不是張賽賽!」小愛梗着脖子,朝母親叫嚷得更加厲害,叫嚷中,她的心裡突然萌生了一股快意,似乎連疼痛都感覺不到了。 張賽賽打得沒勁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小愛從地上爬起來,拍拍土,又出去找小孩們玩。……

人樣子 P 11
從上游衝下來的木頭雜物。 橋上河灘上都沒有剛兒。大愛眼巴巴地瞅着湍急的杏子河,一種不祥的預感漫上心頭。 余智斌剛從地區開完會回來。會上說今年要從各縣提拔年輕後備幹部。地區主管文化的王副書記對余智斌寄予厚望。幾年前……

人樣子 P 12
洞裡會發洪水,或者會刮出一陣龍捲風將人捲進去,進去了就再也尋不着蹤影。 天已經大黑,剛兒感覺到肚子很餓,咕咕地叫得厲害,但他還是堅持着不想回家。 看到大愛,剛兒生氣地把小臉扭到了一邊。 大愛一把抱住剛兒傷心地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