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偷來的戀人 冷靜


偷來的戀人 冷靜 P 1
在的海角天涯……逃到我再也憶不起他的存在…… 悄然的將第1次,亦將是最後一次使用的鑰匙擱置在客廳的茶几上,我無聲的退離這教我心碎的所在。 無法回頭,也不能回頭。 沉痛中,我只能倉皇的躲回我最秘密的場所,慢慢的舔舐這……

偷來的戀人 冷靜 P 2
,我狀似不經意的問,卻管不住自己那雙坦白的眼眸,焦慮、關切的梭巡着關拓磊身上受傷的部位。 「他們啊……在裡面。」 不知是什麼事觸怒了他,一臉冷然的關拓磊不耐的問:「是誰多事叫你來的?老二還是老三?這點小事找你來幹嘛……

偷來的戀人 冷靜 P 3
的口吻加以回應。 我直視前方不敢回頭看他,生怕管不住自己內心的焦慮,更怕泄露更多不當的情感。 車內再度沉默,直到車子安穩的駛進關氏企業的停車場時,關拓磊在一聲無奈的嘆息中開口: 「我以為你會明白我……」 「不敢……

偷來的戀人 冷靜 P 4
們兄弟自行解決,請恕我這名『外人』不克奉陪。」 迅速的起身,我大步越過關拓磊身邊,頭也不回的離開。 「慢着,毅……」 身後,關拓磊迅速跟來。 緊隨在我身後,關拓磊修長的雙腿以着一步可抵我三步的步伐,快度的在電梯抵達前……

偷來的戀人 冷靜 P 5
守。 「我沒事,把藥給我,我自己……」 躺在暫時充當病床的沙發上,有氣無力的關拓磊猶自逞強的說道。 「你閉嘴!」焦急與擔憂融合成一股莫名的怒氣,我朝着他怒吼。 傷患不就該有傷患應有的模樣嗎?但看他這狀況居然還想逞強……

偷來的戀人 冷靜 P 6
扶着他,我無法自己的苦笑。 不然,我可會當真呀!望着關拓磊英挺的面孔,痛楚中,我在心底對他無聲的說道。 心底的哀戚是至今仍未死心的證據,所以,我只有苦笑,也只能苦笑。 第3章 我將一碗加了蛋的即食粥端至關拓磊眼前……

偷來的戀人 冷靜


偷來的戀人 冷靜 P 7
不重要。」 不由自主的苦笑出聲,「一切早已成為過去。」 淡然笑開的虛假容顏,看著他,我言不由衷的說。 當然這全是自欺欺人的謊言。 如果真能成為過去,我又何必心傷? 但也不能再這樣糾纏下去了,我承受不起呵! 我希望……

偷來的戀人 冷靜 P 8
早已注定好了般,我與關拓磊間的關係終究無法回到以往,因着一樁意外,我和他的關係一夕之間丕變,無情的將我推向另一波痛苦深淵中…… 深夜時分,我斜倚在關拓磊的床畔,凝視着他一夜無眠。 原以為狀況已然好轉的關拓磊,到了半夜……

偷來的戀人 冷靜 P 9
的。 然而,一瞬間就是一瞬間,剎那過後欣喜變色,徒留更加難堪的痛楚深深的刺痛着我的心。 只因我清楚的看見,關拓磊的雙眼……那雙圓睜的眼瞳中並沒有焦距。 漆黑的瞳仁中反射出的人影雖然是我,但他的眼中並沒有我……沒有我……

偷來的戀人 冷靜 P 10
痛苦知覺的夢境中駐留,不願清醒面對殘忍的現實。 「醒來,求求你……」 熟悉的嗓音鍥而不捨的持續呼喚,耳畔,話語漸漸清晰,我逐漸能辨識出斷續不清的話語意思,與說話者嗓音中的焦慮。 是誰? 是誰不停的喚着我?以着無……

偷來的戀人 冷靜 P 11
混沌,直到片刻過後,才自驚愕中回過神來,慢慢的、一字一句的理解他話裡的意思。 他……竟然錯認為…… 我難以置信的瞪視着關拓磊,然而腦海中卻無法自己的湧上一陣又一陣死刑犯突逢特赦時的感恩。 他錯認了! 情難自己的凝……

偷來的戀人 冷靜 P 12
自我安慰,事情的真相永遠不會改變——他是名異性戀者,這一切只是他贖罪的行為。 這是層脆弱如薄冰般,隨時都會破滅的關係呵! 我無時無刻不置身于恐懼之中,只因我明白,我倆的戀人關係是建立在何種基礎之上。 縱使是在我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