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芙蓉簟  


芙蓉簟   P 1
好象我現在字型的顏色一樣,沉甸甸的墜着你,永遠也起不來了…… 芙蓉簟是太漂亮的三個字,就是因為它的漂亮,我選來作故事的名字,因為這是一個漂亮的故事,就像初秋吹過蓮塘的涼風……夢迴不見萬瓊妃,見荷花,被風吹……就是這樣帶……

芙蓉簟   P 2
冰冷几乎連她的心都凍結了,她抱著父親狂哭:「爸爸!你叫我怎麼辦!你叫我怎麼辦!爸爸……」 親她疼她的父親永遠都不能回答她了,她恐懼而絶望的嚎啕大哭,一直哭得聲音再也發不出來…… 她知道,從今以後自己再也沒有哭泣的權……

芙蓉簟   P 3
他打斷她的話:「傅小姐,我很同情你現在的處境。不過很遺憾我不能幫你。我對華宇不感興趣,相反,我很樂意看到它倒閉。傅小姐,我提醒你,我們是世仇,我的父親是因為令尊的緣故,以致心臟病發作而去世的。 當年我就和你一樣,是家……

芙蓉簟   P 4
心的?」 傅太太「呸」了一聲:「你們懂個屁!要不是我替你們說話,你們連今天這點東西都沒有!什麼自家骨肉,你們的父親讓鬼迷了心了,就認得她一個是姓傅的。我們娘兒們算什麼?連給人家提鞋也不配!」 聖欹說:「媽!你真是糊塗……

芙蓉簟   P 5
得不回過頭來了:「你放心,那是絶對不會的。」 其後的幾天,傅聖歆過得提心吊膽,可是居然與易志維相安無事。可是越與他相處的久,她就越覺得害怕。他實在是個太變幻莫測的人,上一秒和下一秒永遠判若兩人。她更猜不出他到底意欲何……

芙蓉簟   P 6
她把火熱的臉貼上去,像貼在父親的懷裡。 「哦!爸爸……」 她低聲的呼喚着,痛苦的吶喊着。 她該怎麼辦?她能怎麼辦?! 第2天她下樓吃早飯,家裡人才知道她回來了。大家正炸了鍋一樣,紛紛的爭着報紙看。一見了她,倒鴉雀無……

芙蓉簟  


芙蓉簟   P 7
維的能力,獃滯的坐在那裡。他故意的從後頭圈住她的脖子,親昵的說:「彆氣了,我又不是故意讓那幫記者看到的。」 一邊說,一邊向徐董笑:「她就是這個樣子,遇上一點點事,就不愛理人了。昨天在機場讓記者拍到我們兩個的照片,她惱了,……

芙蓉簟   P 8
也太快,她只得努力的去跟上。老實說易志維對她算不錯,除了有時候罵她笨,說她「朽木不可雕」之外,大多數時候他還算好相處,尤其是他是個紳士派的人,禮貌周到,天塌下來也不會失了他的風度。他教她很多東西,從做人到經商。 有些是……

芙蓉簟   P 9
父親已經過世了,遺囑上清清楚楚,留給你有大筆的房產和現金。我於人情於法律都沒有義務贍養你,公司和這幢房子都是我名下的,我讓你住在這裡,不過是給亡父面子。你不要以為我就有義務把你當做什麼人物,由你來干涉我對公司事務的決策。……

芙蓉簟   P 10
祝佳佳不由也笑了:「傅小姐真會說話。」 她絶美的大眼睛秋水一樣,盈盈的看著聖歆:「你也許知道,我是跟在志維身邊最久的一個,你出現的時候,我一直在想你有什麼特別的魅力,讓志維為你破了那麼多例。」 「哦?」 「他那個人……

芙蓉簟   P 11
瞥了她一眼:「有誠意的話今天晚上陪我吃晚飯。」 她忍不住問:「你的女律師呢?」 他仔細的瞧了她一眼,而後長長的嘆了口氣:「我現在算是相信了——這個世界上不吃飯的女人也許真有,可是不吃醋的女人是絶對沒有。」 她讓……

芙蓉簟   P 12
洞賓!」 他中午一向忙,今天肯定是推掉了約會來見她的,她的心軟軟的發着酵,就像小碟裡的布丁一樣,水晶一樣輕輕的顫動着。她問:「你中午原本是要和誰吃飯?」 他警覺的反問:「你問這個做什麼?」 她微笑:「我想比較一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