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煙花三月


煙花三月 P 1
年的恩怨,因它而起。 為破解其中的秘密,廚界江湖,暗潮湧動。 神秘刀客突現, 陽春三月,月圓之夜,擺下「春江花月宴」, 有膽識者往之。 挑戰揚州三大名樓,卻只是引子, 只為誘出百年來流傳的廚界神話……

煙花三月 P 2
一個門派,在那裡本領最高的刀客便成為酒樓的「總廚」,其他刀客們按級別分為「頭爐」、「二爐」、「三爐」等等。 在刀客中,「總廚」的身份總是令人羡慕的,就象是武俠世界中的掌門一樣,不管門臉大小,好歹也算是一方諸侯。 ……

煙花三月 P 3
二歲,在「一笑天」任老闆已有二十多年。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正是「一笑天」酒樓最為困難的時期。兩百多年來坐鎮總廚的「一刀鮮」族人在文革期間一去杳然之後,「一笑天」的後廚實力便一落千丈,僅靠着百年老店的名聲維持着不死不活……

煙花三月 P 4
王癩子此時才回過神來,他顫抖着抬起左手,手掌完好無損。剛纔那一刀原來只是嵌入了他的指縫中。 「飛哥,你怎麼和我開這樣的玩笑……可嚇死我了……」 王癩子擦擦額頭的汗水,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飛哥嘻嘻一笑:「做買賣……

煙花三月 P 5
了口茶,眯着眼睛打量了年輕人兩眼:「小伙子,你知道『一笑天』酒樓的事情?」 年輕人微微一笑:「說起『一笑天』,上至老闆徐叔,下至後廚燒火的老孫頭,每個人我都多少瞭解一些。」 這樣的話從一個外地人的口中說出,不免……

煙花三月 P 6
了精神。 因為此時在他手中握著的,已經不是鷄毛撣,而是一柄廚刀。 普普通通的廚刀,普普通通的人,但當兩者結合在一塊的時候,刀有了生命,人也散髮出靈氣和活力。 對於這樣的人,除了「刀客」,你還能找到更貼切的詞語……

煙花三月


煙花三月 P 7
一邊把那只獅子頭放進徐麗婕的餐碟,一邊說道:「這清蒸獅子頭可是徐叔的看家菜,十足的火候,遇筷即碎,入口即融,你嘗嘗。」 徐麗婕夾了一小塊獅子頭放入口中,在徐叔期待的目光中,她舔舔了嘴唇,讚了一句:「好鮮啊。」 ……

煙花三月 P 8
老闆的四鮮獅子頭。」 來客說話的聲音很大,似乎有意要讓別人聽見,徐叔等人的目光立刻被他吸引了過來。 沈飛看著來客,那人衝他點頭示意,倆人相視而笑。 這來客正是兩天前在菜場上拔刀的年輕人,他曾對沈飛說過「我們很快會……

煙花三月 P 9
,我當時是食為天酒樓的一個小伙計,他則世代相襲,擔任着酒樓的主廚。那副牌匾,兩百年來也一直掛在酒店的大堂裡。後來到了文革,那幫革命小將們叫囂着要批鬥『一刀鮮』,砸爛牌匾。 突然有一天,『一刀鮮』不辭而別,從此銷聲匿跡。……

煙花三月 P 10
」 沈飛笑呵呵地彎下腰,「在這兒吃還是帶走?」 小男孩想了想,認真地回答:「我要邊走邊吃。」 「好叻。」 沈飛揀起一塊豆腐乾,用剪刀在角上剪開一個小口,然後從口中澆進調味汁,用餐巾紙包住豆腐乾的另一角,塞到男孩……

煙花三月 P 11
是我並不替你可惜,有時候,我還很羡慕你。真想能象你那樣逍遙和快樂。」 「是嗎?」沈飛狡黠地眨眨眼睛,「但你也說了,只是『有時候』。」 第1章 故人西辭黃鶴樓(14) 凌永生點頭而笑:「確實,這『一笑天』主……

煙花三月 P 12
少關於淮揚菜的理論書輯,受益非淺。」 馬雲捋着鄂下的花白鬍鬚:「唉,一點愚見,姜總年輕有為,說話客氣了,客氣了。」 年輕人微微一笑,又轉頭看了看徐叔:「徐老闆,昨天吃了您一隻獅子頭,直到現在仍然是滿頰留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