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花自飄落水自流


花自飄落水自流 P 1
可真得有點耐心,你不光得用眼睛還得動腦,你得一邊看一邊譯,不容易啊! 柳仲的信大致是這樣寫的: 親愛的你最近可好?不用說,你肯定過得挺好,整天吃喝拉撒睡,經營着小工廠,生活得跟陶淵明一樣悠哉悠哉,不像我整天揮舞着……

花自飄落水自流 P 2
扯嗓子喊我和文文,也不管行李車是不是磕傷了前面人的腳後跟,竄來竄去,下了狠心猛擠,邊擠邊還假裝無辜地喊「擠什麼擠,趕着投胎呀?你們別擠我!讓開讓開……」 整個兒通道口頓時混亂一片,所有人都被柳仲擠得歪歪扭扭,人們的……

花自飄落水自流 P 3
無措地道歉願意再給大嬸盤上。大嬸這回精神頭大長,連連跟柳仲說,不用不用,我總共沒幾根頭髮,你都薅一地了…… 要說簡單的吹剪漂染柳仲這兩年肯定是掌握了,可說閉着眼睛做頭——那是扯淡! 我說,先別講沒邊沒影的,賤人你……

花自飄落水自流 P 4
爛的紙,她已經失去生而為人最起碼的驕傲和堅強,皺皺巴巴,滿眼無邊的空洞。 我跟自己說,不許再做夢,沒什麼事情再值得去把眼睛哭紅。可現在,現在我在夢裡,我真的在做夢,我夢見了她,我們跳着舞,跳得還挺像那麼回事,還有那些……

花自飄落水自流 P 5
年的大樹!」 爆血管! 葉雨說是好事兒, 上海人多車亂,丟了也安全,怎麼辦,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個兒了。 我坐在公交車的最後一排座位看著街上過往的人,看別人開着摩托車我就想起我心愛的摩托車,其間還想了想早上做……

花自飄落水自流 P 6
1次見面是四年前,我們約在徐家匯的一間茶館裡,當時他在威海路有一套門市部出售,通過電話聯繫,我們以買賣關係見了面。 像所有的賣家一樣,老豆先是跟我講了他的店面的優越條件,講便利的交通和周邊汽修廠穩賺的例子,讓人感覺賣……

花自飄落水自流


花自飄落水自流 P 7
時候就想,估計上海賣雨具那幫人挺賺錢吧,就像四川那邊賣辣椒面的,天時地利,想不賺都難! 我在一個提倡晚婚晚育的年代出生,我爸是搞基建的 開發商,媽媽是一名婦產科的大夫,家庭狀況基本上屬於中資範疇。上個世紀八十年代……

花自飄落水自流 P 8
,要不是我聰明地給身後插了根掃把,說不准早給人踐踏成什麼樣呢!我跟老對兒說,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歡那個男生,只是覺得他冷,沉默寡言的,特像我爸,所以挺想認識他。老對兒哈哈大笑,說我思想有病,還把事情告兒劉星,讓劉星給我端……

花自飄落水自流 P 9
面看魚游看蟹爬。記憶裡,那幾隻大水槽子就是我童年裡神秘的博物館,我每次都是目光虔誠地蹲下來看啊看啊,樂得流連忘返,可小胖墩不是,她吃光手裡的餅乾就會舔手指頭,舔得哧溜哧溜響,舔乾淨又扯扯我衣角,然後我立馬得打開塑料袋讓她……

花自飄落水自流 P 10
跟我在一起呀?我頭皮發麻,我說你看這不在一起嗎,我現在離你還不到一米呢!她說,那好,今晚不去唱歌了,今晚你到我那兒睡,怎麼樣?敢嗎?我咧嘴一笑,然後當天傍晚我就收拾東西偷偷溜了,因為我心裡頭害怕,也說不清楚害怕什麼。 ……

花自飄落水自流 P 11
嘆口氣,說,你自己挑的肯定就能學好是不是?醜話說前面,這回再半道閙妖兒,咱娘倆你可別怪我心狠,我肯定不認你!讓葉雨也不認你!讓你哭都沒人看! 我說,媽你真瞭解我,我哭的時候最討厭別人問長問短了。 正經點兒! ……

花自飄落水自流 P 12
下課啦,老大爺都點頭說下課了下課了,他也不去糾正。——在陵水,這麼叫已經成為衡量眾人對該校知根知底的程度,要誰不這麼叫,別人才會好好打量他呢! 葉雨和我媽把我卸在尼姑庵門口,葉雨說,走吧,快進去吧,第1天,學校肯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