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似狂潮


愛似狂潮 P 1
一看就知道她必然出自名門。雖然六十個年頭過去了,歲月卻沒有讓她顯得蒼老、頽然,她雙眼依然炯炯有神,深而駭人的法令紋使她看起來更局傲、更高不可攀。 大門在她踏上樓梯之前被老唐打開了,陶秀雲反射性地往門口看一眼,按着驚訝……

愛似狂潮 P 2
」改為父姓「尉」的尉靖,彷彿從天堂掉進了地獄。他那難登大雅之堂的身世、起碼跟過一打男人的母親,還有高高興興迎他認祖歸宗卻在半個月後車禍身亡的父親,都是他日子難熬的原因之一。然而,主因卻來自尉家最看他不順眼的女主人——陶秀……

愛似狂潮 P 3
哥,「投靠」是什麼意思,你知道嗎?”投靠?尉靖氣得全身發抖,他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屈辱。他哪裡是來投靠尉家? 這一年來,他思前想後,益發肯定姥姥是因為他要被帶離身邊才氣鬱身亡的,因此只要一想到當時站在姥姥身邊滿意大笑的……

愛似狂潮 P 4
維持將近兩年,能這樣想不開的女人,全世界大概只剩下她而已。尉靖看在眼裡,覺得有點可笑,事實上,只要陶秀雲開口問,她就會得到一個滿意的答覆——他,尉靖,根本沒有留在尉家的意願。沒有嗎!反問句襲上他的心頭!其實是有的,留住他……

愛似狂潮 P 5
他把自己關在房裡,除了老唐與岳寧,誰都不給靠近。 尉靖覺得自己不必去湊這個熱閙,也把自己關在房裡不聞不問。 當晚,老唐頗不放心地起身巡視,才發現毅少爺已經陷入昏迷狀態,連忙將他送醫院急救。醫師惋惜地證實:陶秀雲一……

愛似狂潮 P 6
然的感受。「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尉靖沒有直接回答她。雖然同住在一起,但他們互不交談已許久。尉靖苦澀地開口。「沒想到你還收着它。」 「這是你借給我的,我一直把它當寶貝一樣,直到今天……」 她抱歉地囁嚅着。 ……

愛似狂潮


愛似狂潮 P 7
到他終究沒有發現自己,心中不禁失望得緊。 她知道尉靖回到尉家來,唯一會做的事就是把自己鎖在房裡。她支開仆傭,親手準備了一壺咖啡、一些茶點,放在托盤上,打算親自送到尉靖的房間去。 方纔看到尉靖冒着風雨回到尉家時,她……

愛似狂潮 P 8
岳寧毫不掩飾的欣賞眼光兜轉在他身上,尉靖還沾着水的體魄突然急速升溫。 媽的!他低咒一聲,他不是回尉家來亂性的,他不能忘記他對自己約束過什麼! 他強迫自己硬起心腸! 「你到底起不起來?」武裝表情,尉靖不耐……

愛似狂潮 P 9
「我過來找岳寧的。」 尉毅朝尉靖禮貌性地點個頭,對岳寧吩咐。「寧寧,我剛回來,你去幫我泡杯濃茶解酒。」 岳寧不自覺地轉頭望着尉靖,彷彿在祈求他能開口把她留下來。 「我想,你還有很多事要忙,」但尉靖只是冷冷地偏過……

愛似狂潮 P 10
是』,但你還是背着她,偷偷跑到後院去跟他說話,對嗎?」 岳寧也解釋不出當時為何有一股想黏着尉靖的衝動。 「這就證明你人雖然柔弱,但是你想做的事,任何外力都無法干擾。再說你愛尉靖的事吧,其實你心裡也明白,如果我媽知……

愛似狂潮 P 11
點頭。她白天是毅哥哥的秘書,商場上的動態她多少有點印象。 尉毅恍若未聞。他續道:「既然你說尉靖把你推給了我,喊你『未來大嫂』,那麼,我就逃脫不了責任。愛情雖然是二人世界,但是看情形,我勢必要加入你們之間。」 「……

愛似狂潮 P 12
霉不到你頭上。」 尉毅不立刻否認尉靖的說辭,做慣生意的撲克臉上根本看不出他心裡在想什麼,連一向跟在身邊的岳寧也看不出。尉氏企業有難嗎?她倒是從來都沒聽說過。 「毅哥哥——」她地想知道怎麼回事。 「寧寧你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