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珊瑚海戀人


珊瑚海戀人 P 1
啤酒罐丟得滿地都是,空氣中飄浮着清醇的酒味。 「啪」,他打開最後一罐啤酒,頃刻間,無數白色的泡沫冒了出來。他微微地前傾着身子,緩緩地把這罐啤酒從三十三層高的樓上倒了下去。 酒液如一綫金色的陽光灑下去,散髮出濃郁……

珊瑚海戀人 P 2
末,你不用上學。」 「那你怎麼會去上?學院的人在歧視我嗎?是不是不想活了?」 聽著那邊暴怒的聲音,她掏了掏耳朵,平靜地把書本翻到下一頁,「對不起,我可能忘記告訴你今天是研究生考試的第1天。」 「什麼可能?……

珊瑚海戀人 P 3
地面憤怒地撞擊着,傳達出主人再也無法掩飾的憤怒。終於,腳步聲慢慢地遠了。 餐廳空寂依舊。 小苴還在看書。 楓盯了她好久,終於伸了個懶腰,目光游離着,嘟囔着:「煩。」 金色的晨光毫不吝惜地把所有的美好都映在了他……

珊瑚海戀人 P 4
子又在胡閙了?」 聽了這句話,南宮潤真是感動得欲哭。看看人家,一樣的鑽石級貴公子,比自己家裡那位年齡也大不了多少,可這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 「報告季少爺,我們家少爺剛剛因為超速駕駛兼闖紅燈被四五個交警請到了這裡。……

珊瑚海戀人 P 5
從酣睡千年的床榻上一跳而起。 「你可不可以成熟一點?」 小苴的心驀然一動,這句話,自己也常常會說。 因為這句話,小苴忍不住透過鏤空的菊花欄杆,細細地打量季以陌。 在楓丹白露學校待久了,各式各樣的貴公子她見……

珊瑚海戀人 P 6
你再次離家出走嗎?」說著,他雙手抱了膝,把頭靠在手臂上,歪着腦袋很無辜地望着小苴。 小苴用手掌按住頭上隱隱作痛的腫塊,望着面前這張天使一般的娃娃臉,心中實在是不甘心,不想妥協。 「喂。」 楓見她不講話,用手肘輕輕……

珊瑚海戀人


珊瑚海戀人 P 7
你就選。反正我是要找人結婚,又不是找個女人來愛。」 「哦,這好像還是不太好吧。」 「……你找來多少個?」 林秘書急忙數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地說:「一共十七位,少爺。這十七位小姐都是優中選優,才貌雙全,絶對……

珊瑚海戀人 P 8
學的同時找到了與媽媽交流的空間。 這個教授講課很隨意,剛剛講着點線,現在又在黑板上畫了怪怪的四維空間,然後又講起了蟲吃蘋果。 數學,不知是看透了世界,還是扭曲了現實。 正在這個時候,南宮潤輕輕地叩響了教室的門……

珊瑚海戀人 P 9
陌是真的向父親提出了訂婚的請求。可是,怎麼作為當事人的自己毫不知情呢? 冥冥中是哪種怪力量在安排,要讓自己沒有享受過程就得到了結果?那個季以陌,看起來真是蠻讚的一個人,怎麼竟會做出這種讓人以為被彈弓抽了腦袋後才會做的……

珊瑚海戀人 P 10
問。 楓伸長了腿,悶悶地回答:「是想去撞車啊,後來想到沒有拿鑰匙,就回來想去找南宮潤。然後就看到你在操場上從這邊跑到那邊,一遍一遍地,像是在找人,又不太像,很怪異。我就決定坐在這裡先看看再說。你,是不是在找我?」 ……

珊瑚海戀人 P 11
苴一把抓過床頭的鐘:七點正。小苴盯着鐘錶的指針,心中所有的怒火像要燃燒起來了一般—他只讓她睡了兩個小時! 光着腳從床上跳下來,也不管身上還穿著白色的露着香肩的吊帶睡裙,小苴衝到了門邊,一把扯開了門,大聲說:「喂,你可……

珊瑚海戀人 P 12
「楓,你剛剛做的事情很差哎!人家服務生好好地做事,你為什麼刻意去搞破壞?我跟你講啊,如果你再這樣壞下去,那麼今天晚上我就穿著睡衣參加你的宴會。」 「你威脅我?」 「沒錯,就在威脅你。」 聽了小苴的話,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