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娃嚕嫂


娃嚕嫂 P 1
文革奪去了他們的課本。」 其實我認為不僅僅如此:當人生步入錦繡前程時,上山下鄉在蹉跎着他們的歲月;當人生進入青春期時,他們卻不能談婚論嫁,而是在為回城而奔波;當人們為自己的事業大顯身手時,他們卻拖着家庭、工作的馬車,……

娃嚕嫂 P 2
十分清楚,自己最擔心的事,即將要發生了!孩子有與無已實在不重要,「只要大人平安,大人平安……」 邊推車男人邊在心裡如此念叨着。 憑藉微弱的月光,男人把女人抱到他認為最理想的地方,然後就像待產的雌鼠那樣,用手在周圍的地上……

娃嚕嫂 P 3
哈,漢語意為奴隷、奴僕。伙洛,漢語意為溝的堡子。堡子裡百分之七、八十皆滿族人。 老大的家就住在阿哈伙洛。 遠遠俯眺,如血殘陽籠罩下的阿哈伙絡,家家戶戶的泥草房上炊煙裊裊。老大知道那裡該是多麼祥和的一派氣象啊! 遠處……

娃嚕嫂 P 4
覺! 一口沒了耳朵的生鐵鍋被幾塊石頭支着,這是老大輕輕跳過溝塘的溪水時看見的。生鐵鍋下柴火正旺,且有微微青煙扶搖直上。生鐵鍋裡,咕嘟咕嘟作響,看樣裡面煮着剛剛從野地裡采來的柳蒿、汲汲菜之類的山野菜。生鐵鍋剝落的紅銹和着……

娃嚕嫂 P 5
着袖頽然偎靠在鍋台旁胡思亂想之際,突然一片極其響亮的笑聲將他驚醒。 「喲——你個瘸X,伊瘸子往前湊合啥呀?」 一個近三十多歲人稱富二嫂滿姓為富察氏的女人,一如被貓咬了似的尖叫起來。 「操!稀罕,稀罕你唄!帶個臊褲襠……

娃嚕嫂 P 6
遠處站起兩個黑影。老大心裡頓時一亮,知道那一准是他們。為了避免驚着他們,老大向前緊走了幾步,然後壓低嗓音喊道, 「哥們別怕……是我……借你們鐵鍬的那個……」 邊喊老大邊盯着前面黑影的變化。當發現黑影立着不動時,老大……

娃嚕嫂


娃嚕嫂 P 7
也裹條更生布褲子;不同的是,她褲子的補丁不像漢子那麼多,僅膝蓋處有兩塊。大概是總蹲着幹活的緣故吧,站立時褲管呈型。 第1部分(9) 冷眼一視,女人似乎淡如清水,若瞅上一會,你會發現她長得哪都像哪呢! 令人作嘔、骯……

娃嚕嫂 P 8
動了,遂將自己的女人拉到篝火旁坐下,沖老大說, 「好!只要你不嫌棄我們,今後你就叫我陳哥,她就是你陳嫂,好不!我們就像親兄弟一樣。」 望着陳哥老大使勁點了一下頭,同時也偷偷瞟了陳嫂一下。可當目光一落到陳嫂臉上,老大……

娃嚕嫂 P 9
至那股豐腴勁和風騷勁,對於男人來說無疑是勾魂!見了她,就有種想和她睡一下的慾望。這是後來一個知青發自內心的話。出工時,男人們總想和她貧上幾句或摸上一把,才心滿意足。可這一切要建立在一個度上,這個度一定要使她身心愉悅,否則……

娃嚕嫂 P 10
, 「是我……」 几乎是和聲音撞擊到他耳膜的同時,關爺扭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女人。看罷頓時暈了!因為依在自己身邊的不是別人,正是富二嫂!這時富二嫂早已將頭靠在關爺的肩上,下面的手又暗示般使勁地攥了一下。 霎時間,關爺……

娃嚕嫂 P 11
纏着關爺,近似於瘋狂了。 對於這段風流香艷之事,關爺和富二嫂倆人自是守口如瓶,且做得十分隱秘,然而老大卻知道這件事。 記得,那是去年冬天生產隊搞副業,到大和睦國營林場砍伐木材,老大和關爺同住一屋。一天晚上,老大和關爺……

娃嚕嫂 P 12
從那時起,老大確信《聊齋》和民間故事裡,常常把女人比作迷人的狐狸精,絶非危言聳聽,是可信的。除了奇異的氣息之外,老大似乎還嗅出陳嫂身上女人特有的一絲絲奶香味。 老大一直在萌生着一個微薄的慾望,想好好看陳嫂一眼而不是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