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劍雕翎


金劍雕翎 P 1
幽沉,隱隱含着英雄末路的淒涼。 那中年婦人淡然一笑,接道:「夜深了,咱們該回去啦!翎兒着了涼,又要愁煞人。」 那老者頷首揮手,正待命舟子掉轉船頭,突見一艘燈燭輝煌的巨舟,雙帆張風,直馳而來。 那巨舟似是已失去控制……

金劍雕翎 P 2
,但掩不住那高雅的氣度。 只見她緩步走近木榻,臉上泛現出訝然之情,道:「啊!你醒過來了。」 藍衣婦人輕輕嘆息一聲,道:「難婦承蒙相救,還未拜謝救命之恩。」 掙扎欲起。 哪知這,動,震動了傷口、只覺全身一陣劇痛,不……

金劍雕翎 P 3
一些,有勞妹妹多費心了。」 雲姑微微一笑說道:「姊姊但請放心,我自會全心全意的照顧他。」 蕭夫人長長嘆息一聲,道:「妹妹,千萬不要誤會我的用心,你該打的儘管打,該罵的儘管罵,這是玉不琢不成器……」 雲姑目光一……

金劍雕翎 P 4
,五日時光似乎過的比往常分外迅快。 除夕前數日,瑞雪紛飛,正是豐年兆端,蕭翎披了件輕裘斗篷,戴着頂寬邊貂帽,和往日一樣的,早飯方罷,便匆匆趕來門外,倚籬而立,遙望着那無邊無際的白雪出神。 突聽一聲長長嘆息,來自身後道……

金劍雕翎 P 5
待雲姨歸來,你就知我所言非虛了。」 岳小釵道:「如蒙得允收留,難女願充侍婢,侍奉夫人、公子。」 蕭翎搖手說道:「不行,我這樣大了,哪裡還要人伺候,你照顧我媽媽一人,也就行了。」 岳小釵星目一轉,回身對蕭夫人跪……

金劍雕翎 P 6
不停滾落出淚水。 蕭翎鎮定了一下慌亂的心神,挺身站了起來,目光一轉,忽然驚叫一聲「雲姨」,和身撲去。 一隻素手,橫裡伸來,擋開了蕭翎的身子。 耳際響起岳小釵幽淒的聲音,道:「公子不可造次,我娘已氣絶死去了。」 ……

金劍雕翎


金劍雕翎 P 7
蕭翎心中暗想:這樣高的削壁,除了生出翅膀飛上之外,如何爬得上去?他心地乖巧,雖然存疑,卻是不肯多問,緩緩閉上雙目。 原來他早已打好主意,要暗中看看岳小釵如何把自己送出這一丈多高的枯井。 只聽岳小釵道:「兄弟小心了……

金劍雕翎 P 8
一笑,更見淒涼情態。 蕭翎爬起身來,對雲姑拜下去,岳小釵卻伸手攔住了他,柔聲道:「兄弟你要幹什麼?」 蕭翎道:「我要拜拜雲姨的遺體。」 岳小釵道:「不用啦,你如一拜,只怕又要引起我的悲苦之情,現已天色過午,只怕你……

金劍雕翎 P 9
道:「這為什麼?」 岳小鉸道:「不要問為什麼,你如不肯答應,我就立時派人送你回去。 蕭翎道:「好吧!我答應。」 岳小釵道:「你好好坐著休息。」 一掀垂簾,躍出篷車。 但聞車外傳進談話之聲,只是聲音太過低微,聽不……

金劍雕翎 P 10
再伸出頭去……」 只聽車後傳來一陣厲喝。怒吼之聲,緊接着噹的一聲大震,似是兩件沉重的兵器,撞在了一起。馬車的行速,突然減了下來,人喝馬嘶,兵刃撞擊的聲音,交織一片。 岳小釵倚在車欄上,又閉上雙目,似是在想著一件沉重……

金劍雕翎 P 11
道,棄置田野之中,再選一匹健馬,套上車轅,遙指前面一座高峰說道:「把車馳向那高峰之下。」 縱身登上馬車。 那大漢心頭懷疑,但卻不敢多問,揚鞭驅車而行。 岳小釵探手從懷中摸出了兩粒丹藥,交給那閉目養息大漢服下,才輕輕嘆……

金劍雕翎 P 12
岳小釵道:「你的膽氣不小。」 蕭翎道:「縱然沒有此事,我也是沒得幾年好活,姊姊帶我廣開眼界,早死幾日,也值得了。」 岳小釵正色說道:「如非為了兄弟的安全,我也不會選擇這樣一處險要所在拒敵,你若不肯聽話,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