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劍雕翎


金劍雕翎 P 361
「正是老叫化子。」 北天尊者冷冷說道:「老夫久仰你的大名,今宵有幸一會。」 孫不邪道:「好說,好說。」 北天尊者目光又轉到蕭翎臉上,道:「小女現在何處?」 蕭翎搖搖頭,道:「令愛去處,區區如何知道。」 北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劍雕翎 P 362
,道:「尊者也請亮兵刃吧!」北天尊者道:「者夫即以雙掌奉陪。」 蕭翎緩緩把長劍還入鞘中,解下佩劍遞給了孫不邪,道:「尊者既是不肯亮出兵刃,在下也只好赤手奉陪了。」 北天尊者一皺眉頭,道:「你赤手空拳,如何是老夫之……

金劍雕翎 P 363
「那倒不是,只因你使用了柳仙子的十二蘭花拂穴手,使老夫很多精妙的擒拿法,無所發揮威力。」 蕭翎道:「原來如此。」 北天尊者接道:「老夫還要告訴你一件事,那十二蘭花拂穴手,乃當代武學中最佳妙的防守武功,除了老夫之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劍雕翎 P 364
一句,人也昏了過去! 孫不邪見蕭翎面色蒼白如蠟,人也昏死過去,知道受傷甚重,不禁怒罵道:「這老匹夫用的什麼惡毒武功,蕭兄弟竟……」 抬頭看去,哪裡還有北天尊者的蹤影。 無為道長輕輕嘆息一聲,道:「老前輩不用氣怒了……

金劍雕翎 P 365
,你要到哪裡找他?」 孫不邪道:「大海撈針,碰碰運氣罷了。」 無為道長道:「如是情勢不見好轉,只怕蕭大使難以撐過兩日。」 孫不邪道:「道長難道無法保得他多活幾日嗎?」 無為道長道。「貧道如有把握保他多活幾日,……

金劍雕翎 P 366
,傳了過來。 孫不邪心神一震,道:「哪來的暴響之聲?」 展葉青道:「傳警訊號。」 身子一側,衝出房門。 轉臉望去,只見無為道長仍然在凝目沉思,似是正在用心思索着一件十分為難的事,對那暴響之聲,充耳不聞。 只見……

金劍雕翎


金劍雕翎 P 367
動手,我一直隱身在暗中觀察。」 展葉青道:「這麼說來,沈木風也知道了。」 金花夫人道:「如是沈木風知道蕭翎在此,早已追來此地了。」 也不容展葉青再多問話,縱身而起,躍上屋面,身子一閃而沒。 展葉青望着金花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劍雕翎 P 368
已聽那展葉青述說昨夜之事,當下接道:「如若那金花夫人當真的能夠取得北夭尊者的解寒之藥,那自是萬無一失了!」 孫不邪道:「別說那金花夫人不是北天尊者的敵手,就算她能夠取得藥物,也未必會如約趕來。」 無為道長道:「這個……

金劍雕翎 P 369
醫好蕭翎的傷勢,那就行了。」 無為道長點點頭,道:「老前輩說的不錯。」 這時,躺在床上的蕭翎,忽然一伸雙臂道:「凍死我了。」 忽地一挺身,坐了起來。 孫不邪大喜道:「兄弟,你好了嗎?」 燈光下只見蕭翎的臉色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劍雕翎 P 370
我們老爺的手下?」 金花夫人搖搖頭,道:「不是……」 無為道長接道:「陸姑娘,她傷在內腑,不宜多言,姑娘最好是別再問她。」 伸手入懷中摸出一個玉瓶,倒出了兩粒丹藥,接道:「陸姑娘,讓她眼下這兩粒丹丸。」 陸……

金劍雕翎 P 371
你儘管說出口來就是。」 蕭翎道:「無為老前輩有一良策……」 無為道長道:「那是最笨的法子,如何能談得良策二字。」 蕭翎接道:「那辦法雖可救姊姊之命,但要廢除你一身武功,不知姊姊的意下如何?」 金花夫人笑道:「廢……

金劍雕翎 P 372
聲,沈木風聽得那樂聲之後,似是甚為震驚,豪氣盡消,全軍而退。」 蕭翎道:「道長精通音律之學,可能聽出那樂聲是什麼樂器所奏嗎?」 無為道長道:「非蕭非笛,似是兩種樂器混在一起……」 沉吟了一陣,道:「似乎是一種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