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單眼皮的魚


單眼皮的魚 P 1
僵硬狀態的男生。 「咳!」一聲不自然的清咳在教室中響起,英語老師氣竭地看著故態萌發的學生。每次上課,她十之八九都在看男生,花痴的程度足以進入吉尼斯記錄。>0< 沒有理會老師刻意的咳嗽聲,某人繼續盯着鄰桌的男生。唔…………

單眼皮的魚 P 2
我的心意罷了。」 畢竟她長的很難不引起人的遐想,「那——再見。」 男生隨即轉身向着遠處跑開。 ^_^ 這——算什麼啊。—_—#瞪着遠去的背影,張佳樂甩了甩手中的信,轉頭看向站在身後,嘴角噙着笑意的死黨,「妮妮,你說我……

單眼皮的魚 P 3
高中。 「還好。」 合上了手中的德國原文書,司馬彬淡淡道。雋秀的長眉,深邃的眼眸,雖是單眼皮,卻十分有魅力,希臘式的挺直鼻樑,就男人而言,他的五官精緻得過分。 「那……」 司馬橫嶺頓了頓,「你今年已經高三了吧,等高三……

單眼皮的魚 P 4
照發不誤。「既然你不打算去上課,那這次寧泉辦的文化祭你不覺得你多少該幫點忙嗎?」瞥了一眼癱倒在沙發上看著各個班級傳上來的節目報表的狄寧泉,他「好意」地提議道,畢竟太空閒了總不是一件好事,容易讓人眼紅。T_T 「你以為這……

單眼皮的魚 P 5
地撫着他的發,然後貼在了他臉頰上。細膩的皮膚,傳來的是溫熱的觸感。 T_T^ 是人,他是真的存在的,而且還有着一雙美得驚人的眼眸,古典似的單鳳眼,單而大,黑白分明的眼珠,如同黑珍珠般沉得讓人琢磨不透。 等等,眼睛?……

單眼皮的魚 P 6
葉承文或者赫今一了。」 衛月妮篩選道。_? 「不知道。」 張佳樂頗遺憾道,早知道那天離開學生會辦公室的時候應該先問問對方到底叫什麼名字才是。現在的她,除了知道那個帥得一塌糊塗的男人曾待在過學生會之外,別的便一無所知了。……

單眼皮的魚


單眼皮的魚 P 7
同一般。現在只求小樂去學生會千萬別找到司馬彬,然後,過幾天,她也許可以打消小樂的這個念頭。 心動不如馬上心動,既然是要說,那不如現在就去找對方說,只不過,現在已經是放學後的社團活動時間,不知道司馬彬還在不在學生會。^0……

單眼皮的魚 P 8
無不良嗜好。」 頂多就是愛看帥哥了點,不過這點可以忽略不記。「這樣我們就不算是陌生人了吧。」 她笑對著他道。如果他還嫌不夠,她可以把她家的門牌號碼外加她上個學期期末的考試成績一併報給他。^____^* 他定定地盯着她,……

單眼皮的魚 P 9
他的,讓他只屬於自己。 * * 為什麼,他沒有避開她的手呢?如果他有意不讓對方碰的話,她的手根本不可能碰到他的臉。修長的手指撫過剛纔被碰觸過的臉頰,他竟然會為了她的話迷惑,甚至去吻了她。也許只是想要試探吧,想知道她是否……

單眼皮的魚 P 10
嚼嚥下,「因為除了學生會的人,沒有人會坐這位子。」 「為什麼?他們怕你?」她好奇道。近乎于欣賞地看著他的動作,一種渾然天成的貴氣,即使只是簡單的用餐,也被他體現無遺。=^_^= 「不知道。」 他不置可否地抿了抿唇,……

單眼皮的魚 P 11
着白眼。這是什麼歪理啊!—_—b 「張學妹,聽說你喜歡的是學生會的司馬彬?」又是一道詢問的聲音,只不過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哽咽。T_T 「嗯。」 點點頭,她看著這個不知道是不是暗戀司馬彬,現在跑來問她這事的學姐了。—_—……

單眼皮的魚 P 12
分明的臉上有着一雙攝人心魂的眼眸,如獵鷹般審視的眼神讓人不覺有種臣服于其下的感覺。即使對方只是把雙手幽閒地插在褲袋中,但卻依然可以感覺出他的強勢。 絶對男人中的極品,強忍住吹口哨的衝動,張佳樂在心裡讚歎道。以她看了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