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遼室情仇


遼室情仇 P 1
晃動,她為什麼看不清楚。她好痛,全身都在痛, 她不是剛剛拜了堂嗎,為什麼相公要對自己這麼凶? 為什麼? 如果可能,她可不可以選擇忘卻,讓她再是花家寶貝的么女,夫婿手上的珍寶,讓她 忘記這一切,天,讓她忘記……

遼室情仇 P 2
聽不懂,那我用漢話 好了。」 「我要帶你走,好不好?」 花璃就等着這句話,她突然撲入蕭邪的懷中,緊緊的圈着他。 「喂,你好不要臉!」耶律紅除了跳腳,別無他途。 「別怕,別怕!」她顫抖的小身子讓蕭邪即使還……

遼室情仇 P 3
傑出在於金鈴的響聲, 若是錯了節拍,就會亂了音樂。然而節拍的舞動在自己所想所感,不一定有固定的動作, 音樂是因人而異的,因為每個人心裡的節拍不一樣,因此奏樂者要求也非常之高,兩人在 編排之時要有很高的默契和技……

遼室情仇 P 4
升高,一滴熱燙的水滴在她的頸項上,緩緩滑下,花璃忍不住睜開眼睛。 耶律瞻正凝視着她,眼中是她不明白的神色,象捕食的野獸,兇猛地讓她打了個寒戰。 「不...不要.....」不要什麼,她不知道,但他的眼光讓她害怕,莫……

遼室情仇 P 5
方,放著兩件孩童的衣服。花璃心中一動,湧上難 以理解的滋味,隱約覺得這似乎和耶律瞻恨着自己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她靜靜退開,胸 中卻悶悶的,離開屋子好遠,仍忍不住一再迴首。 深夜時分,耶律瞻卻來到她的小屋中,狂……

遼室情仇 P 6
進來,翻了花璃一個白眼,才在耶律瞻身邊坐下。 「下午就出發。」 兩人開始用契丹話,而花璃更是伸長了耳朵。 「天冷,哥要多帶些衣服。」 耶律紅不放心地囑咐,花璃卻是心中一動。厲大哥前來, 只怕小戰免不了,而以耶……

遼室情仇


遼室情仇 P 7
過他沉睡的樣子,花璃有些出神,往時事後,她總是立刻背過身去,很快就下 了床,不願多看他一眼。 耶律紅在一旁守着,大概是怕她藉機謀害,既然如此,何必還讓自己來呢?花璃暗忖, 手上仍是勤快地做好工作。 忙了許……

遼室情仇 P 8
瞬,他「撲通」地倒在花璃面前。 好險,若這一擊不中,她也沒把握會發生什麼事,是蕭邪殺了自己,或是自己殺了蕭 邪。 「對不起了。」 花璃迅速將蕭邪綁起,塞住嘴巴,用力地將他推入木屋的小床底下。 一切都那麼順……

遼室情仇 P 9
花璃的背上,這一仗,賭的是兩個人的命運啊! 他在賭可否相信自己,花璃明白,可,他怎麼敢下如此大的賭注呢! 兩軍果然各自退開,直到接到消息的厲兵趕到。 「耶律瞻,放開她,我放你一條生路。」 厲兵沉穩地喊道。 ……

遼室情仇 P 10
住,只怕你要受更大 的折磨。」 花璃堅強,但是始終是個小姑娘,感情豈能如他控制自如,而且她自小才智高絶,不 是尋常女子,家學淵源又讓她深具愛國之心,若是對耶律瞻動了情,只怕她自己就會將自 己逼瘋。 「厲……

遼室情仇 P 11
一眼。她用眼神堅定地告訴她,不要辜 負了她的犧牲。 痛苦催化了花晴的憤怒,快刀落下,立時斬退近前幾人,她也躍上馬背,卻是向宋軍 方向而去。眼淚落下,洗不去的是滿心的傷痛和憤慨。 李正春和大部分手下緊追花璃……

遼室情仇 P 12
瞻哼道,瞬間拉下臉色,將阿古泰僵在原地。 打仗,打仗,十數年戎馬生涯,又換得什麼?花,厲兩家在上次戰爭之後入罪,上了 年紀的花元帥據說病死獄中,厲兵也是他的牢犯,大仇得報,深深記恨的女子也死了,他, 突然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