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一絲


一絲 P 1
結下一次的循環。變化才能產生能量,於是時移世易,事過境遷,喜劇悲劇一撥撥過去,正劇閙劇一撥撥來臨,象是大海裡層出不窮的咸帶魚。 2001年的4月1日,下午4點13分,一個醞釀已久的五點循環,終於在深圳結成了。 最……

一絲 P 2
要存在的問題,都理個一清二楚。 甄琰撩起面前的散髮,那些霧靄頓時沒了蹤影。不再晃蕩的相框裡,微笑嘴角的嘲謔味道,卻是越來越濃了。甄琰恨恨地瞪了劉鑫一眼,想抬手悶倒他,停了陣兒,終於還是沒有。只猶疑不定地轉過身,睡向另……

一絲 P 3
十五分鐘,2001年4月1日下午4點13分到4點28分,不過是時間長河的一個瞬間。 瞬間過去,剩下的就只有一片空虛。 天空越發晦暗莫名。 第1章 命運不過是個婊子,有錢有勢的人怎麼搞她都可以。小小一點預……

一絲 P 4
都沒有,還想不想繼續在公司幹下去了?」 「對不起劉總。我是看氣氛不好,想開個玩笑緩和一下,真沒什麼責怪她的意思。對不起!」 見小張也笑了,劉鑫這才溫和地說:「大家來想想看,怎樣才能徹底搞定羅漢。」 「你使出……

一絲 P 5
沒有足夠的吸引力,還是把我當成了坐懷不亂的正人君子?或者,其實,只是她比較善於掩飾自己,七情不上面而已?都有可能,也都不大可能。自己還真是一點都不瞭解她呢。 除了那雙似曾相識的眼睛。 劉鑫甩甩頭,將煙捲叼在嘴上,擦……

一絲 P 6
的好。更何況,他已經無法壓抑住自己狂吻那雙眼睛的強烈慾望。 他可以不喜歡她的人,卻不能不為那樣一雙眼睛沉迷。有些時候,眼睛只是眼睛而已,和擁有她們的人可以毫不相干。 「那……」 發現自己的聲音竟有些顫抖,劉鑫清清嗓……

一絲


一絲 P 7
衣的紐扣,彷彿裡麵包裹着的,並非一具可以揉搓擠壓的肉體,而是一座吹彈得破的雪雕冰塑。有意無意之間,他的手指又會划過几乎每一處漢白玉般的溫潤肌膚。偶爾還能如願地帶出一片寒風吹拂般的顫慄。 只要不是歡場老手,沒有幾個女人能……

一絲 P 8
還是順着輕微紅腫的面頰,無所顧忌地淌了下來。「我……我……」 劉鑫靜靜地看著徐暉,直到她眼淚稍歇,抽噎漸止,才又溫言道:「說吧。我會儘量幫你的。」 良久,徐暉仍是執拗地搖了搖頭。「真的只有我說的那些。」 ……

一絲 P 9
劉鑫越發躊躇起來。連忙從行李箱裡拿出手機,撥通公司。 「劉總,您回來啦?剛到嗎?」秘書小陳嬌糯的聲音讓他神志為之一爽。「是啊,剛到。這兩天都有些什麼人找我?」 「公事都沒什麼要緊的,我還是不說了,免得影響劉……

一絲 P 10
」甄琰這麼反問着,聲音轉而柔媚異常。「這麼長時間沒見,人家想你了,不行麼?」 劉鑫立刻就楞住了。他實在沒有想到,甄琰居然會和他講起了感情。第1次上床之後,她就很明確地表達過她的目的,要他負擔她將來出國留學後的全部生活……

一絲 P 11
!看來今天真是太累了。百般防範之下居然還是被她鑽了空子。假如不趕快想辦法輓回一些失去的分數,今後只怕會很難控制得住她。 想到這裡,劉鑫清清嗓子,沉聲問道:「這孩子是誰的?」 甄琰猶豫了片刻,才說:「這個好象不關你的……

一絲 P 12
容易流產。」 劉鑫甩開她的腿。「那你還跑來招惹我?」 「我……」 甄琰頓了頓,仔細斟酌着措辭,「我沒想到你今天這麼厲害。」 劉鑫心中一陣得意,折磨甄琰的慾望不由淡去了很多。何況現在他已經不能再裝糊塗,弄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