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水晶公主


水晶公主 P 1
頭放進她的嘴巴是在幹嘛勒?!—— 正文 楔子 巴西首都巴西利亞,沙克洛夫的宅第。 一個仲夏的喜慶午後,空氣卻濃濁得令人胸臆一窒。 「莉莉安,恭喜你如願以償嫁給巴西最有價值的鑽石單身漢!」一個與准新娘容……

水晶公主 P 2
見明顯。 「敝姓陳,陳曦,我是巴西水晶礦產研究協會會長的機要秘書,沙克洛夫先生特別要我來接你到專門為你準備的別院休息。」 老太太說得溜極了,其中卻夾着不屬於她年齡該有的慧黠,還有那麼丁點的詭計。 「別院?!不是紫……

水晶公主 P 3
參加水晶研討會,而耍賴沒去日本接四姐回家,他們也不必那麼凶嘛!要罵好歹也等到她回家再罵呀。 「回家」這兩個字登時像一記古鐘,喚起她僅存的意念,旋即眨亮那雙猶似水晶的眼瞳,認真地聽著一土之隔的聲音…… 「有人在嗎?……

水晶公主 P 4
表達他的一一關懷。 是關懷吧?!因為……她啞了嘛! 唉,如果,有機會——他要治好她! 突然間,他很想聽聽她的聲音……那會是什麼樣的聲音? 紀曼菲聽話地再次爬回他的背上。 其實,打從她為他包紮傷口的那一……

水晶公主 P 5
人及所有人員造成的損失而求償,現今留下醫藥費,只期望你別再為敝礦場增添麻煩。 卡卡拉山礦場留 「小姐,你醒了。」 護士這時也來到紀曼菲身邊,「剛纔你的秘書小姐說,你一醒請撥話給她,她就會來接你。」 「秘書?……

水晶公主 P 6
於一個霸佔我床位的女人而言,我的聲音算小的了!」他仍舊夾着火氣而言。 「有沒有人告訴你,你真的很無禮!」她才一發言,又被截話。 「有沒有人告訴你,你少一根筋!我沙克洛夫絶不會讓女人住進夢之園,更別說為女人準備花!……

水晶公主


水晶公主 P 7
有那麼點的……興緻。 女人不該都是水做的嗎?不是該像水一樣的柔情、像水一般的多淚? 只是他不知道紀曼菲也似水,但卻似水有容乃大,似水千變萬化,上天給她什麼容器,她就呈現哪種風貌,她可以是小溪,可以是巨濤,甚至是山……

水晶公主 P 8
彿呼應「水晶研討會」而裝扮的,她的火熱晶璨與身邊男子的冷驚俊碩,有着鮮明而搶眼的對比。 跨入會場,她便以女主人之姿面向群眾,頷首爽笑,「歡迎!歡迎!」 一路走來,她沒忘記任何一個賓客的名字,令在場的所有人有着賓至……

水晶公主 P 9
起,一時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欣喜,竟忘了此行的目的。」 波光輕輕一溜,紫水晶的流蘇再次相互撞擊,發出清脆悅耳的音符,同時擰亂了沙克洛夫與尼爾森一直以來平靜的心湖…… 只有一個人例外一一莉莎。她忽然驚覺紀曼菲很像一個……

水晶公主 P 10
「美礦」,如波似濤的嫉妒與艷羡的眼神,一波波地打向一直紋風不動的沙克洛夫身上。 他僅是以冷魅幽邃的眼,睇着台上紀曼菲那雙紫晶瞳眸,嘴角不忘掛着一絲笑,那笑卻帶著玩味的優越及撲朔迷離的詭譎。 而紀曼菲紫眸輕淺翻飛,……

水晶公主 P 11
「是嗎?」沙克洛夫夾着莫測高深的口吻,瞪着那張無可擊懈的容顏。 「是!有誰能比我更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被他這麼一譏諷,有些抹不下臉,更激起她的反彈。 「哼!是心理因素吧!」他顯然知道她的用心。「你最好識大體……

水晶公主 P 12
!」粗獷無禮的聲調,冰冷地教人生恨。 「我有沒有以天為幕、以地為枕的本領,只有我最清楚,不准你妄加貶低我的能耐!」她真想拿根鎯頭敲醒這個冥頑不靈、又自以為是的大男人。 「女人!」最會自我膨脹!沙克洛夫冷冷地瞅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