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蘭陵繚亂


蘭陵繚亂 P 1
更是姿容絶艷,竟還勝過這女子幾分。男子含笑望着她,緩緩地開了口,「翠容,你這麼喜歡櫻桃,如果這一胎是女兒的話,不如就乾脆取名櫻桃吧。」 翠容抬眸望着他道:「櫻桃,櫻桃,倒是很可愛的名字呢。」 她的聲音不是讓人一聽即……

蘭陵繚亂 P 2
這麼決定了。」 「那明日我就把孩子們的名字上報宗室。」 他像是猜到了她想說什麼,低聲道,「我知道你不要名分,可是我們的孩子卻不能無名無分。」 翠容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這些天我可能不能過來了,還……

蘭陵繚亂 P 3
如果女兒不是女兒,劫數就可以破解了?」 「原來如此!」高澄也立刻反應過來,「如果將櫻桃當成男孩來養……」 「的確如此。」 僧人隨手拿出了一根編織精美的紅繩,「將它系在你女兒的手腕上,記住,到她年滿十八歲時才可取……

蘭陵繚亂 P 4
「過來嘛,」他將恆伽拉到湖邊,「這裡養了很多漂亮的鯉魚哦,可好看啦。」 恆伽不疑有他,上前了一步,低頭往湖裡看去。 孝捂嘴賊賊一笑,趁着他彎腰的時候,抬腳就朝他的屁股踹去。就在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恆伽的後面……

蘭陵繚亂 P 5
嘆了一口氣,「做你想做的事吧。不過,翠容只是個鄉野村婦,那個位子是無論如何也不想坐的。」 他的臉上露出一抹不悅,又按捺了下去,低聲道:「好,好,我們以後再談這個。」 翠容見他面色不悅,也趕緊轉換了話題,「對了,再過……

蘭陵繚亂 P 6
孝琬看了看孝,忽然笑眯眯地拉起了她的手,「四弟毫無扭捏之氣,真是讓人歡喜,我是你的三哥孝琬。」 高澄見他們兄弟幾個其樂融融,不禁大感欣慰,正好幾位賓客過來向他道賀,他轉身應酬了幾句。 孝見爹沒有注意她,便將……

蘭陵繚亂


蘭陵繚亂 P 7
還是和九叔叔玩捉迷藏比較有趣,想著,她又將目光投向了高湛,卻發現高湛正若有所思地望着高洋,眼中閃過一抹幾不可見的微光。 大家……好像都有點怪怪的…… 正在小孝迷糊的時候,孝琬站起身來,手裡持着一卷畫軸道:「爹爹,……

蘭陵繚亂 P 8
的身上,柔聲道:「小心感染風寒。」 「子惠,看,那株楓葉紅了。」 翠容指了指庭院中一株開始泛紅的楓樹,「還記得每年秋天,你都會帶我去看紅葉嗎?」 「我怎麼不記得。」 他溫柔地環住了她的腰,「今年也會帶你去看,只……

蘭陵繚亂 P 9
是劍的主人。 翠容大驚,只聽得帘子外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夫人,你和孝都沒事吧?」在聽到這個聲音的一瞬間,翠容渾身一震,伸手拉開了帘子,顫聲道:「斛律大人,是您嗎?」 孝也在此時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帘的……

蘭陵繚亂 P 10
她像隻小貓似的蹭在了翠容的身上。 翠容一愣,連忙摀住了她的嘴,「這種話在別人面前不能說哦,一定要記住,在別人面前,你是個男孩子。」 這幾年,她已經將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女兒,令她感到奇怪的是,女兒並沒有表現出十分的……

蘭陵繚亂 P 11
刻興高采烈地拉著虎兒就走。 「早點回來,娘給你做了最愛吃的截餅。」 長恭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忽然停住了腳步,轉過身看了看翠容,對她露出了一個葵花般燦爛的笑容,「娘,我很快回來。」 長安城裡,一如往常的熱閙。……

蘭陵繚亂 P 12
沒想,抽了出來就朝他的臉上划去。 少年略略偏了偏頭,刀鋒正好划過他的臉,留下了一道長長的血痕。他反手打落了她手中的匕首,不怒反笑,「小小年紀,出手居然就這麼狠,好啊!老子沒救錯你!」 長恭被這一刀喚回了些許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