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六翼天使


六翼天使 P 1
擺渡,每隔一個小時一班。住在G島上的居民很少,有的以打魚為業,有的以手工藝為業,還有的就是普通的農民,種些小菜小瓜,他們自有親人在城市工作。他們其實很幸福,因為G島非常美麗,極其安靜,可是隻要半小時,他們就能到達繁華的城……

六翼天使 P 2
我一直、一直都羡慕她,甚至嫉妒她那麼漂亮、那麼靈氣……直到她被你外公趕了出去。 已經有九年了吧,我是一年比一年想她,擔心她。你是替我和你外婆去的,外婆老了,她特別想你小姨!你明白嗎?」媽媽把地圖冊拿過去,隨手翻着,接著……

六翼天使 P 3
小果子,示意我趕緊吃。我反而拘束起來。男人就說,你吃吧,你要等等才行。 我說,為什麼要等呢?你認識照片上這個人嗎? 他看看照片,又看看我,突然問我,是你姐姐? 我笑了。搖搖頭。不打算向他解釋什麼。 他假裝明……

六翼天使 P 4
從畫中走出來一樣,手指冰涼而脆硬,撥開我的遲疑,撥開矇住她的傳說,撥開我們之間的夜晚。她笑了起來,她攬着肩膀,將我拉入了她的畫中,猶如最虔誠的畫家用最純淨的顏色塗抹出的光芒,我們站在一幅油畫裡,看著彼此,久久都看不夠。 ……

六翼天使 P 5
然後就撒手一甩,讓它們肆意地在海水裡玩耍,直到被推上海邊,在陽光下靜靜地等候主人。 我光着腳,有海水不停地衝上腳背。我的注意力終於從小姨身上轉移了。我緊緊地盯着豐富的海邊,哪怕一段黑色的樹根都會讓我看上好幾眼,總覺得……

六翼天使 P 6
裝了一些茶葉進去。阿貴這才點頭。 他迴轉身子往外走。這時,他看到了我。 他有點慌張。他追上我,用非常緩慢的普通話說,「不要告訴她——這些茶葉——很貴!」 我茫然地點點頭。我覺得這個男人有很多心事的樣子。為什麼隱……

六翼天使


六翼天使 P 7
你們溫着了。我進去了。 明天要去城裡買東西,你要帶什麼嗎?」 「阿貴,帶點女孩子喜歡吃的零食、牛奶之類的吧,我還是老樣子,要一些藥水和膠捲。這裡多買些彩色的。黑白的還有。」 「哦。」 阿貴不住地點頭。他走進去……

六翼天使 P 8
是懷疑着,小姨是如何在這樣的環境裡生活了八年的?僅僅有阿貴? 《十八歲》第1章11 連續一個星期,小姨常常出其不意地給我拍照。有時我們也去海邊。我們歡快地奔跑,也安靜地坐在樹根上。小姨還讓我嘗試爬樹,於是我生平第1……

六翼天使 P 9
到的新校園就像一個小橋流水的花園。之所以說是「花園」,並非是因為很多鳥語花香的存在,而是各色人等充斥着河邊和草地,常有情侶,故而滋生出一種青澀的甜蜜。至于校舍,已經是其次重要的了。 我感覺,那些零散的教學樓就像是花園裡……

六翼天使 P 10
、系裏寫黑板報、海報,有時也叫我寫她的作業、乃至給男生的信。有一些,我就索性拿回家裡寫。我不喜歡在人來人往的團委辦公室或者學生會裡寫字。那裡經常聚集着各系、各年級的活躍分子,他們逃課在學生會打牌、打電話、聊天,甚至晚上約……

六翼天使 P 11
她在問張庭。 張庭說:「這個星期還去?」 「為什麼不去?閒着也是閒着,那裡又熱閙又長見識,還能健身呢,我就當自己去健身。」 「我不是很喜歡『Love In Night』。我就不去了吧。」 張庭沒有看笑陽那充……

六翼天使 P 12
攤出來,放在桌子上,她們說,你隨便用。 我不用。我只是從包裡拿出我的一盒粉餅和一隻粉紅色的潤唇膏。三分鐘後,我就沒有事情可以做了。 直到她們兩個上完了眼影、睫毛膏、口紅,才注意到我。范笑陽說我「清湯寡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