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那個人,前夫


那個人,前夫 P 1
一切,她憑什麼認為與她新婚不到一個月的他會義無反顧的對她不離不棄?她憑什麼? 她不怪他,真的不怪他,只是覺得心很冷,覺得這只結婚戒指戴在手上很可笑而已。 嘴角輕揚的一笑,她將戒指從手上拔下來,起身離開座位的同時,將手……

那個人,前夫 P 2
反顧的表示,「重點在於你想不想生下這個孩子。」 谷以嵐無言以對。她想,她當然想要這個孩子,想知道他是男是女,生出來會長得像誰,可是她怎能平白無故又厚臉皮的接受才剛剛認識的段又菱幫忙呢?況且除了生活之外,她還得還債,所……

那個人,前夫 P 3
感覺。邵覺是卓翔的朋友,他會不會也跟卓翔一樣對她充滿了誤解、懷疑與敵意,然後連帶的讓又菱姊也對她產生懷疑?如果又菱姊最後選擇相信她的枕邊人,那她是不是又要被傷一次呢?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不湊巧的事呢?為什麼又菱姊的老公……

那個人,前夫 P 4
,希望他能支持她的決定。 無奈的看著老婆,又皺眉看了谷以嵐一眼,他猶豫了一下,這才勉強點點頭。 「你看吧,根本就用不着擔心。」 段又菱安撫的對她說:「你現在只要趕快把病養好,然後保持心情愉快,不要胡思亂想,這樣孩子在……

那個人,前夫 P 5
說的,你幹麼這麼生氣?」她皺眉嬌嗔。 「我叫你滾開,你是耳聾了嗎?」他冷冷的說。 她又愣了一下,雖然有點被他的怒氣嚇到,但是又覺得不甘心,她從小就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長大,長大後周遭的男人又一個個對她言聽計從、溫柔體貼,……

那個人,前夫 P 6
卓翔一邊搖晃着酒杯裡的酒,一邊以不在意的口吻輕描淡寫的說。 「我知道,但是為什麼?我以為你愛她。」 邵覺看著他。 他還記得卓翔第1次跟他提起谷以嵐時那種痴狂、興奮的模樣,所以對於他在一個月後突然決定閃電結婚,他一點也……

那個人,前夫


那個人,前夫 P 7
話,等你被我找到,你就死定了! 「對,我還愛着她。」 想通一切後,他胸口的壓力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還以為你會繼續鑽牛角尖,鑽到天荒地老。」 邵覺驀然鬆了一口氣。 「你其實知道她的下落對不對?」擺脫了猶豫與鬱悶……

那個人,前夫 P 8
不是你老婆了吧?」她仍然揚着笑。 沒想到她會這樣說,卓翔不禁愣了一下。 「以嵐,你應該知道你前夫喜歡喝什麼飲料吧?你去幫他點一杯,我請客。」 段又菱轉頭對谷以嵐交代。 「好。」 谷以嵐點點頭,轉身要走,卻被卓翔扣住……

那個人,前夫 P 9
天換做別人遇到像你這種情況也會選擇和你做一樣的決定,況且當初說要離婚的人是我,所以我沒有什麼好恨的。」 她平靜的表示。 「別騙我。」 「我沒有騙你。」 「那麼如果我說我想和你復合,你應該不會反對嘍?」 谷以嵐……

那個人,前夫 P 10
麼態度這麼堅決,難道說他知道她懷孕的事了,這麼做的目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她腹中的孩子? 她驚疑不定的看著他,神色丕變。 「你怎麼了?臉色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難看,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卓翔緊張的問。 「沒事。」 她低下頭……

那個人,前夫 P 11
安靜、隱密的位子嗎?」他微笑道。 她獃若木鷄的看著他完全無法反應。 「啊,我找到了,那個位子看起來還不錯,我就坐那裡好了。」 無視她獃滯的反應,卓翔輕鬆自在的說道,然後自動自發的走到他看中的位子上坐下,開始將他差……

那個人,前夫 P 12
壞了店裡的氣氛,我們的咖啡店不是叫幸福咖啡店嗎?顧名思義,這裡應該是充滿幸福的氣氛才對,根本就不需要為了我的過去把氣氛閙僵,不是嗎?」她迅速的解釋。 「我們這裡太幸福了,偶爾有點不一樣的聲音也不錯,這樣可以讓那些過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