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P 1
想要有個爸爸想很久了,他很滿意這個新爸爸,至於他有小孩的事實,倒 不足以構成他的困擾。 媽媽終於來敲房門了,他從床上一躍而下,乖巧地穿衣,甚至連媽媽為他套 上那件背後有一隻泰迪熊的紅色夾克時,他也沒有出聲抗議。 ……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P 2
。有庭院的家不「助教,我們要回學校去拿嗎?」少英看著開始把一堆檔案資料收進手提包裡的曾子黎。 曾子黎抬頭,柔潤的唇綫拉出甜甜的笑容。「不用,有更簡單的方法。」 她站起來,在眾人的圍視下,走到門前,伸出纖纖玉指,按下……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P 3
雅——哎喲廣她話還 沒講完,被人從背後狠狠擰了一把,手裡端的綠茶濺了出來,灑在白色地毯上。 「哎喲!慘了!」少英哀叫一聲,「助教!你家地毯被我給毀了!」 「沒關係,毀了就扣你的獎金廠曾子黎笑着到廚房裡拿抹布。 一……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P 4
的天才,無論做什麼事都輕而易舉,事半功倍? 她坐在餐桌旁看他利落的身手,不知道是不是自幼失去父親的緣故,霍翊從 小就相當獨立,聰明的頭腦再加上超齡的自製力,他處理事情向來冷靜而有條理, 在他們雙親死後,她常常有一種……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P 5
給他的生日驚喜。 出租車很快就在新生南路的一條巷弄裡停住,曾子黎付了車資,爬上公寓的 三樓。伸手接了門鈴,沒人來應門,她從手提包裡拿出王恰威給她的鑰匙,自己 開門進去。 客廳沒亮燈,王恰威一定是早早就上床養病 ……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P 6
淺明暗的光舞一一這景象應該是美麗的, 可是她卻心情沉重地盯着它出神—— 十分鍾不到,一輛白色雅歌疾駛而過,在她前方發出尖鋭刺耳的剎車聲,接 着倒車回到她身邊。 霍翊打開車門,快步走向她,在她頭頂撐起傘。兩人的距離……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P 7
,拿枕頭矇住臉,夏天的早晨總讓人賴不了床,真討厭! 討厭的鳥叫,討厭的陽光,討厭的一天! 今天為什麼不刮颱風呢?最好把研究室整個吹垮,讓她一個月不用上班。 可是外頭陽光燦爛,天空連一絲浮雲都看不到。她呻吟一聲,全世……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P 8
肋骨,連自己都聽得清清楚楚。 「呢廣她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只能發出無意義的單音。 他緩緩俯下頭,嘴唇離她唇邊不超過五公分,她吸着他嘴裡吐出的煙味,惶 亂地張眸看他匯一有那麼一瞬間,她以為他即將放肆地吻她。 沒想……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P 9
他來說都是一種酷刑。 曾子黎靠近他,還沒觸及他,即感受到他身體不尋常的熱度……「詡,你在 發燒廣她驚喊道。 「燒死算了。」 他模糊地說了一句。 她一摸他額頭,燙得嚇人。 「你有沒有去看病?」 霍翊沒理他。 ……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P 10
皺起眉頭,「怎麼搞的?全身濕淋淋的,也不擦一擦!你還在生病!你到底知不知道如何盡到一個病人的職責?」 「我好了。」 「好了也要把頭髮弄乾啊,坐下!」她站起來,推他坐下,拿了乾毛巾,站 在他腿間替他擦頭髮。 霍翊……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P 11
成情侶? 他聳聳肩,「別說差四歲,縱使是差十歲我都不在乎。」 不在乎的態度,漫不經心的神色,卻道出最堅定的決心。 他向來如此,腦袋比一般人都來得聰明冷靜,從小就懂得運用謀略去達到他 要的目的,也十分執着他的……

別喊我弟弟梅心白 P 12
子都看不到了。 她挫敗地垮下肩膀,獨自跪在地上收拾這片狼藉。‘ 「怎麼回事?」 低醇的嗓音突然在她頭頂上響起。 曾子黎抬頭,狼狽地撥開擋到視線的髮絲,看到霍翊高挺地站在眼前。 他正皺着眉頭,環視屋內這片凌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