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P 1
于自我陶醉中,為別人的怪異眼神找最合適的解釋。 「不錯的建築,好象哪個影視城?」邊逛邊做評價。 「這是在拍的哪齣戲啊,攝製組、導演呢?」司徒翊兒東張西望起來。 「這位大叔,請問這裡是什麼影視城啊?」司徒翊兒拉住一個……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P 2
臉上的粉跟刷牆壁一樣,一身艷紅的衣服格外刺眼,賓客來往絡繹不絶。 「哈,沒想到讓我見到了古代的妓院,真不枉此生啊。」 看著那艷紅的門面,鮮艷的服裝,擁擠的人,司徒翊兒頓感來勁,像寒冷的冬天喝了一杯熱開水般,心靈都被滋潤……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P 3
是一些地位顯赫之人,賓客帶金佩紫,互相打躬作揖。 司徒翊兒由丫鬟口中得知,展府是京城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富甲一方,展老爺娶了五房姨太太,而且有心想納白蕊鬱為妾,展府四個公子,三個小姐,因為基因優良,公子和小姐們個個遺傳……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P 4
爺,展馭及,老鴇笑眯眯的哈腰問道。 「把剛纔進來的小姐叫來。」 「剛纔哪個小姐啊?」剛纔進來的人也太多了,老鴇一下子也想不起來。 「綠衣服的姑娘。」 「展公子說的是翊兒嗎?」老鴇愣了一下,忙慌亂的解釋道,「翊……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P 5
展府的生意如日中天呢!」展馭及還是那副弔兒郎當的樣子,他企會不知道這女人腦袋瓜在想什麼。 「哦——」 「女人的報復心不小的啊?」司徒翊兒嘆了口氣,街上那一道道殺人的目光,真扎人啊!不是說古代的女子很矜持的嗎?眼見為實……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P 6
大戶人家,衣着不緋,氣質不凡,「一定是我聽錯了。」 老鴇喃喃自語。 「這位姐姐怎麼了,難道小妹我不夠美嗎?而且琴棋書畫我樣樣精通。」 「呃……」 老鴇一臉僵硬。 「哈哈……」 司徒翊兒看了看老鴇的表情,一陣狂笑,……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P 7
八——歐陽宇那混蛋,居然告訴大哥我去妓院,本小姐跟他的梁子結大了。」 「歐陽宇,我跟你沒完。」 「稟告大小姐,外面有位小姐求見,她說她叫司徒翊兒。」 「快請快請。」 風莪芮高興的從凳子上跳了下來。 「翊兒姐姐,……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P 8
樣的畫,不似水墨畫的古樸,淡雅,只見跳躍的顏色,鮮艷的另人詫異,他撿起地上那支用的像掃帚一樣的筆,陷入了沉思。 草拂着司徒翊兒的臉,好癢,她伸手抓了抓臉,真是討厭,不時傳來她的咕噥抱怨,她繼續睡,風拓亦好笑的看了看他,……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P 9
走了出去,歐陽宇像被混凝土澆注的木樁一樣,直挺挺的立那裡。 ∽∽∽∽∽∽∽∽∽∽∽∽∽∽∽∽∽∽∽∽∽∽∽∽∽∽∽ 傍晚時分,司徒翊兒伸了伸懶腰,從床上爬了下來,迷迷糊糊的,這是哪裡啊?粗曠的床,粗曠的桌椅,素色的被……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P 10
部分 第11章 「唉……」 司徒翊兒一大早頂着個熊貓眼唉聲嘆氣。 「都怪昨天睡太遲了。」 「害人家毛孔也變粗了,臉色都變黃了,唉……睡眠真是女人的天敵啊!」司徒翊兒自言自語。 「我說莪芮妹妹啊,你整天抱著那本……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P 11
說說笑笑,時光飛逝,已到了中午時分,兩人才決定回山莊。 「翊兒姐姐,你說大哥會不會已經回來了啊?」風莪芮憂心仲仲的問道。 「不會的拉,你大哥這麼忙。」 三天兩頭不見人影的人,怎麼會那麼湊巧啊。 「那我先回房了,等……

《古代奇緣的俏丫頭》(蓬蓬裙的古代日記) P 12
怎麼樣啊?」風拓亦深深凝視着她。 「你不可以把莪芮嫁給他拉。」 「為什麼不可以啊?」風拓亦揶揄道。 「展府那老爺腦滿肥腸的,小妾個個尖酸刻薄,像莪芮那麼單純的女孩子,根本不適合在那種家族裡生活,而且莪芮性格不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