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乘龍快婿


乘龍快婿 P 1
多事做,空餘的時間實在不多。雖然寫的時間不是太久,但是藤萍自己覺得還是寫得很認真的。藤自己覺得,不知道算不算是一部搞笑的作品?藤是很努力在搞笑,但不要搞笑不成變成苦笑,那才慘!藤已經努力了,所以也有一點點問心無愧的意思,……

乘龍快婿 P 2
光棒,零食袋,海報碎片,鮮花等等的屍體——可見,演唱會是有的,只不過,已經開過了。嬌嬌改了那張票的日期——唉,她以為有多麼稀奇的事情可以看,真是浪費她的期待心情。 懶懶地看了兩眼,晃了一圈,嬌嬌不過是以為她會在這裡傻等……

乘龍快婿 P 3
俊瀟灑有魅力,你還是像個童話娃娃。你要聽好話很容易,我可以立刻說給你聽,只要你聽得下去,不會吃不下飯。」 她清咳了一聲,音調像在背書,「Shellsea,在本年度成績突出,不僅是相貌出色、英俊瀟灑、氣壯山河,近年來有越來……

乘龍快婿 P 4
哦——好奇怪——」 「反正你也不會是我的,呵呵。」 弄玉笑了笑,「人家史書說的蕭史是陸地神仙,猶如嫡仙下凡,可沒有說蕭史是這樣一個長得像嬰兒娃娃的東西。」 「喂——古代是沒有娃娃的,你怎麼知道古人不會說我『猶如嫡仙……

乘龍快婿 P 5
—」 「我們不會已經死了,這裡是——地獄?」弄玉不太確定地看著他,邊喘邊咳,「咳咳,可是我覺得我還沒有死——不然為什麼跑個步也會這麼辛苦?鬼不是都用『飄』的嗎?還是我們是新鬼不會法術,只能勞動我們兩條腿?我看《人鬼情未……

乘龍快婿 P 6
健——」她吐了口氣,「我站在這裡也不錯啊!」 「我會接住你的,不要害怕,跳過來啊,做事不試試看,你怎麼知道行不行?你不是怕事的人嘛。」 蕭史在另一邊眉開眼笑,「很好玩的。」 「好玩?」弄玉搖搖頭,「我不是怕事,我是……

乘龍快婿


乘龍快婿 P 7
知道他就是一副大嬰兒的樣子,也不能說是他往自己臉上貼金,或者他自吹自擂,他的聲音的確好聽。她並不是隨口亂贊,他也接受得很自然。 他不矯飾,弄玉發現,他不喜歡虛偽,大概,這也是為什麼蕭史可以和她聊天聊這麼久,因為她也不是……

乘龍快婿 P 8
天才還是白痴!如果不是你裝瘋賣傻來騙我,就是我笨到連一個童話娃娃都不如,可以了吧!你對!我錯!」 「我不是童話娃娃。」 蕭史提高聲音,有一點惱了,「我不是娃娃!」 弄玉頭都昏了,偶像的形象破壞得一乾二淨,天啊,誰來告……

乘龍快婿 P 9
悄聲道,「我看,我們還是——」 「逃——」蕭史早已準備就緒,非常討人喜歡地對著癸?笑一笑,在癸?被他精緻可愛的笑臉笑得獃了一獃的時候,拉起弄玉就跑。 「小姐——」癸?追之不及,她當然沒有蕭史跑步的本事,蕭史為了開演唱……

乘龍快婿 P 10
到牆上去,附下身對癸?微微一笑,「是不是?你丟了小姐,怕被責怪,看見我和你家小姐有些像,火燒眉毛不管三七二十一,硬生生拖了我回來當『公主』,是不是?公主不見了,大王會如何罰你?不是舂城旦就算了吧?車裂?還是梟首?」 「……

乘龍快婿 P 11
的,怎麼這麼用力吹,一點動靜都沒有?癸?,這個笙是不是壞掉了?弄玉本來想開口問的,不過看見癸?怪異的臉色,也知道自己吹得不對,臨時改口:「怎麼吹?」她那一臉虛心請教的表情,連她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 「笙是豎——豎起來吹……

乘龍快婿 P 12
之中,從牆上的隔孔看去,正好可以看見弄玉負手拿着那支笙,正裝模作樣望月滿庭漫步的樣子。 弄玉眼角餘光一掃,看見癸?的身影在那裡一閃,心下大定,舉起笙,姿勢標準地擺在唇邊,按住笙孔,開始「吹笙」。 那一邊癸?也慌忙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