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意亂情迷


意亂情迷 P 1
,他們卻都不願意將自己的女兒送到如此遙遠的國度。 「都是一些膽怯的笨蛋!」當公爵在早餐桌上拆開一封又一封拒絶女兒被徵召去卡瓦尼亞的回信時,這樣咆哮着。 每一封回信都有同樣的託辭:認為卡瓦尼亞不是一個十分安全而令人……

意亂情迷 P 2
「不,」秀拉反駁道:「我的祖父母都是慈祥的、溫和的老者,他們在貝都佛郡非常受人尊敬,而且我父親本身也是一位才氣縱橫……」 「啪!」一聲,她舅舅突然重重地摑了她一記耳光,阻止她繼續往下說。 「你居然敢和我強辯。……

意亂情迷 P 3
一樣,說德語或英語。」 秀拉覺得這種國王的當法真新奇。 她雖然不敢說出她的想法,但她決定自己一定要學會卡瓦尼亞文。她以前學過希臘文,所以她想現在學卡瓦尼亞文一定不困難。 公爵平日花錢吝嗇,這次他們居然取道陸……

意亂情迷 P 4
遣送國。」 秀拉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你說的全是實話嗎?」過了一會兒她問道。 「國為英國人一向比較自由、比較開通,所以我想先提醒你,」派特羅斯上尉說:「在維也納,尤其是在卡瓦尼亞是不允許你這樣直言不諱的。」 ……

意亂情迷 P 5
難以相信,凱瑟琳對她未來的臣民給予她的歡呼竟然視若無睹,絲毫不感興趣。 她好象有滿肚子的話要告訴國王前來迎接他們的首相,而完全忽視了坐在她對面的派特羅斯上尉,秀拉就坐在上尉的旁邊。 首相已逾中年,有着一雙鋭利的眼……

意亂情迷 P 6
小姐說在十分鐘之內必須把繃帶鬆開,而且立刻去找醫生!」 那個人沒有答話。他只是彎下身,抱起小孩。 當他抱起小孩時,秀拉抬起頭來看他,發現他一定是希臘人的後裔。 她從未看過一個活人這麼象她父親以前拿給她看的希臘……

意亂情迷


意亂情迷 P 7
驚訝了。 這一切都太令人迷惑不解,同時也太令人好奇了!另外還有一件事也頗令人費解。城中的貧民區為什麼如些安靜?街道什麼荒蕪無人? 一旦駛離了那些貧民區之後,花拱門、飄揚的國旗和歡呼的群眾又再度出現。 而且,現……

意亂情迷 P 8
我可不可以到我房間換件衣服?我想一小時後,國王要接見我們,你一定需要我陪侍在側。」 「好吧!不過要快點。」 凱瑟琳回答,「我要你告訴新來的女仆,如何替我打扮,而且我還要你替我梳頭。」 「好的。」 秀拉回答。 ……

意亂情迷 P 9
夜獨入深閨的時候,才會想起她父親說過的一句話:「在萬籟俱寂的時候,就能聽到上帝在呼喚人們去尋找他們心靈中的聖潔之光。」 她仍有一股衝動,想反抗她舅母認為「無所謂」的想法。那些衣服實在太醜陋了,穿了一定不會引人注意。……

意亂情迷 P 10
。」 這位侍從驚訝地看著她。 「任何重大的活動,首府都有,」他回答:「當然包括獵野豬——雖然我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以及每年在適當的季節去獵獐和羚羊。至于女士們,宮廷裡面也有許多事讓她們做,而且華琳小姐,我敢向你……

意亂情迷 P 11
,你母親使我們的家名蒙羞。」 秀拉沒說什麼,他更激動地繼續說:「我不想向任何想娶你的人解釋,說我流着貴族血液的妹妹因為嫁給一個與傭仆相差無幾的男人,而糟蹋了她自己,也玷辱了我們的家名!」 公爵的口氣比他的話更令……

意亂情迷 P 12
一下,好象在考慮她的措辭。 「而且,我欽佩他治理國家的作風。」 「他告訴你應該怎麼治理國家?」秀拉問。 「他告訴我,管理人民需要用強硬的手段,把他們完全納入控制,」凱瑟琳說:「因為他們有些是希臘人,情緒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