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的荳蔻情人


我的荳蔻情人 P 25
加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高度近視並且散光的眼睛似乎並不會影響到我夜視的發揮,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和昏死次數的增加,夜視所能夠達到的範圍及清晰度也在飛速提高中,甚至可以輕鬆看清二十幾米外僵死在蛛網上的蒼蠅身體上的每根絨毛。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荳蔻情人 P 26
的是滿身的淤痕,如果不是你的身上有個電話本,他們差點把你當成乞丐送去收容所。」 說著輕輕拍拍胸口,作出依附如釋重負的姿態。 「聽主管你的醫生說你的身體曾經受到過多次猛烈而強勁的擊打,但除去皮膚上的淤斑外,你全身上下居……

我的荳蔻情人 P 27
額頭上輕輕一吻,柔聲道:「可以睜眼了。」 這都是我和于潔經常玩的把戲,沒有想到習慣性的用到了她的身上,幸好她才只有13歲,否則還不讓于潔乃至中國人民把我殺了。 「我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好呀,早就想見識一下你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荳蔻情人 P 28
我樂意時,他比比中指罵了一聲,臨轉身回屋時道:「聽村裡的喇叭裡喊有你的一個郵包,要不要哥哥我受累去陪你看看?給我買包香煙當跑腿費就行了。」 「謝謝你了。」 我大聲的喊,然後等他興高采烈的穿上羽絨服衝出屋來,我才搖搖……

我的荳蔻情人 P 29
糟的人擋劫在門外邊呀。連冷冰冰的電腦防火牆都知道在接受新檔案前徵求主人的意見,你這個有自主思維的爛傢伙怎麼就不知道咬那女的兩口。傻貨,我罵罵咧咧的走進屋子。眼睛有意無意的瞥了鐵廠叔身邊的秦寶一眼。 平心而論,不論秦寶身……

我的荳蔻情人 P 30
上不是土就是油膩,噁心倒不誇張。 「你將就着用吧,大不了過了年咱們去石家莊買套新的。」 我信誓旦旦的道,依我的經驗來說,女人的要求多數是隨機的,而她們對此事的記性也超差,所以大可以許下諾言然後任其被遺忘在秋風中得了。不……

我的荳蔻情人


我的荳蔻情人 P 31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我的感染,特喜歡搞惡作劇。這樣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於是我們直接殺向盟哥家,將他從床上拽起來然後跑回來接着看節目。 看著睡眼惺忪卻又一臉無可奈何表情的盟哥,我心裡那叫一樂。 「你弄的這是一什麼女的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荳蔻情人 P 32
李媽媽:我父母去了哪裡,為什麼不來陪我一起過年。她就會告訴我他們之所以不能夠回家,是因為有非常要緊的事情需要處理脫不開身,可不始終不明白難道在他們的眼睛裡,世界上還有什麼東西比他們口口聲聲愛着的女兒更加重要。」 五月說到……

我的荳蔻情人 P 33
組裝的汽車,似乎虛幻的象是一場隨時會驚醒的美夢。儘管我們的汽車沒有絢目而華麗的外表,卻有着無比倫比的內在品質,每個零件哪怕只是一個螺絲都算的上出自名門,所以我開始期待起它的非凡表現了。 我坐到駕駛座裡,將車鑰匙插進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荳蔻情人 P 34
。 暴風驟雨雖然猛烈,總有停止的時刻。而我等待了很久終於撈着噁心他的機會了,將手裡的玻璃杯遞給他,淡淡道:「罵了半天準得口渴了,給你喝,要是還覺得不痛快,接着來。我擎接的意思着你。」 沒有什麼比重拳打棉花最讓人鬱悶的……

我的荳蔻情人 P 35
是。 「這是我給自己編寫的一些反追蹤程序起的名字,你想他們攔阻在程序必經的路徑上,伺機給它們以致命攻擊,不正象最具有殺傷力的步兵殺手——地雷嗎?」五月回過頭來,眨着明亮而清澈如同一泓秋水似的眸子,說道:「儘管非常倉促……

我的荳蔻情人 P 36
理秩序。我操,還不是一群免費看場子的雜碎,幾杯ox、威士忌灌下去,小娘們懷裡一坐,他們還知道個鳥呀。」 儘管罵聲不斷,盟哥卻沒有于之相匹配的激情,反而流露出見怪不怪的麻木和無可奈何。 「啊,對了,迪廳裡還有不少專門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