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傲劍道情


傲劍道情 P 1
愛人魂魄的蹤影,即使是一小片衣角,她亦心滿意足。只是她由白日等到黑夜,再由深夜盼到清晨,心裡最深沉渴求的願望始終無法達成,她每每在心碎看破後才依依不捨的下山。清麗嬌柔的容顏終年蒙上一層哀愁,自己種下的因,合該自己嘗那果。……

傲劍道情 P 2
一雙寫滿恨意的黑眸,她已被他滿腔的恨意擊敗了。 「嘖!原來真是認錯人,我還以為今日莫老闆會有艷遇呢!」一名公子哥惋惜的撇撇嘴說。 「呵!莫老闆家中己有美麗可人的未婚妻,哪需要其他野花湊熱閙。」 一名中年男子笑呵呵……

傲劍道情 P 3
墜的身子,將包袱收拾好後,便抱著她離開客棧。 ★ ★ ★ 悔園是江南最大的莊園,就連皇親貴族的府邸都比不上它的高雅幽靜,所有江南人都以能受邀到悔園為最大的榮耀。 莫道情的和顏悅色,讓他看起來像是個好講話的……

傲劍道情 P 4
抱,方纔瞧見他眼中陰沉的恨意,着實駭着了她,若非曉得他不會武功,她會以為即將死在他手中。 「我太累了,對不起。」 莫道情隨便找個理由搪塞。 「那你快去休息。」 聞言,于惜花顧不得身上的疼痛,急急推他回房歇息。 ……

傲劍道情 P 5
二十名黑衣人纏住無法出手幫饒書安。她在見過黑衣人的身手後,心裡己瞭然,難怪其他黑衣人意不在傷她,而是聽從他的命令不讓她離開杭州。 曲綾索性放棄與二十名黑衣人過招,縱身介入兩名男子的戰圈出手幫助饒書安。事情是她惹出來的……

傲劍道情 P 6
綾更多的痛苦,肩上的巨痛令她痛苦得顫抖了下,小手似想汲取他的力量以度過此刻的苦難,用力的揪緊他的衣領。 她痛苦的表情、蒼白的小臉以及不斷淌下的鮮血軟化了他的無情,他朝她輕頷首,轉身朝身後的人打個手勢,要他們只需困住人……

傲劍道情


傲劍道情 P 7
即隱藏起他的不確定,神色漠然的斜睨着她。 「我……我該叫你釋傲劍、仇嘯天抑或是莫道情?」她的喉嚨仿拂塞滿沙礫般乾澀,聲音粗啞的說。 她的話引出莫道情久積體內的仇恨,他不顧她身體的疼痛,殘忍地捏住她的下巴,冷聲道:……

傲劍道情 P 8
測寒林樓中受傷女子的身份與莫道信對那女子的觀感,一切皆往不利她之處想。等得愈久愈是坐不住,最後她煩悶的起身在涼亭內來回坡步,期盼的眼眸不住地往寒林樓的方向瞟,希望能瞧見莫道情偉岸的身影出現。 心煩意亂的她瞥見園中盛開……

傲劍道情 P 9
女子嬌俏的揚起調皮的笑靨,伸出丁香舌沿著男子的唇綫緩緩划過,可是男子未如預期中的甦醒,女子有些泄氣的垮下雙肩。突地靈機一動,她張開小貝齒把男子的唇瓣當成上好食物啃食着,白嫩的小手朝堅實的胸膛襲擊,非要男子因慾火焚身醒來不……

傲劍道情 P 10
」 男子領首答應,她是他心愛的人,他自是不會虐待她。「出招吧!」 兩人面對面的對峙着,頓時寒風四起,揚起滿地沙塵,四周靜得彷彿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見。 「不!」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女子,她因承受不住這個殘酷事實,而雙……

傲劍道情 P 11
的黑髮遮住重要部位。 曲綾紅潮滿面的拉過錦被把自己緊緊的包裹住,這時莫道情不知由何處拿來一條繩索。 「你到底想怎樣?」曲綾緊張的問道。她曾耳聞有人喜歡在床笫間玩些奇怪的把戲,五年不見,仇嘯天該不會性子大轉,連再好……

傲劍道情 P 12
為何,她都珍借現有的相處時光。 ★ ★ ★ 玄瑛端着滾燙的茶水,小心翼翼的走回寒林樓,途中證巧遇上前來挑釁的于惜花。玄瑛初入悔園,不清楚于惜花的來頭,傻呼呼的盯着于惜花與月容瞧。 「你是誰?」于惜花語氣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