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P 1
是舉凡一事皆有兩面, 站在各自的立場上,無人能夠確切的評定道理站在何方,只能端看各人的觀點, 所以雖無法置身事外,卻僅能說不予置評,而每個人頭上均有一把尺, 就看你的尺度如何去衡量? 在網路上常常看到有些激烈的言……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P 2
不若她,只能用苦讀來換取人生夢想。她們二人是雲泥之別啊!哪能拿來放在天 秤兩端相較量? 「故作不知情?太矯情虛偽了,你總是用這種楚楚可憐的姿態來引人同情的, 是不是?」她嗤地一聲,隨即嫌惡地後退一步,雙手橫胸。 ……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P 3
斷線的限制了,因為他怕自己的外遇偷腥被妻子逮獲…… 他一直小心謹慎自己的行為,她卻悲哀的以為他是出於體貼,為了節省她的 電話費,所以屢次稍候才回電…… 他整整躲了她半個月之久,在西洋情人節那天,他突然來電邀約相見。……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P 4
爸爸要你的,只要你媽別動不動就發神經,你還是 可以和爸爸在一起的。」 丁海山一見女兒畏高而嚇得不住發抖的樣子,禁不住焦 急的說。 「不,我要媽媽,爸,你快答應媽離開那個狐狸精,好不好?」丁茉莉再也 承受不住懼高而……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P 5
,我還可以再重覆一遍,那就是 --我、拒、絕!」被稱為火的男子僅是挑了挑眉,言辭極其嘲弄譏諷。 若非他不得不來此一趟,他根本懶得理他這只微笑老狐狸。 「火呀火,你這麼說真是太傷我的心了,我會找你幫忙,純粹是借重你聰……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P 6
餘別無長 物。 「媽的,我要請律師,我有權利請律師,等我請到律師,看我怎麼告你這個 瘋婆子!」被踢飛出去的中年男子狼狽的掙扎爬起,口中甚為不滿的對著一個站 在辦公桌旁的女子,不甘示弱的叫囂著。 「你去請啊,如果……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P 7
慾望,來自於她-- 「她的能力何止夠資格當上小隊長,事實上我會想要請你幫忙,原因也就是 為了她。」 唐局長不禁輕喟出聲。 看著一個能力卓越的下屬卻因為某個理由而屢屢無法高升,他心中覺得十分 惋惜。 尤其警界現在……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P 8
喜歡上她,就連她那性子都熟悉的讓他覺得彷 佛是火又回到了他身邊,所以私心裏,他儼然將她視為女兒般看待。 「是嗎?」火不置可否的說,「唐局長,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有空歡迎 你到我店裏坐坐,正派經營,不怕你來抄牌。」……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P 9
會對他那麼說,原來在某一方面,她真的似極昔 日的他,直到她來到他面前-- 近看更覺得她美的不可方物,清亮的明眸充滿著靈性,只可惜依然冷得沒有 一絲溫度,他甚至可以看見她眼底中一閃而過的厭惡。 唔,唐局長不是說她人……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P 10
懶 的性感味道,這樣的他一點都沒有同道中人該有的嚴謹和慎重。 而他外表看起來雖然有些邪佞和輕佻,可他的雙眼並不冷血噬人,亦完全缺 乏黑道之人該有的肅殺氣息。 這樣的他頂多只能說像個墮落的浪蕩子,只除了他該死的過於……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P 11
殷離促狹 的朝陳茉莉輕佻的一眨眼,然後好不無辜的對著唐局長說。 「我相信陳警官一定有原因才會這麼做?」唐局長狐疑的瞄了他一眼,不甚 信任他的說法,因為他不是第1天才認識他,於是他把目光移向陳茉莉,等著她 說明其中……

偷心極品冷感女郎 P 12
是局長你沒有看見,那個 王太太真的很可憐,她被王雄打得體無完膚不說,居然還不敢反抗或報警,這回 若不是她隔壁鄰居看不過眼,才打電話檢舉,要不然王太太不死也可能去了半條 命。」 陳茉莉說著她這回打人的理由。 她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