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船》


《船》 P 1
牆,和門上掛着的「杜寓」的牌子,他伸手按了門鈴,靠在 門柱上等待着。門開了,一個裝束得很整潔的下女好奇的打量着他,透過門內的走道和不大 不小的花園,紀遠可以看到裡面燈燭輝煌的房子,和大廳前懸滿彩色小燈泡的迴廊。花園中 顯……

《船》 P 2
文說:「你找上麻煩了, 當心我這個妹妹出題目來難你,她的跳舞是有名的,而且,她有個好歌喉,你們等會兒可以 表演一個男女對唱。現在,跟我來吧,我要介紹你認識一個人。」 說著,他拉住紀遠,把他 從人群中拉了出去。 唱機上,……

《船》 P 3
東西——」他眯起眼睛,有一團輕霧從他眼睛中 飄過去。「一些使我能夠安寧下來的東西。」 杜嘉文再搖搖頭。「我還是不瞭解你。」 「你慢慢的會瞭解,」紀遠說。音樂停了,一 支新的舞曲正放了出來。 「人就是這樣,有的人一生……

《船》 P 4
寞,隨着那喧囂的樂聲洋溢,迅速的充 塞在屋中的每個角落裡。他感到坐不住了,唱片在旋轉着:「看看我的新鞋!看看我的新 鞋!」人群也在轉動着,一對對的舞伴,手拉著手,跳成了一排:「看看我的新鞋!看看我 的新鞋!」他忽然的站了……

《船》 P 5
着地上的一張唱片。「我並不 覺得紀遠有什麼了不起,相反的,我還覺得他太世故,太虛偽,剛見他的時候,受了你宣傳 的毒素,我可能對他太坦白了,沒想到他… 」「你並沒有認清他,別太早下定論!」嘉文 打斷了她:「他那個人,不是見……

《船》 P 6
旁邊,拉開了窗帘,窗外的夜色朦腚朧朧,他燃起了一支菸。別 再想了!那些過去的往事!噴出一口煙,煙霧在玻璃窗上鋪展,幻散。 「我未成名卿未嫁,卿須憐我我憐卿!」喃喃的,他無意識的念出了這兩個句子,自己 的聲音卻把他自己嚇……

《船》


《船》 P 7
三間,前面一間是客廳, 後面兩間分別是可欣和她母親沈雅真的臥房。她才跨了幾步,就聽到母親的聲音在喊:「可欣!回來了?」「噢,媽媽!你還沒睡着?」可欣問着,一頭鑽進了母親的房間, 掀開帳子,坐在雅真的床沿上。「對不起,媽媽……

《船》 P 8
,帶著滿臉的不 同意而又無可奈何的表情,瞪視着他。 「早,阿婆。」 紀遠站住了,帶笑的點了個頭,把肩膀上的小辮子放下來。「總有一天 摔斷骨頭!」阿婆用台語嘮叨着,故意板起的臉龐上卻掩飾不住對紀遠的喜愛和關懷。「早 上起……

《船》 P 9
三天的食物,這樣算 起來,大概每人要背十五公斤以上的東西。」 「什麼?」杜嘉文嚇了一大跳:「還要背東 西?」 「不背東西,到山上吃什麼?睡什麼?」「要帶些什麼呢?」「帳篷、睡袋、水壺、毛 毯、米、麵包、青菜、油、鹽、醬……

《船》 P 10
他是個多情的人抑或鐵石心腸的人。「或 者,會有那麼一天!」不過,誰能征服這個人?跨出了房門,他回過頭來,對站在門口的紀 遠揮了揮手。 紀遠挺立在那兒,高大的身形,像一尊堅固的鐵塔。 杜嘉文開始向湘怡的家裡走去。 這……

《船》 P 11
垂了下來,眼睛裡蓄滿了淚。「人,不知道為什麼而活着?」 她喃喃的自語。為了那些夢嗎?望着那一個個在破滅的肥皂泡,每個泡泡中出現了一張 相同的臉,她咬住嘴唇,陷入深深的沉思裡。 船4難得的好晴天,太陽烘熱了每個人的身心……

《船》 P 12
跳舞!」他笑着傾聽那些山地人愉快 的歌聲,頓時間,也感染了那份歡樂氣息,張開了嘴,他也大聲的加入了山地人的合唱:「哦蘇巴那拉安多卡——達播卡達播——尼那魯嘛!」 山地人顯然沒料到這個平地人也會唱他們的歌,回過頭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