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意品悠遊


意品悠遊 P 1
,是皇帝的,江湖,是武林的。 天下大,行省多,而行省多,則意味着江湖大幫大派也多,明暗雙皇,南北盟主,三教九流,南北西東各擁一隅。 在長江中游的群山之巔,有一座七佛伽藍,這座古剎得名于古佛出世。 七佛伽藍,顧……

意品悠遊 P 2
般嬌」之美贊,也就是說:縱是一匹紅布,卻能經由不同的人穿出不同的嬌美之態,特別是經由長孫家女子親手綉制的花紋,已叫天價。說水如羅的嫁衣價值連城,絶不為過。 新人玉立,禮官唱喏:「一拜天地!」 目含喜色的新郎官側顏……

意品悠遊 P 3
在賓客眼中。 「水兒……」 男子緩緩起身,將珠放到她手心。 突然,青天白日下,一聲朗朗大笑不合時宜地響起—— 「好,好一招童子拜觀音。」 他這一招,明眼的知道,看似尋常,要使出來卻非得深厚功力才可。他身……

意品悠遊 P 4
方纔動手的那名白鬚老者。羊鴻烈坐他左手邊,拈着細瓷酒盞貼在唇邊,身體微斜,正低低在閔友意耳邊說什麼。 「那老頭是『昆吾翁』趙迪,坐在他身邊的是『六湖先生』皇甫規,這兩人算是水莊主的老友。」 羊鴻烈眼角含波,嘴上這麼說……

意品悠遊 P 5
,顯然是因為聽了男子的名字而嗆到。 「哈哈……長孫……肥……肥……哈哈,你有沒有兄弟姐妹,他們是不是叫長孫胖……哈哈……」 閔友意笑得肆無忌憚。 「江湖兒女,不拘小節,長孫肥怎麼了?」賈老三瞪了眼笑得前仰後合的閔……

意品悠遊 P 6
膚色微蜜,容貌俊儻。 「貴客光臨,可願賞臉喝杯水酒?」賀夏景沉聲開口。 「對我尊不敬,一巴掌算便宜你。」 來人冷臉斜瞥,全不將武林各輩放在眼裡。他直視賀夏景,從袖中掏出一封金箔信封,抖手一揚,信如扶搖金矢,直衝賀……

意品悠遊


意品悠遊 P 7
無數。大風吹起落葉,飄進茶棚,木奴肩頭一動,衣下肌肉微微賁起,羊鴻烈黑眸一眯,掃了對面的壯漢一眼,順着飄葉的方向向林間望去。 不知者,是林動因風。知者,是有人正以輕功穿林而過,因為人多,所以驚了野鳥。 風靜後,林……

意品悠遊 P 8
個圓圓的四蝠紋。舉手掩唇之際,可見其兩腕之間交錯盤系的天藍紗絲,紗絲在末端打結,系出兩隻小巧可愛的蝴蝶結,結下分別墜着丁香花苞形狀的香囊。 若再瞧仔細些,會發現這姑娘的比甲與時下女子穿的又不同。時下衣坊縫製和出售的比……

意品悠遊 P 9
本沒用,他正是看準了此人在江湖中的地位,才會才出手便是狠招……斂下心思,他口裡笑道:「武林中,人人皆以『南北西東』為尊,若江湖朋友知道『北池雪蓮』貝蘭孫欺負一名女子,傳出去只怕會成為他人笑柄。」 「他人笑不笑,與我……

意品悠遊 P 10
什麼聲音…… 兩手摀住耳朵,女子貝玉般的牙齒輕輕咬住下唇,視線慢慢清晰。 初墜時,腦中一片空白,彷彿闖入一片虛空之境,片刻後,呼呼風聲傳入耳,心跳開始加快。如今,那撲通撲通的心跳如隆隆雷音,似乎在胸口跳動,……

意品悠遊 P 11
獃的女子,「長孫姑娘,明知掌風襲向你,你就不知道躲一躲,避一避?」 在半空用腰帶攬過她時,他瞧得仔細,未見她有驚惶之意,神閒意定,定得讓他懷疑自己跳下來救人是不是多此一舉。直到抱住她,他才發現她全無內息,呼吸凌亂,如……

意品悠遊 P 12
這個問題避開……他抬起手,放在眼皮下研究片刻,轉而盯她,「淹兒,你到底帶了多少條絲帕?」每根手指頭裹一張帕子,他的手被她包成了五綵線團。 「六條。」 不用思考用什麼語氣詞時,她的口氣出奇的乾脆。 這個話題避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