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你一千年


愛你一千年 P 1
比,他的神情就顯得樂不可支,畢竟能讓樂觀成性的方世傑有如此這般痛苦的嘴臉出現,並不是常常能夠發生的。然方世傑卻寧願他是…… 「為什麼一定要我去?」方世傑繼續作死前的最後掙扎。「難不成你是要我這位還在度蜜月的老哥,放下……

愛你一千年 P 2
他神秘的指指樓上,那是方爸正天與方媽莊靜主臥室的所在地,「我是為你好呀!」方世桀自然知道方人傑所指為何。去年老媽莊靜發出迫婚令,方爸在妻命難違的脅迫下,只好對他們三兄弟頻施壓力,造成他們三傑只有離開這位居陽明山上占地超……

愛你一千年 P 3
,或多或少都有那麼一些些。只是那位一直不肯賣掉土地的王大同,據台中分公司負責人張經理所述,是個相當難纏且頑固的老先生,附近其它地主早已簽約並多已搬離,惟獨那位老先生死守着那片地,說什麼也不肯賣,還揚言他們如此破壞這塊靈地……

愛你一千年 P 4
捨的留戀着大地,灑下的餘暉,讓滿山片谷閃爍着如鑽石般耀眼的光芒。 方世傑啜了一口茶,嗑着王大同拿出來現寶的自製香甜瓜子,完全將自己融入在這大自然中,享受難得的清悠,繼續和王大同談花、談草、談植物。 這是他厲害的地……

愛你一千年 P 5
蒼。微涼的和風,潺潺的流水,使得湖畔野柳隨風輕蕩飄揚。 一片幽靜的大地,只見兩條小人影在裡面忙來忙去,唏嗦的響聲,破壞了原有的寧靜。此時天氣雖然舒爽,兩人卻因手中拖負的重物而在眉間流下汗珠。 「小姐,不是我要說你……

愛你一千年 P 6
這群動物讓涼竹軒顯得熱閙非凡。 但見春香一陣小跑步的衝進軒內,那緊張的模樣與軒中一派優閒的牛嬋和動物們的相比之下,更顯恐慌。『不好了!不好了!小姐。』春香氣未平,聲先出。 牛嬋打了個哈欠,眾動物也不當一回事的繼續……

愛你一千年


愛你一千年 P 7
般瀟灑的俊容。 她抱著雙膝坐在地上,自顧自的想象着。『小姐!』春香小心翼翼的推推她,『你還好吧?看你看他看得都發痴了。』 『你才發痴呢!』牛嬋伸手又是一掌。『小姐!』春香喊疼的摸着臂膀,伺候小姐已五年了,除了個性刁……

愛你一千年 P 8
!可見其耐心有多差,體力也不夠。 可愛的是,她竟如小貝比在吸奶嘴般的吮動了幾下唇,嘖嘖嘖了幾聲,又滿足的繼續神遊夢鄉,這等情景,令他不禁眼底都是笑。 調皮的,他悄悄執起她黑亮的長辮,用髮絲輕搔她的耳,小姑娘只是皺……

愛你一千年 P 9
設什麼陷阱害他似的……滿腹怨氣一下子爆發出來,她砰地跳起來,卻差點被自己的裙子絆倒。 『笑什麼笑?!』牛嬋粗聲粗氣的叫着,這人不扶她反而還大笑,這……這哪是待救命恩人之道?撩高裙角,衝到他跟前,用手指猛戳他的胸,連珠……

愛你一千年 P 10
什麼意思?對待救命恩人是這種態度呀?告訴你,我可不是常那樣見人的。』她指的是剛纔的睡姿,『其實我本來只是趴在床邊小睡一下的,可也就不知怎地醒來時人是躺在地上……』說到後來,牛嬋也覺得怪不好意思的,聲音便愈來愈小。這次則換……

愛你一千年 P 11
世傑即使身上的過敏實在癢得很難受,可那張嘴仍是不會放過任何挖苦他人的機會,他一臉溢着讚美的微笑望着牛嬋微微生氣的粉臉,『你知道嗎?你這名字與中國十大美女中的某一位好近似喔!』果然,牛嬋的雙瞳立刻水汪汪的充滿好奇與期待,很……

愛你一千年 P 12
不好啦!』 ※※※ 春香奉牛嬋之命,再去廚房拿食物,回程順便去牛十那兒拿些藥回來給方世傑擦。牛十在混土匪的那段時間便已開始行醫,根據多年醫那幫弟兄所累積的經驗,加上本身對藥理的興趣和研究,又是這十三位結拜匪盜中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