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男人的另面


男人的另面 P 1
、發傳真聯繫全國各省那些願者上鈎的客戶,我也不好意思停下手中的活。 等晚上給寶打電話時,他手機關機,打爆了也沒開機。他辦公室電話沒人接,他家的電話不敢打,生怕他老婆接,女人是很敏感的。沒有了寶的消息,我焦躁萬分,六神無……

男人的另面 P 2
」 張珊接着大姐的話數落我,大家都勸我,我想不說也不是,只好照實說了:「白董被『雙規』了。」 「啊——」大家鬆了一口氣,原來大家都不認為這是不幸。 「嗨,我以為什麼事!貪官被『雙規』多了,也應該。我認識的不……

男人的另面 P 3
了!」 「去你的,人家根本不用。」 「奇蹟,奇蹟……」 「我也沒想到自己會走到這步。大姐,實話對你說,我現在不但身子屬於他,心也屬於他了,這輩子非他不嫁!」 「至于嗎?」 「至于。」 「他什……

男人的另面 P 4
列車風馳電掣撼山動地向前飛奔。我想起寶給我講的關於坐火車的一個故事。 他說他那次從聖彼得堡坐火車回莫斯科時做了一個夢,夢見無數的工人、農民、水兵從田野上向他們乘坐的這列火車圍攻上來。因為這列火車上坐的是沙皇貴族後裔……

男人的另面 P 5
能他自己也覺得太過分了,「你剛來我不怪罪你,你向你們領導反映反映,就說客戶們有意見。」 「啪」的一聲,電話掛斷了,我的眼淚像斷線的珍珠往下落。 「小韓,怎麼了?」 「大姐……」 我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哭起……

男人的另面 P 6
。 「那我以後多給你打電話你煩不煩我?」 「我想不會吧。」 「要是你不在辦公室,我能打你手機嗎?」 「嗯……」 他遲疑了一會兒說,「可以呀,不過下班時間最好不要打。」 「我知道。」 他告訴我……

男人的另面


男人的另面 P 7
示地對她說些什麼,剛出口說「貝,我可能要出一趟遠差……」 時韓慧就掛機,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現象。以往每次通話只有他要求掛機,沒有她主動掛機的,她總是想沒完沒了地和他聊天,煲電話粥。 難道她已知道了他的齷齪行動就第1個鄙視……

男人的另面 P 8
張處長和劉處長驚愕地相覷。 「白佐同志,都怪你不冷靜、不配合,這是上級組織不得不採取的辦法,也是為你好。」 劉處長說。 「是的,我現在需要『雙規』。」 「這人就是怪!」老廳長指着白佐對張處長、劉處長說,……

男人的另面 P 9
,你嘛,有可能……」 「我不會幹那事的。得,喝茶。」 白佐任新羅縣縣長時,黃漢任縣建設局局長,林時祥任縣監察委書記。他們三人政見相同、意氣相投,工作配合默契,是縣上的一塊「鐵三角」。白佐競爭縣委書記職務失敗,……

男人的另面 P 10
要待傻的。快說,有什麼事,我下面還有一個會。」 「我們研究所想做你那份內參的全省代理,喏,所長在我這裡,」白佐詭譎地朝初雪一笑,「聽說好幾家在競爭,求你了老兄。」 「嗨,你別給我來這套。白佐要做的事,是不達目……

男人的另面 P 11
住她,用力攬住。初雪沒有推拒,像小女孩依賴父親似的靠在白佐身上,說了聲謝謝。黃漢上前扶着初雪往外走。初雪回眸朝白佐一瞥,拋了個媚眼,任黃漢扶着走出小餐廳。 白佐倒退着坐到沙發上,閉上眼睛回味着那臨別的媚眼。 不一會……

男人的另面 P 12
綣遍江城的名榻雅廳,唯獨沒有混跡歌榭舞廳。他們像兩隻廝殺爭鬥紅了眼的野獸,一天不搏殺就惶惶不可終日。 對白佐來說,初雪的柔媚肉感的女人味,是他此生未曾品嚐過的;對初雪來說,白佐的勇武、俊酷的男人氣,是她此生從沒領略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