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P 1
,有一個姓賈的富商 的別墅。別墅裡住着的,是富商的小老婆。至于富商和他的故事,已經 無從驗證了,但是據老一輩的人說,富商後來發生了一件大事,並從此 失了蹤,而且那別墅後來也沒有人敢住,據說是閙鬼了。 當然,鬼怪的……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P 2
是座北向南,方能驅陰聚陽。而且向西,有點歸西的意味,做為建築師, 即使自己不信風水,也應該懂得這些的,畢竟買樓的人信不信,才是最 重要的。 我走近大門,往裡頭看看了。裡面一片黑暗,只有些須月光鋪在地 面。大門的……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P 3
我明明看到昨晚流血事件出現時,她和單涼一起走的啊。 張雪失蹤兩天了,同學開始胡思亂想起來。警察也來了,可是沒 有任何頭緒。昨晚我看見的真是張雪嗎? 八九年九月十二日 今天大門重開了,可是到了晚上十點的時候,門口……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P 4
胖 乎乎的臉上留滿半長不短的鬍子。他看著我,眼睛裡自然透出一股讓人 不寒而慄的神氣。要命的是,在這大熱天,他竟然穿著厚厚的皮大衣。 「你叫林韋?」他看著我,用低沉的聲音說。 「是,怎麼,有事?」 「你小子怎麼能……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P 5
正的人寫給 院長的。李正在我印象中是我姐姐的同學,所以我有種預感,他寫 的一定和當然的事有關,所以我把紙條拿了回來。” 他站立起來,走向書檯,抽出第1個抽屜,把手探到最裡面, 拿出一張已經泛黃的十六開的紙條,遞了……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P 6
的七片金錢劍出現了一絲難以發覺的 戰抖。 院長室門口虛掩着,我慢慢把門口打開一點,裡面的聲音更清 楚地傳到耳朵中來。那恐怖的笑聲,象是從地獄中傳來一般,很乾 涅,彷彿沒有人的水龍頭那樣吼吼地響。到底會是誰呢?會是……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P 7
」 「什麼?」藥丸進口,馬上讓我感覺整個口腔都麻木了, 這麻木不斷往外擴散出去,所以我根本就聽不清楚他說的是什 麼。 「我說你和我哥哥的樣子很象。」 他慢慢走向我面前來。 「啊?是你,李邪。」 這傢伙竟然是中……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P 8
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我一獃,半響才反應過來,說道:「不會和我今晚發生的一模一樣吧?」 「沒錯,簡直象是歷史在重演。不過我哥哥那晚看到死在大門的人不同了而已。」 「是誰?」 「單涼。」 「單涼?如果真的是這……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P 9
感覺湧上心頭。 院長說到這裡,並沒有急於說下去。他站在距離我不到半米的地方,臉上竟 然現出不可思議的笑容。我心裡一寒,忙向後退了一步。 院長看到我的反應,不好意思地說:"哎,嚇着你了,我真是個魔鬼,雖然 我知道……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P 10
後一封信說,如果他死了,我萬不可去文科樓, 除非能找到古雨。” 「古雨?什麼是古雨?」 「這個……」 他尷尬地笑了笑,我想了十年還是沒想出 來,可能是我哥哥的師父,也可能是其他的東西。” 「那你為什麼不去找他師……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P 11
……」 她認真地想了想,說:「三天前,對,我三天前第1次打開的。」 「那他還有沒有和你說過什麼?」 「恩,他和我說,如果他不在這裡了,就不能再開這門。」 哦,原來如此。我想,我已經明白了。 那清潔女工在我勸……

人文學院不開的大門 P 12
我終於決定夜闖 文科樓。後來我竟然看到了院長李海淘肢解着張雪,當我正 想當面質問院長時,那神秘的女鬼終於出現了,她居然是我 深愛着的黃靜。那單涼呢?單涼那裡去了? 黃靜很怪,滿身都流着血,根據我的推斷,那應該是為……